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八十四章 安东嘉(下)

第八十四章 安东嘉(下)

  听到惊叫声,佣兵们第一时间丢下了手中的碗,去找自己的兵器。萨拉曼拔出手弩,往声源的方向冲去,但很快他的身子定住了,双手高举过头,慢慢地倒退回来。

  “再退,再退。”安东嘉押着安森,毫无惧色地走进了众人的视线中。“都给老娘把自己的家伙放下!现在,立刻,马上!有谁手里还握着刀剑的,这小子身上立刻就会多一道伤口!”

  埃修站起身。但安东嘉一开始就在注意着他的动作,长剑的剑刃紧紧抵住安森的咽喉:“你,坐下!别人都可以动,唯独你不行!你要是在原地有一点点小动作,我就割下他的脑袋!”

  “都把兵器放下吧。”埃修坐了回去,面色如常,“其他不用担心,附近并没有迷雾山的部队,就她一个人。听听她的要求。”

  “侦查工作做得不错。”安东嘉冷笑,“老娘也不废话。我老爹的白狼皮,换这小子的一条命。”

  “好。萨拉曼,去把皮子摘了。”埃修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他们已经很接近波因布鲁的地界了,走上几里地也很难撞见一支迷雾山的劫掠小队。预兆之狼荣誉护卫的白狼皮现在只剩下一点点聊胜于无的装饰性。用它来换下安森的一条命,埃修不觉得亏。

  那条原本属于安东尼木尔的白狼皮很快从马车上取了下来,被掷到安东嘉的脚下。安东嘉用脚踢了踢安森:“帮我捡起来。”

  安森战战兢兢地弯下腰,捡起了白狼皮。安东嘉手里的长剑始终没有离开过他的咽喉,他能感觉到剑锋上锯齿一般起伏的豁口,那是前几日血战的痕迹,却让它对肉体更具有杀伤力,只要轻轻一划拉就能咬开皮肤。安东嘉直接从他手里抢过来,又押着他一步一步地退到火光的边缘。

  “再见,没杀过人的骑士。”安森听到安东嘉在他耳边低声说,“别去波因布鲁,神使的大军将会攻陷那里。”

  说完,安东嘉一脚用力地踹在安森的膝弯,他向前跪倒在冰冷的雪里。而后她潇洒地转身,没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

  “真的不是你给她松的绑?”基亚瞪着安森,眼神不善。

  “应该不是。”雷恩从树桩旁站起身,手里捏着半截绳子。他注视着绳子的断面,若有所思,“龙牙松的树皮韧而糙,她应该是一点一点磨开的。”

  “她既然早就给自己送了绑,为什么不直接逃走?”萨拉曼提出疑问,“那条白狼皮对她有那么重要吗?”

  “我没兴趣去揣摩一个迷雾山土著的想法。”雷恩扔掉手里的绳子。

  “算了,算是给安森上了一课吧。”基亚叹了口气,眼神飘向埃修,“说到上课,他的训练也确实该提上日程了。不过这半个月来四处奔波,都挤不出时间。去了波因布鲁,你得好好操练他。”

  “说到波因布鲁,”安森踌躇地开口,“她逃走前让我别去,说什么那里会被神使的大军攻陷。”

  “神使?”基亚的脸色变得相当精彩,“‘预兆之狼’杀人者?”他皱着眉头陷入思索,“说起来在瑞恩逗留时确实听到过相关的流言。”

  “不要声张,按原定计划前往波因布鲁。”埃修扫了一眼围在篝火旁的佣兵。安东嘉的逃脱虽然并没有给这支队伍带来任何实质上的伤亡,依然对士气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在这个节骨眼上告诉他们去的城镇不再是佣兵赚取外快的天堂,反而是堪比绞肉机的战场无疑会雪上加霜。经过银湖镇的逃兵事件后,埃修已经知道,将一些信息限制在领导层里的必要性。他的队伍蒙受不了任何减员的损失。

  “这是崭露头角的机会。”基亚凑近埃修,低声说,“伊凡勒斯本来想把我们放逐到波因布鲁,但这里反而有可能成为迷雾山与瑞文斯顿冲突的最前线。表现突出的话,一跃成为瑞文斯顿的贵族骑士也不是不可能。我听说格雷戈里四世在授爵这一块可是相当慷慨。”

  埃修点头:“不过这一切有个大前提,”

  “是啊,有个大前提:波因布鲁必须抵御住迷雾山大军的攻势,以丰富的后勤储备为战术中心,将粮草不足的迷雾山部落拖垮。”基亚叹了一口气,“然而就是这个大前提让我惴惴不安。这一路走来,一支瑞文斯顿的巡逻队都没见到。然而劫掠小队却密集得不正常,规模也远远超出了‘小队’应该有的范畴。结合瑞恩人满为患的酒馆,我一直在怀疑,我们是不是这几天来唯一一支敢前往波因布鲁的部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开始担心这个大前提能否成立了。”

  “假如去往波因布鲁的道路已经被劫掠小队严密地封锁了呢?”

  “假如每一支劫掠小队都有一名或者是多名预兆之狼的荣誉护卫坐镇呢?”

  “假如……波因布鲁现在的后勤储备已经不足以支持一场旷日持久的守卫战了呢?”

  “那么,”基亚直视着埃修,语气仿佛凝霜般沉重,“难以东西兼顾的瑞文斯顿,能在正面战场上取胜吗?”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