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九十一章 战争虎兕(一)

第九十一章 战争虎兕(一)

  达隆卡拉堡以东,瓦尔雪原。

  已是深夜,披着白狼皮的壮汉们沉默地穿过空无一人的瑞文斯顿官道,朝迷雾山脉的方向前进,狼群一般有序。男人与他的巨狼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巨斧漫不经心的地提拎在手里。微弱的星光依稀照亮了他没有表情的脸,刻板而沉郁。

  马蹄声由远及近,一匹魁梧的黑色骏马自北方疾驰过来。马背上的骑手也是黑峻峻的,星光投射在他那一身狞恶的铠甲上便仿佛是落入了深渊。人与马就像一座快速朝这支队伍靠近的黑色山峰。巨狼警觉起来,弓起背脊发出低沉的吼叫。

  “没事。”男人停下脚步,弯下腰安抚巨狼。这时骏马已经离他不过二十步,当他直起身时,碗口般巨大的马蹄在他面前重重地踏下,发出雷鸣般的震响,而后归于静止。大蓬的雪花扑溅到男人赤裸的胸膛上。“神使大人,主祭大人在前方等候多时了。”

  男人不以为意地掸了掸胸口:“这是你们潘德人的规矩?很有意思。等人也要送一个口信过来。”他离马头很近,视线几乎被完全遮挡。于是男人便没有抬头去看骑手,只是盯着黑黝黝的马头。但是骏马却一直在极力地规避男人的眼神,头部不自然地摇摆着。男人不耐烦地伸出手捏住了骏马的下颔,强迫它与自己对视。恐惧几乎涨破了骏马的眼睛,它却不敢挣扎,只能跪下前蹄,嘴里发出表示臣服以及讨好的嘶鸣。骑手没有防备,险些顺着马背栽倒在男人脚下。他反应很快,失去平衡的一瞬间就开始调整姿态,最后踩着马镫轻巧地翻下马背。但他的脚才刚落地,一只粗厚的手掌就捏住了他的肩膀,有那么一瞬间骑手以为自己的右臂要被对方的手指钳断了,他能感觉到他的肩铠正在怪力的冲击下扭曲变形,最后定格成贴合他肩膀的形状。“而在这里,狼群也有自己的规矩。”男人冷酷地说,“不要尝试任何挑衅头狼的举动。”他的五指进一步收拢,指尖贯穿了金属表面。骑手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细密的冷汗布满了他的额头。

  “下不为例。”男人松开手,骑手软软地倒在雪地里。他的肩膀出现五个清晰的孔洞,正汩汩地涌出鲜血。巨狼躁动起来,却始终不敢越到男人身前。“走吧。”男人拍了拍巨狼的头,迈过仍在瑟瑟发抖的骏马,壮汉们无声地跟随在他身后。

  ……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过程,但应该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狩猎。”麦尔德雷坐在篝火边,脚下摆着一个酒坛。他从酒坛里舀了一杯酒,向男人致意。“击破二十余倍于己的军队,这辉煌的战果值得被历史铭记。”

  “不,刚好相反,非常索然无味。而且战争跟狩猎是两码事,你把它们混淆了。”男人没有靠近篝火,“你的人说你等了我很久?什么事?”

  “可以开始了。”麦尔德雷注视着男人,火光在他铁灰色的瞳孔中灼灼地跳动,他苍老的脸庞好像因此年轻了几十岁,“是时候把部落里的小伙子们从迷雾山深处放出来了。”

  “哦?”男人不为所动,“为什么是现在?”

  “牵一发而动全身。神使大人狩猎的英勇事迹现在应该传唱在瑞文斯顿领主的圆桌之上。他们很快就会将军队开进瓦尔雪原。在他们打通前往波因布鲁的道路,重新夺回北境东部的掌控权之前,我们要让小伙子将他们钉在这里。”

  “那么谁来负责指挥?你还是我?”

  “都不是。”麦尔德雷微笑,“我是来邀请神使大人跟我一起前往波因布鲁的。前线的指挥官另有其人。”他拍了拍手,一名黑骑士静静地从火光照不到的黑暗中站出来,“这是我引以为豪的学生塞卡柏。他将负责指挥对瑞文斯顿的狙击。”

  “没门。”男人的拒绝紧跟在麦尔德雷的话音之后,“我要亲自击溃渡鸦人。”

  “无论是在战略的制定,还是在战术的执行中,神使大人都必须在波因布鲁现身。”麦尔德雷的态度仍然恭谨,可语气却不容置疑,“神使大人应该没有忘记当初圣山之上,神谕的具体内容吧。”

  男人沉默了很久:“你要我做什么?”

  “我只是要神使大人出现在波因布鲁,这就足够了。”麦尔德雷说,“而您的荣誉护卫将留在瓦尔雪原。指挥五万人以上的军队并不轻松,并不是说塞卡柏能力不足,而是他在迷雾山脉没有人望,无法服众。而神使大人以下,能让迷雾山部落愿意追随的,也只有大人的荣誉护卫了。他们将是绝佳的指挥单元。”

  男人点点头,伸手招来一名荣誉护卫,指着塞卡柏:“从现在开始,你们要像听从我一样听从他的命令。”

  壮汉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的狼皮,转过身对其他的壮汉用迷雾山土话大声吼了几句。壮汉们同样以吼声回应他,然后拍打着自己肩膀上的狼皮。“好了,现在他们归你指挥了。”男人转头说,“具体说一下我要在波因布鲁做什么?你想让我带队进攻波因布鲁?”

  “是的,但要在瓦尔雪原的战役正式打响以后。波因布鲁不能陷落得太早,也不能陷落得太晚。太早,无法有效打击士气;太晚,对方反而有了心理准备,甚至可能起到反效果。为此——”他看向塞卡柏,“这个度的把握,交给你了。你先带着荣誉护卫退下吧,我跟神使大人要聊点私事。”

  塞卡柏点点头:“定不负老师期望!”

  ……

  “你很相信你的那名学生?”男人在麦尔德雷的对面坐下,“你觉得他真的有能力与渡鸦人放对?”

  “不,”麦尔德雷摇摇头,“我只是相信自己的判断而已。虽然我在战略上已经彻底地碾压了毫无防备的瑞文斯顿,而且在正面战场上也占尽人数优势,但是一想到瑞文斯顿那边制定反攻计划的人是亚历克西斯那个疯子,还是忍不住会心悸啊。”他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塞卡柏是一名很有天分的战术家,但要跟那些久战成名的老将对垒,还欠了几分火候。”

  “那他凭什么能拖住渡鸦人?”男人的声音渐冷。

  “‘拖’是一个比较消极的字眼。塞卡柏是一个很狂热的年轻人,这种狂热不仅体现在他对女神的信仰上,还体现在他的军事风格上。他向来不喜欢做出什么精密的布置——实际上,就算做出来了,以迷雾山部族的军事素质,能否有效执行还有待商榷。”麦尔德雷站起身,走到男人身边,朝他伸出枯槁的手掌,“他不需要跟亚历克西斯对垒,他只需要把战争这头野兽放出牢笼,甚至都不用去把持缰绳。余下的杀戮,野兽会自己完成。”

  男人伸手握住麦尔德雷的手,接受了对方释放出来的善意:“很有趣的修辞。”

  “神使大人谬赞。”麦尔德雷微笑。

  “波因布鲁啊,”男人抬起头,朝远东看去,“据说我族在那座城池的高墙下三番五次地折戟,我的前任甚至还被挖出了心脏。”他的眼里绽放出狼一样的凶光。

  “应该会是个绝佳的猎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