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九十六章 战争虎兕(六)

第九十六章 战争虎兕(六)

  “没错,这三篇手稿够不够抵付我的学费?”露西安娜愉快地说。当马迪甘被异端裁判所处死以后,他的大部分作品要么被焚毁,要么散轶民间。异端裁判所视之如同仇寇余孽,一旦有人被查出私藏马迪甘的作品,那么他的余生只可能在黑狱里度过。但是非萨里昂籍的收藏者眼中,打上马迪甘印记的物品都是无价之宝,菲尔兹威商会在扬维克朔的拍卖行曾经以二十万第纳尔的天价拍出一份疑似马迪甘真迹的骑士草稿。但是这种所谓的真迹,在布罗谢特眼中——或者说在王立学院所有历史学者的眼中——没有任何收藏价值。马迪甘的前半生不过是一名潦倒的吟游诗人,靠着写骑士博得了些许名气。可在他短暂的后半生,他创作了《预言长诗》,狂妄地声称将会有人摇撼君主的御座,将兵戈无休的潘德再度整合成一个空前强盛的帝国。马迪甘因为《预言长诗》而灿烂,也因为《预言长诗》而陨落,如同经过天穹的流星,虽然只有短暂地一瞬,但是那辉煌的轨迹已经永远地刻在了观测者的眼底。

  王立学院便是马迪甘最忠实的观测者。早在马迪甘被异端裁判所追捕,四处流亡的期间,那一任的院长便开始有意识地整理马迪甘围绕《预言长诗》所作的一系列宣传演讲。但是波因布鲁的地理位置使得他可以动用的人力物力极其有限——抗击迷雾山部落的入侵永远是波因布鲁的主旋律,哪怕是可以直接调动黑矛骑士团的王立学院院长,也不敢为了几个杂音而将整座城市置于沦陷的风险之中。所以时至今日,王立学院与马迪甘相关的藏品数量及其有限,最有价值的不过是几篇当年在火场中,被一名有着王立学院背景的瑞文斯顿间谍冒死抢救出来的演讲稿,焚毁最严重的只剩下零碎的文字。尽管如此,王立学院上下还是把这些在废纸边缘徘徊的演讲稿当成传世之宝。

  然而,露西安娜随随便便地就将马迪甘的真迹递到了布罗谢特的面前,而且不是什么毫无营养的手稿,亦或者是保留了只言片语的碎纸,而是他亲手撰写的《预言长诗》通篇!布罗谢特听到自己年迈的心脏正在猛烈地搏动着,将被欲望烧得滚烫的血液传递到身体各处。他转过身看了一眼,奎格芬的信封放在书桌上,封口上那飘然的两撇像是某人嘲弄的嘴角:“你怎么得到的?”

  “从一个萨里昂的行商手上买的,”露西安娜侧着头回忆,“大概花了五万第纳尔吧。”

  “五万……”布罗谢特头晕目眩,奎格芬当年的豪言在他的脑海里回荡:“别说是七十万第纳尔,就算是你把王立学院这块地转让给我,再让黑矛骑士团效忠我,也拿不走这三篇手稿!”

  “那你想怎么样?”布罗谢特咬着牙说,“八十万第纳尔,这是王立学院的极限了!”

  “黑矛骑士团的效忠,怎么也不该八十万吧?”奎格芬神秘地一笑,胡子神气活现地上翘起来,“别在这里浪费我的好茶了,我已经给手稿敲定了一份买家——别急着生气,迟早有一天你会得到它们,我敢担保你甚至都不需要花费一个子儿。但那时候你敢不敢收就是另一回事了。爱丽丝,送客。”

  这个老奸商,算计越来越深远了啊,难不成露西安娜离家出走,千里迢迢奔赴王立学院也是他一手促成的?布罗谢特咬牙切齿地想。露西安娜的身份太过敏感,他不大乐意将她招收进王立学院,一旦她的身份曝光,且不说远在南域的贾斯特斯执政官会作何反应,光是北境那一大堆不怀好意的狂蜂浪蝶就够王立学院受了——瑞文斯顿与帝国的关系仍处于升温状态,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待着一场足以震动大陆格局的跨国联姻。露西安娜这时候出现在波因布鲁,便是一朵脱离了温室的无主名花,王立学院的门槛迟早要被野心勃勃的追求者踏平。

  但是他又不可能眼睁睁地错过这次将马迪甘手稿纳入王立学院藏品的唯一机会。布罗谢特紧紧捏着自己的胡须,无意识地用手背将它盘起——这是极度失态的表现,上一次他如此姿态,是在奎格芬告诉他马迪甘手稿另有买主的时候。

  “布罗谢特先生,其实您没必要如此纠结。”露西安娜认真地说,“我来到王立学院,只是因为它是学术交流的圣地。我在这里是一名纯粹的学生,而非执政官的女儿。如果你不说,我不说,”她瞥了一眼埃修,“他也不说的话,谁会知道我的身份呢?”

  “这位是?”布罗谢特终于留意到站在露西安娜身旁的埃修。这名年轻人一口标准的诺多语其实在一开始留给了他很深的印象,但是随后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露西安娜以及马迪甘的手稿转移了,“怎么称呼?”

  “我是——”埃修刚刚开口,露西安娜冷不丁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背:“隆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半神‘喧闹者’阿拉里克的弟子,大闹帝国年祭的死囚,刺杀奈德·格雷兹的狂徒;当然了,”她露出狡黠地笑容,在埃修反应过来之前如同一只小鹿轻快地窜开,藏到布罗谢特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朝埃修做了个鬼脸,一字一顿:

  “还是《预言长诗》中的主角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