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九十二章 战争虎兕(二)

第九十二章 战争虎兕(二)

  波因布鲁是一座很秀气的城镇,这种秀气体现在精致工整,同时还具有层次渐进的年代感的建筑风格之上,与北境民族粗犷的豪气格格不入。从黑暗时代到潘德帝国建立,四百年来或被放逐,或流浪至这块终年覆雪的蛮荒之地的学者们不仅严格地要求自己,也严格地要求着自己的居所。波因布鲁的雏形由他们赋予,名字亦然——在古潘德语中,波因布鲁的含义是“知识的白色栖所”。很难想象这帮文绉绉的学者,以及追随他们左右的扈从——就是如今赫赫有名的黑矛骑士团的前身——会是最早抗击迷雾山部落的一批人。迷雾山大军进犯这座秀气城镇的次数可能比萨里昂与帝国在卡林德恩平原上交手的次数还要多,当然,他们几乎每次都折戟在城墙下。北境的领主脱离萨里昂,建立瑞文斯顿以后,格雷戈里一世意识到了那些蜗居在边陲之地的学者们的价值,围绕着他们建立了王立学院。他的长子,即之后即位的格雷戈里二世是这所学院第一届毕业生。至此,波因布鲁确立了自己在北境绝对的学术中心地位。在位于瑞恩的龙骑士学院成立以前,波因布鲁王立学院一直都是贵族子弟进修的不二选择。

  基亚只在书本上见过波因布鲁的城体素描,那还是五十年前的孤本,仍然能看出波因布鲁秀气的外形。而如今他眼前的波因布鲁显然与那张脆薄而泛黄的书页上呈现出来的有很大的不同,城门外的瓮城狰狞得仿佛卫戍的野兽。五十年前还没有“瓮城”这个名词,是王立学院的学者们率先将这类城防建筑引入了军事概念中,并对波因布鲁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建——绵延的城墙之外拱出一个半椭圆的弧度,而后立起森严的雉堞,在进一步扩大射手打击范围的同时,亦能提供有效的掩护。任何一个训练有素的指挥官都不会让部队贸贸然冲进瓮城,否则等待他们的将是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的毁灭性打击——迷雾山人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

  埃修站到基亚身边,抬起头看着城头飘扬的冰崖旗。旗帜之下,兰马洛克爵士冷冷地注视着两个年轻人:“说出你们的来意!”

  “我们是瑞文斯顿的雇佣兵,受伊凡勒斯子爵的命令前来波因布鲁驻防。”埃修喊。

  “通行证!”兰马洛克并未放松警惕。

  埃修看了一眼雷恩:“什么通行证?”

  “这个。”雷恩从腰间解下一块令牌,丢给埃修,“瑞文斯顿颁发给雇佣军专用的通行证,战争时期,雇佣兵需要出示这个才能获得进出许可。”

  “看来情况不容乐观啊。”基亚低声说,“波因布鲁这么早就进入了军事管制。”

  “没有迟到就好。”埃修高高举起令牌。看清了铭刻在令牌上飞翔的渡鸦后,兰马洛克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放他们进来!”

  城门在埃修面前隆隆地升起,一行人鱼贯而入,又接连穿过三座城门方才进入波因布鲁的外城。这时候基亚才注意到波因布鲁除了建设在城墙外侧的外瓮城之外,还在内侧采用了三重船型内瓮城,将攻守纵深进一步延伸。他突然有些庆幸波因布鲁偏僻而险恶的地缘因素使得萨里昂从来都未将其作为进攻瑞文斯顿的踏板。多重船型内瓮城被公认为是劳民伤财的城防设施,以潘德大陆现有的战争规模,仅靠一座外瓮城便足以应付万人规模的集团军围攻,多重船型内瓮城理论上可以应付的规模是外瓮城的五倍甚至更大,但除了繁衍能力及其强悍的迷雾山部落,没有任何已知的民族每年都能组织起六七万人的大军。出于习惯,基亚下意识地将波因布鲁作为假想敌,但他很快发现这座城市的城防结构完全在他所学习的军事体系之外,任何已知的攻城手段都难以下口。直到他们进入外城,基亚也想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战法。

  兰马洛克就站在最后一重瓮城的出口等待他们。他的内心隐隐有些失望,等待了半个月之久,才等来了一支不到三十人的小股部队——他们甚至还不是正规军。虽然能穿越那片吞噬了不知多少搜救部队的雪域能够证明这股雇佣兵有那么几把刷子,但是比起强悍却有限的有生战斗力,兰马洛克更愿意看到的是载满补给的辎重部队。“这一路上什么情况?为什么除了你们就再没有别的队伍过来?瑞恩那边有什么消息?”他劈头就问。

  “迷雾山的劫掠部队把东部地区彻底封锁了。”埃修说。

  “那些乌合之众?就凭他们?”兰马洛克皱起了眉头,瞪着埃修,“那你们怎么穿越瓦尔雪原的?”

  “我们击溃了一支劫掠小队。”埃修言简意赅,“率领他们的是一个披着白狼皮的男人。”

  “我们抢夺了他的白狼皮,所以往后的路程没有再被袭击。”基亚适时地补充说,“不过那张白狼皮……”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如实相告,“被我们的俘虏在逃走的时候带走了。”

  “白狼皮……”像是别人狠狠揍了一拳,兰马洛克的脸猛烈地扭曲了一下,阴沉的乌云在他眼睛深处翻涌起来。“那人是预兆之狼的荣誉护卫。能击溃他带领的劫掠小队,还知道迷雾山土著的传统,你们有点本事,也有点见识。”

  一名士兵快步跑过来,凑在兰马洛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兰马洛克勃然大怒:“告诉他,没门!”

  “老子今天就是要出城,兰马洛克你拦不住我的!”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远远地传过来,带着浓重的萨里昂口音。基亚一时觉得这个嗓门非常熟悉,他努力回想着自己是否与这个声音的主人有过交流。但是他的思绪被兰马洛克更大的嗓门给打断了:“老子没那本事拦你出城,但是把你关在瓮城里面这点能力还是有的!波因布鲁不是你恣意妄为的地方!”

  “草,你不就是担心放我出去,你这个军事主官对下面没法交代吗?”来人轻蔑地说,“什么时候兰马洛克也成了官僚主义的受害者了?”说话间他已经来到了众人面前,看清来人的脸后,基亚心里“咯噔”响了一下:肯瑞科!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