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八十二章 美德与天真

第八十二章 美德与天真

  削成长条的狼肉被投入沸腾的水中,很快泛出了珍珠一般的白色。众人围坐在火坑边,看着肉条在水中翻滚着。带着点膻腥的肉香随着水雾升腾。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气,在舌尖底下冬眠的馋虫仿佛都被勾得倾巢出动。北境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而衍生出了难以复刻的生态圈。在潘德的其他地方,熊掌是不可多得的食材。然而在瑞文斯顿,哪怕是最老道的厨师都会拒绝烹饪冰熊掌——无论怎么处理,冰熊的肉中永远参杂着让人反胃的酸臭。反倒是驰骋在冰原上的雪狼却跟他们山林中狼骚味极重的远亲截然相反,肉质相当鲜美,无论是简单的烹煮或是烧烤都有着十足的风味。然而群居的雪狼却是北境最强大的掠食者势力,没有任何一名猎人敢单独去招惹狼群。就算是艺高人胆大的瑞文斯顿游侠,也需要以小队为单位行动,在冰原上与狼群周旋数个日夜才有可能猎杀一头落单的雪狼。这也使得雪狼肉成为了瑞文斯顿军方单方面垄断的食材,每年都能为瑞文斯顿获取一笔可观的收入。

  肉很快熟了,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勺热气腾腾的肉汤,还有一条狼肉。佣兵们已经啃了好好几天被冻得硬邦邦的黑面包,此刻终于见到了一丝荤腥,恨不得连碗也吞下去,却又忌惮烫手的高温,只能捧着碗,眼巴巴地吹着,然后小小地抿一口,被烫着了也不管不顾,忙不迭伸出舌头沿着沾着汤水的嘴唇捞一圈。一时间火堆旁全是捧着碗龇牙咧嘴的男人。一锅肉汤很快见了底。萨拉曼又捧了些雪回来,准备起第二锅。

  安森捧着碗,看着萨拉曼搅动着锅里的积雪:“分一碗给那个迷雾山俘虏吧?”

  萨拉曼停顿了一下,鼻子里哼出一声:“留她一条小命已经不错了,还给她喝汤?门都没有!”

  “话可不能这么说,”安森放下了手中的碗,“俘虏理应受到怜悯。她该有俘虏应得的待遇。更何况这有两头狼,也不差这一碗汤,一条肉。”

  “待遇就是,没有!”萨拉曼重重地敲了一下锅沿。

  “安森,”有人促狭地拍了拍安森的肩膀,“你不会是看上那个迷雾山娘们了吧?不是我说,迷雾山的女人大多皮肤糙,毛孔大,脾气还暴。那个娘们一只手估计能打你两个。现在移情别恋还来得及。”

  众人哄堂大笑。安森涨红了脸,窘迫地辩解道:“这是两码事!俘虏难道就应该饿着肚子吗?”

  “安森说的有道理。”哄笑声中,有个平静的声音插了进来。那是埃修,他没有加入火坑旁的小圈子,只是盘坐在火光的边缘,半张脸隐没在阴影中。基亚坐在他对面,正用一截松枝在雪地上画些什么。两人的肉汤都已经喝完,空碗摆在手边。埃修的话适时地让佣兵们安静下来。早在先前那场与劫掠小队的遭遇战,埃修已经用他的实力在这个队伍里建立了绝对的威信。佣兵崇敬力量,一个人的话语权往往与其强悍程度成正比,尤其是在银湖镇混迹的佣兵更是对此奉若至理。“也不差这一碗汤,一条肉。”埃修说,“下一锅好了之后,安森你送一碗给那个俘虏。”

  “好!”安森的眼神明亮起来。

  ……

  “这是我们大概的路线,已经很接近波因布鲁了,预计明天中午就能到达。”基亚将手中的松枝插在雪里,“这一路来我们虽然撞见过好几队劫掠小队,任何一支的规模都不会逊色于我们最开始击溃的那支。但是他们都没有选择跟我们冲突,也许是那张白狼皮起了作用。”基亚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马车,“作为一个贵族小姐,还是帝国人,她懂的东西已经超纲太多了。”

  “我还在想,你为什么要让我支持安森?”埃修问。

  “本来我是想自己出面的,但是瓦尔雪原那场遭遇战之后,你我在这支队伍里的话语权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失衡。他们不一定会服我。而这年头,还秉持着骑士精神的人不多了——更何况安森还不是骑士,他甚至都不是个有姓氏的贵族。”基亚说,“骑士精神不是天真,是难能可贵的美德,只是美德在战火里一文不值而已。”

  “连你也相信骑士小说里的那一套?”埃修皱眉。

  “骑士精神可不是马迪甘杜撰的东西啊。最早的骑士精神又叫骑士八德,可以追溯到潘德·卡瓦拉亲自撰写的《瓦利德斯宪章》,在宪章中占据着相当的篇幅。谦卑、荣誉、牺牲、精神、忠诚、英勇、怜悯、公正,”基亚耸了耸肩,“这十六个字念出来总会让我热血沸腾。但是像安森那样,以骑士精神作为人生准则,我做不到——光是忠诚这关我就过不了。”基亚自嘲地指了指自己,“我,一个萨里昂人,有一个身为马里昂斯公爵的父亲,却千里迢迢跑到瑞文斯顿做佣兵。说出去有谁敢信?”他摇了摇头,“这也是我最尊敬他的地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同龄人中还有一个这么单纯的家伙。”

  “也可以说是天真。”埃修淡淡地说,“你刚才都说过,美德在战火里一文不值。他迟早会被自己的天真——或者说是美德害死。”

  “人不可能一成不变,他会成长的,至少会在理想与现实中找到一个平衡点。”基亚苦笑,“安森跟你是两个极端。你是绝对的现实主义者,但他是一个不折不扣,极其纯粹的理想主义者。”

  “你知道我是有理想的对吧?”埃修说。

  “有理想,跟理想主义是两回事。”基亚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老师对我说的,但是这个很难解释清楚。我也是一知半解,当初老师并没有细讲,只是让我多去潘德大陆上走动走动,自然会明白。”

  埃修还想再说些什么,一声惊叫突然响起,仿佛渡鸦腾空。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