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八十七章 癫狂序曲(三)

第八十七章 癫狂序曲(三)

  健硕的灾厄鸦自天穹急坠下来,稳稳当当地落在一名黑骑士的臂膀,乖巧地收拢起羽翼。黑骑士侧过头,与那双让人不寒而栗的血红色瞳孔对视。灾厄鸦嘶哑地鸣叫了几声,黑骑士微微颔首,抬手将灾厄鸦送上天空。灾厄鸦如同一蓬乌云远去,黑骑士快步走到麦尔德雷身后,低声汇报:“有一队人马穿越迦图草原进入了波因布鲁。”

  “能穿越迦图草原的都不是善茬,但多半有萨里昂的背景。兰马洛克什么时候这么好脾气了?”漆黑色的罩袍下,麦尔德雷铁灰色的眉毛纠缠在一起,如同两条紧紧绞在一起的锁链,“应该不是巧合,很大可能是异端裁判所派来猎杀我的猎犬。”

  “大人为何这么确定?”

  “洛基死了?”麦尔德雷言简意赅,“约格特下的手。”

  “什么?老师他——”黑骑士的声音里升起巨大的惊愕与悲恸,“什么时候?”

  “达利安爵士战死在瓦隆布雷的当夜,洛基的尸体在下城区被人发现。约格特挖走了他的双目。黎明骑士团因为得到他的尸体欢喜得几乎要发了疯。他们在火刑架上为他举行了葬礼。”

  “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约格特已经放弃了那个疯狂的念头。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向老师动手。”黑骑士低声说,“大人,您认为是他泄露了你的行踪?”

  “难道不是他?”麦尔德雷反问,“约格特刚愎自用,认为除了他以外的主祭都是些固步自封的老顽固,觉得是我们阻挡了他为女神建立一片宗教净土的步伐。他是恨不得杀我们而后快的。除了约格特,还有谁会知道我曾经去自由城找过洛菲尔?他在主祭位置上经营了好些年,其手段是连我也钦佩的。整个中部大平原几乎都处在他的监视之下,我瞒不过他。”

  “要我带人去处理一下这支猎杀小队吗?”黑骑士问,“他们不可能一直待在波因布鲁。”

  “没有必要。”麦尔德雷冷冷地说,“约格特要是以为这一支猎杀小队就能让我焦头烂额无暇他顾的话,那他就大错特错了。从始至终我从来都不想跟他计较——不,实际上我相当欣赏他,还有他的想法。”

  “为什么,大人?老师生前是很痛恨约格特那种打着信仰的旗号去实现野心的行径的。”

  “而这正是我所欣赏他的地方——别误会。洛基作为女神的追随者,他无可挑剔,但是作为管理西海岸的主祭,他显然有些失职。信仰会蒙蔽他的眼界,让他安于现状——我跟约格特的理念或许会有分歧,但是我们都在思考同一件事:如何更好的侍奉女神?我选择将整个北境作为祭品,而约格特——他却想为女神建立一个理想国。”麦尔德雷的脸上露出微笑,“真是很有朝气的想法。如果不是他的第一次行动以惨败告终,或许我也会支持他,实际上当年所有人都支持他。”

  黑骑士默然点头。他是跟约格特同期的死亡骑士,也参与了那场狂妄的谋划。他们几乎就要成功了。可就在仪式的最后一步,喧闹者以天神般的姿态莅临,劫走了帝皇的棺木。他们功败垂成,十二主祭只有四人幸存。

  麦尔德雷望向山下,皱起了眉头:“他这时候召集荣誉护卫,是想干什么?”

  沾血的白狼皮在男人宽厚的手掌中摊开。巨狼凑到男人身前,用鼻子嗅了嗅,仰头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嚎。披着白狼皮的壮汉们纷纷垂下头,为牺牲的战友默哀。“这是安东尼木尔的白狼皮,愿他的灵魂前往雾峰之巅,享受与尊神一同狩猎的殊荣。”男人用灰色的眸子扫过众人,语气渐渐凌厉:“这是由他的女儿交到我手里的。有一队佣兵亵渎了迷雾山的传统,他们杀死了安东尼木尔,夺取了他的狼皮,却装作打败了他,在你们的眼皮底下招摇过境。”

  壮汉们躁动起来,额头迸现出狰狞的青筋:“杀了他们!”他们咆哮。

  “请告诉我,神使大人,你要如何在茫茫雪原中寻找一支佣兵小队?洗劫每一个村庄,袭击每一个城堡,还是攻取每一座城镇?”乌鸦般嘶哑的声音在男人身后响起。麦尔德雷缓步走到男人身后:“战争总会有牺牲,神使大人不会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吧?”

  “我还以为同作为虔诚的信徒,你会理解他们此时的愤怒。”男人说,“而且根据可靠情报,那队佣兵的目的地是波因布鲁。”

  麦尔德雷苍老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们首先是士兵,然后才是信徒。神使大人应该明白,现在还不是进攻的最佳时机。瑞文斯顿甚至还没开始调动他们的军队。”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进攻?”男人从背后解下那柄巨大的战斧,翻身骑上巨狼。

  “我只是带着他们出去狩猎,发泄一下。”

  “那我倒是可以为神使大人提供一个绝佳的狩猎目标。”

  男人回过头,意外地看了麦尔德雷一眼:“哦,是谁?”

  “瑞文斯顿的波格丹伯爵,现在正带着他的部队赶往波因布鲁。”

  ……

  “大人,真的不阻止他们吗?”黑骑士望着荣誉护卫簇拥着巨狼远去,忧心忡忡。

  “既然他不打算调动大军倾巢出动,那我便没有理由阻止他。”麦尔德雷用力地按揉着自己的眉心,“与狼共舞,先顺其毛。”

  “可他带了多少人,三十人?四十人?他居然真的敢去找一支正规军的麻烦?”

  “不是去找麻烦,而是去狩猎。”麦尔德雷说,“罗伯,你来到北境的时间不长,没有得见昔年预兆之狼在波因布鲁城下作战的英姿。但是那时候我在场。我看到那个饿了三天三夜的男人是如何将利斯塔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如果不是他决意死战到底,就算是猛犬与铁熊也留不住他。”麦尔德雷的脸上流露出钢铁般冷硬的微笑,“我只是在担心,就波格丹旗下那些乌合之众,能不能满足这一代预兆之狼的胃口!”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