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九十八章 战争虎兕(八)

第九十八章 战争虎兕(八)

  布罗谢特仿佛没有听见露西安娜,他背过身,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下,将那封来自奎格芬的书信扔进抽屉里。露西安娜注意到书桌的角落整整齐齐地垒着三个学术之环,每一串都挂满了被打磨得珠圆玉润的白色石珠。布罗谢特抽出一支羽毛笔,将一张羊皮纸在书桌上摊开,将笔管伸进在墨水瓶里蘸了蘸,拔出来时几滴墨汁自笔尖甩出,落到了最上层的学术之环上,几颗石珠顿时染上了几星墨渍。布罗谢特心疼地扫了一眼,却没有别的动作,开始起草露西安娜的入学文件。房间里一时无言,只有羽毛笔行走在羊皮纸上的“沙沙”声。时间在静默的虚空中无助而难堪地滑坠。

  露西安娜用手指轻轻地揉了揉眉心,眼里闪出一丝不满。她站到布罗谢特身边,清了清嗓子:“潘德历三四六年一月,第二次龙狮战役末期,预兆之狼入侵北境,围困波因布鲁。同年二月,正准备发起反攻的格雷戈里四世匆忙与乌尔里克五世议和。已经逼近马里昂斯的亚历克西斯公爵被迫带领大军自迦图草原折返驰援波因布鲁,最终在城下击溃迷雾山的劫掠大军。预兆之狼被龙骑士团的总队长利斯塔亲手格杀,掏心而死。经此役,利斯塔被尊称为‘红手’,据传当他出离愤怒时,右手便会因为充血而胀红。”

  布罗谢特仍然无动于衷,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书写,笔尖却无意识地悬停在羊皮纸的上空,不再落下。露西安娜心一横,索性将自己的推测和盘托出:“预兆之狼自称是山神维约维斯的使者,他一旦出世,原本内斗不断的迷雾山部落立刻整合为一个森严而有序的集体。根据您此前关于马迪甘的描述,神性具有煽动力与凝聚力,那么从一定程度上可以佐证预兆之狼的确拥有相当程度的神性。而利斯塔在三四六年以前,仅能算是一名勇武过人的准一流武者;然而三四六年之后,他的个人武力明显有了飞跃性的提升。最具代表性的战例——同时也是唯一能够考证的战例——是在三五零年,瑞文斯顿同时陷入与萨里昂跟菲尔兹威的战争泥潭中。‘叉胡’艾里侯爵奇袭霜息山,攻城的突击队由赫拉克勒斯率领。然而北境唯二的超一流武者‘猛犬’与‘铁熊’却在门德尔松山脉地域与萨里昂军队周旋,无暇他顾,。按理说没有人可以阻止龙卫堡的沦陷,但是那场战役的结果却是艾里侯爵败走铁橡堡,赫拉克勒斯三个月不曾出现在菲尔兹威的前线。”露西安娜凝视着羽毛笔,一大滴浓郁的墨汁在笔尖摇摇欲坠,“当时镇守在龙卫堡的,是利斯塔。他甚至还没有冠以超一流武者的头衔,却打破了潘德的制衡铁律。除了超一流武者之外,还有什么能制衡另一名超一流武者?”

  “最终的推论是,利斯塔很有可能被动地从被他杀死的预兆之狼身上继承了一定程度的神力,并且在守卫龙卫堡时动用了这种神力,才能够压制——亦或是重伤赫拉克勒斯。但是他应该不能频繁地使用,不然他应该在战场上更为活跃才是。”

  “啪”,墨汁自笔尖坠落,在羊皮纸上溅开。布罗谢特搁下笔,长久地凝视着那朵盛开在字母间的暗色之花:“当年,劫掠大军才被击溃,我就认为兹事体大,最好保密。可是没人听我的意见,一个个都恨不得将利斯塔捧上天去。托他们的福,”他从长须之中发出一声含混的冷笑,“我那年不得不将快要出版的《潘德志》重新修订,好帮他们把‘红手’这个没有一点美感的绰号传遍大陆。”他叹息了一声,转过身面对着露西安娜:“贾斯特斯执政官有你这个女儿,不知道是创世女神对他的赐福还是诅咒。”

  “喂喂,院长,能不能直截了当地夸奖我一次?”露西安娜抗议道,“我的推论是不是完全正确?”

  布罗谢特浑浊地叹息了一声:“基本与我们目前所建立的神学理论体系相吻合。你说得没错,神性具有煽动力与凝聚力,而神力则可以轻松碾压当今任何一位超一流武者。利斯塔将他的右手从预兆之狼的胸腔中抽出来之时,一部分来自维约维斯的神性与神力寄生在了上面。”

  “神力强化他,而神性则在同化他?”露西安娜反应很快。

  “一点不错。”布罗谢特欣赏地看了露西安娜一眼,反正无法再隐瞒下去,他索性彻底地放开,将所谓的机密抛出顾忌的雷池。“他每次使用来自维约维斯的神力,就不得不面对神性对他的侵蚀。三五零年那次最为严重,也最为危险,他几乎就要被彻底地同化了。亚历克西斯参考了王立学院包括我在内几名研究神学的学者的建议,将他锁在乌尔维尔的祭坛三天三夜,才恢复过来。”

  “被完全侵蚀的结果是什么?”

  “我不清楚,”回忆起往事,布罗谢特疲惫地靠在椅背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大概是龙骑士团的总队长成为新一代的预兆之狼吧。对了,”他将书桌上的羊皮纸揉成一团,瞪着露西安娜:“这些事情仅限于流传在研究神学的学者之间。”

  “明白,我绝对会守口如瓶!”露西安娜信誓旦旦地说。

  “守口如瓶?”布罗谢特伸出手轻轻弹了一下露西安娜的脑门,“你刚才可是将帝国与萨里昂共同通缉的重犯引荐给了我,还告诉我他就是预言之子,这也算是守口如瓶吗?”

  “他可没要求我保密!”露西安娜捂着自己的额头,纤细的眉毛因为疼痛绞在一起。布罗谢特的手劲并不大,发力却很巧,像是越过颅骨叩击痛觉神经。湿热的液体不自觉地从她眼眶周围泛出。露西安娜泪汪汪地注视着布罗谢特:“没必要这样吧,院长?”

  布罗谢特哼了一声:“以后别拽老人家的胡子。”他拉开抽屉,又拿了一张羊皮纸,准备重新起草露西安娜的入学文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那封躺在角落的信封,耳畔突然回想起里泰迪兰带给他的口信,原本是以并不如何标准的潘德通用语说出,他却自发地将其过滤成了奎格芬字正腔圆的中部大平原口音:“凛冬,终于要结束了。”

  “预言之子……奎格芬呀奎格芬,你跟老酒鬼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

  埃修走在街道上,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狂暴的气流裹挟着温热的液体从他的喉管直冲而上,撞破嘴唇的封锁,经由指缝流泻出来。埃修痛苦地弯下腰,扶着灰白色的墙壁站定,缓慢而吃力地挪开自己的手。

  掌心一大片触目惊心的红,最中央有一抹明艳而秀气的蓝,弧度宛如少女婉转的娥眉。埃修怔怔地注视着手掌,气流与液体再次上涌,这次他再也无力封堵,狠狠地咳嗽了一声,蓝红混杂的血液溅落在灰白色的积雪上。埃修用力打了个寒噤,曾经他恍若不觉的严寒现在如同千万根针刺穿了他的皮肤,深入他的骨髓,阻断了他对四肢的感知。

  “蓝星”,来自“灰狼”萨麦尔的剧毒馈赠,埃修强悍的身体素质帮他抑制了猛烈的毒性,然而毒素却经由血液循环淤积在身体的各个角落,而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再次汇聚在心脏,完成了第二次爆发,并不致命,却暂时摧毁了埃修的体质。

  得快点回到驻地!埃修沿着街道狂奔起来,每跨出一步他都能感觉到剧痛犹如洪钟一般在身躯中鸣响,扩散出破坏性的波纹,肌腱与神经几乎都要被撕裂。而一股暖流则从痛楚的深处升腾起来,将五脏包覆住,又在其上点起一团熊熊的烈焰。埃修的身体外部是冰窟,内里却有如暴沸的火山。其后的每一步他都在冰与火之中煎熬着。即便如此他的意识依然保持着可怕的清醒——因为清醒,所以可怕。他能感受到身体被痛楚切割的一切细节。

  埃修终于是撑回了营地,正门的广场前却有一堵人墙挡住了他的去路。埃修模糊的视线中,影影憧憧的黑色人形摇摆着,发出喧哗的议论。

  “头儿!”有个黑色人形奋力挤出来,朝埃修打招呼。他听出了这是萨拉曼的声音,带着点惶急,和些许的如释重负。“发生什么了?”他竭力稳定自己的声线,却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而沉浊。

  “基斯亚跟那个副官打起来了!那个守城的长官在给他们当公证人!”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