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八十八章 癫狂序曲(四)

第八十八章 癫狂序曲(四)

  达隆卡拉堡以东,瓦尔雪原。

  下了整整一夜的大雪终于止息,前往波因布鲁的大路上,积雪没过人的脚踝。一支部队沉默而艰难地沿着大路跋涉。绣着三只雪绒兔的军旗被人潦草地绑在辎重车上,别扭地倾斜着。旗帜无所凭依地飘摇,仿佛随时都会被凛冽的寒风从旗杆上撕扯下来。

  走在这支部队前方的是一名全身着甲的骑士,他有气无力地骑在战马上,身子像是不堪金属的重负一般佝偻着,缰绳心不在焉地握在手中。

  “大人,我们几个小时前派出去的斥候到现在还没回来。”一名副官从队伍中出列,小跑到骑士马前汇报。

  骑士做了一个不耐烦地手势:“那是你该操心的事,别来烦我。”

  副官无奈地举起右手,用拇指划过双眉,敬了个瑞文斯顿的军礼,转身归队,又派遣出几名游骑兵。心里暗自哀叹着自己怎么会成为这名领主的扈从。

  法摩尔·波格丹,瑞文斯顿的伯爵。放在菲尔兹威或者是萨里昂这两个同样自潘德帝国的余烬中诞生,并承袭了贵族爵位制的国家,被授予伯爵意味着你已经在玩弄权谋的政治圈中登堂入室,成为了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决策者。

  但是情况在瑞文斯顿有些许轻微的差别。在北境,伯爵是最不要钱的头衔,甚至男爵这个仅靠战功就能兑换的最卑微爵位,含金量也会比瑞文斯顿大部分的伯爵高得多。因为丰厚的战功往往与过人的武勇,或者出色的军事修养并驾齐驱。但是在瑞文斯顿成为伯爵不需要这些,只需要一点运气与国王的少许善意。在第一次龙狮战役结束后,幸存下来的门阀子弟都被格雷戈里四世慷慨地授予了他们父辈的头衔与封地。波格丹只是恰好有一个受封在迷之号角堡的伯爵父亲,他的父亲又恰好在凛鸦城守卫战中战死,仅此而已。他唯一能被人铭记的战例便是那场至今都为人津津乐道的“阳炎焚雪之役”。当时还只是子爵的火之名将文森特·布伦努斯将波格丹镇守的碎冰桥作为突破口。波格丹构筑的防线——如果那也能叫防线的话——在狮子雷阵下支离破碎,任布伦努斯突出重围,扬长而去,连累指挥那场包围战的亚历克西斯公爵也成为了雄狮咆哮的背景布。

  但是作为伯爵,波格丹还是能够参加圆桌会议并且提出自己的意见。只是他的话语权低下得可怜——这点通过兵力就有最直观的体现。他能够从自己领地中调动的部队不过八百人,其中大部分是守护者兵团的步兵,少量作为斥候的游骑兵以及一支编外的瑞文斯顿游侠团——所谓编外,就是不在瑞文斯顿有正规番号的十五个游侠团编制中,成员大多是不安分的猎户。其性质大概跟萨里昂由退伍老兵组成的侠义骑士差不多。精锐程度略逊于正规军。

  波格丹并不认为这点人到了波因布鲁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波因布鲁有多少守军?五千人?六千人?放在以前,这几千号人可以将五六倍于己的迷雾山大军拖在波因布鲁的城墙下数月之久,战损比是呈现碾压姿态的一比二十。但是如今的补给线早已经被劫掠小队截断,这五六千人能在补给短缺的情况下支撑多久?往年都是瑞文斯顿在后勤方面卡迷雾山土著的喉咙。今年双方的战略位置却已经翻天覆地。波格丹的军事素养一直为人诟病,但当前的局势已然险恶得犹如锯齿刀狰狞的边缘,毋需分析也能看出。而波格丹正在带着自己这八百来人把脖子往刀锋上凑。

  可波格丹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凑,因为亚历克西斯公爵手上攥着他妻儿的性命。但他自始至终都不敢因为被要挟而生出一丝怨恨,他对瑞恩公爵那张宛如白纸、喜怒不形于色的脸孔只有纯粹的恐惧。

  胯下的骏马突然躁动起来,鼻翼惊惶地翕张着,喷出浓郁的白雾。巨大而澄澈的黑色眼瞳里,恐惧像是水纹一般层层扩散。它几乎要撂开蹶子狂奔出去,波格丹急忙勒住缰绳,却险些被甩下马背。突然之间这头还很顺服的畜牲就开始反抗波格丹了。与此同时,拉着辎重车的驮马也出现了类似的反应。这些受过训练的军马无一例外地流露出了极度恐慌的情绪。寒风中似乎藏着一丝让它们不安的味道。但是什么能让它们反应这么激烈?

  “怎么回事?”波格丹气急败坏地翻身下马。他一只脚刚刚落在雪面,另一只脚还踩着马镫,骏马就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狂奔出去。波格丹猝不及防,被一头带倒在积雪中,沉重的铠甲立刻将雪地压出一个人形的巨坑。副官忙不迭地将他扶起来。“先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自觉颜面尽失的波格丹恼怒地甩开副官的手,用力地掸着身上的雪,铠甲被他拍得“哐哐”作响。

  “北坡有狼!”一名眼神较好的编外游侠大喊,“狼背上有人!”

  波格丹与副官同时朝大路的北坡上看去。一匹白色的巨狼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它的出现让队伍里的马匹更加狂躁,马嘶声滔浪般此起彼伏。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端坐在狼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暴露在严寒中的肌肉鼓胀出岩石一般棱角分明的线条。他冷酷地睥睨着山坡下的军队,披着白色狼皮的壮汉陆续地从他身后出现。

  惊骇在波格丹的脑海里炸开。亚历克西斯公爵欺骗了他!不是说预兆之狼对我这点人不感兴趣吗?为什么他的荣誉护卫会在这时候出现?骑在那头巨狼身上的人到底是谁?

  “大人,来者不善!”副官低声说。

  这谁看不出来?波格丹很想喷副官一脸唾沫,但是他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多年前耻辱的回忆闪现出来,当初面对排山倒海一般朝碎冰桥扑来的狮骑士,他的反应跟现在如出一辙。“列……阵!迎……敌!”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挤出这四个字。可列什么阵?怎么迎敌?他不知道。

  但是自然会有人帮他布置。“步兵列方阵向前推进!游侠放箭!游骑兵保持距离骚扰!别让他们靠近!”副官咆哮着下达命令,出现在北坡上的不过三十多人,与自己这八百人比起来极其悬殊,甚至不存在什么双方兵力对比——旗鼓相当才有对比。他的声音暴露了他的位置以及身份。骑着巨狼的男人朝副官看了一眼,从身后拔出一柄巨斧,高高地扬起了手。副官反应很快,在看到男人抬手的一瞬间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扑到一辆辎重车下,将自己藏在车轮之间——就算你再善掷,也该拿我没办法了吧?

  这是他年轻的生命中最后一个念头。

  男人轻描淡写地挥出了巨斧,下一秒,炽烈的流星自北坡上悍然砸落!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