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八十五章 癫狂序曲(一)

第八十五章 癫狂序曲(一)

  埃修没有回答,只是出神地眺望着迷雾山脉在漆黑的天穹下的影子,他的目光追逐着山峦绵延起伏的曲线,一直到极东天穹与雪域的交界处。地平线上堆积着沉重的乌云,像是苍狼奔行时弓起来的脊梁。星光渐渐黯淡,不知何时黑色的云海在两人头顶的天空中涌动,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推往远东。

  那是波因布鲁所在的方向。

  基亚的视野里出现了几片白色的羽毛。他抬起头,发现雪花纷纷扬扬地从云海中飘落。北境的雪下起来不讲情面。没多久他与埃修之间就隔了一层沉重的雪幕。埃修依然在缄默,风雪中他的轮廓宛如亘古不移的磐石。

  基亚抱紧了手臂,他仍然在等待着埃修的回应。

  “佣兵的身份限制了我们,”大雪仿佛飞扬了一个世纪,埃修终于低低地开口,“如果这场战争将不可避免地朝最坏的情况恶化,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自保而已。就算知道波因布鲁是一座即将倾覆的危城,我们也必须前往。”

  “这难道就是佣兵的契约精神吗?”基亚叹了口气,“还是说冒险者基本的职业操守?”

  “这跟契约精神或者职业操守无关,”埃修说。他的目光炯炯,如同火炬在风雪中燃烧。“我只是有一种奇怪而又强烈的直觉,仿佛波因布鲁有什么在召唤我过去一样。”

  “可不要因为直觉就把我们领上一条无归的绝路啊。”基亚在他身后说,“到最后发现连回头的余地都没有。”

  “你应该清楚,我们早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是啊,早就没有了。基亚默默地想。当我在异端裁判所接触到这个世界的黑暗面时,我面前的路就只剩下唯二的岔道。

  把它撕成碎片,或者被它吞没同化。

  ……

  波因布鲁,在古潘德语中这四个字的含义是“极冰之崖”。这座城池身处潘德大陆最偏僻的一角,其历史却比大陆最中心的王城萨里昂还要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潘德帝国成立前的黑暗时代。当山神维约维斯的子民穿越迷雾山脉进入潘德大陆,首当其冲的便是在当时还只是边陲小镇的波因布鲁。两个民族最初的争端不过是在漫长的黑暗时代中偶尔暴起的火星,可谁也没想到这点火星最后会以燎原之势席卷整个北境,甚至在潘德帝国名存实亡一个半世纪之后还在熊熊燃烧。对于瑞文斯顿以及迷雾山部落的人民来说,波因布鲁早就超越了一座城池应有的意义。它不纪录历史,也不承载历史,它即是历史。

  兰马洛克爵士双手攀住冰冷的城垛往外眺望。跟所有出类拔萃的弓箭手一样,他拥有着一双锐利得堪比猎鹰的眼睛,可以轻而易举地锁定一只流窜在苍茫雪原上的雪兔——这并非文学性质的夸张修饰,而是每一名波因布鲁守备军的基本功。而兰马洛克爵士,正是这支重甲射手部队的总队长。

  可他却无法洞穿这重重的雪幕。这让兰马洛克有些烦躁。这场暴风雪在昨天晚上造访了波因布鲁,与之而来的还有厚重的乌云。这两位不速之客一直叨扰到清晨还没有离去的意思。神射手都是心态稳定的暴徒,能干扰到他们发挥的环境因素很少,但恶劣到极点的天气却是其中之一。

  今年的春天太平和了,平和到兰马洛克已经开始以为自己驻守的不是被虎狼环伺的波因布鲁,而是歌舞升平的申得弗。按照往年的规律,迷雾山部落里的那些土著早应该聚集成浩浩荡荡的劫掠大潮向波因布鲁推进——不,兰马洛克清楚地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他已经击溃了第一波进攻的浪头。

  后来发生的事情证实了所谓的平和不过是披着伪装的死寂。整整一个星期,没有一支商队来过波因布鲁。派遣出去的斥候以及巡逻队陆续失联,甚至他们的渡鸦都没有回来。黑矛骑士团联合城市民兵组织起了颇具规模的搜救队伍,里面不乏身经百战的精英骑士,可最终他们也没能回来,像是被城外的雪原一口吃掉了一样。兰马洛克向还在瑞恩参加圆桌会议的阿尔德玛公爵一连送出了七只渡鸦,可至今他都没有等到回音。

  风雪里似乎有个巨大的黑影在上下翻飞,兰马洛克敏锐地抬起头,一片巴掌大的雪花扑在他的脸上,迷住了他的眼。他有些气急败坏地扫开脸上的雪,再往外看时,那个可疑的黑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仅凭着惊鸿的一瞥,他已经把那瞬间的姿态牢牢定格在脑海。黑影展翅的姿态颇似渡鸦,可身形却矫健得仿佛猎鹰。兰马洛克确信,那应该是一只不属于北境的飞禽。

  一名士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大人,南门,来了一支部队,为首的人指名道姓地要你过去见他!”

  南门?兰马洛克皱眉。波因布鲁南边便是迦图人盘踞的草原,这片无法之地再往南便是萨里昂的领土。从南方来的大多都不是善茬,要么是误打误撞闯进雪域深处的迦图军阀,要么是一腔热血过来滋事的萨里昂愣头青。

  说到愣头青……兰马洛克怔了一下,他隐约猜到来人的身份了。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