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百章 战争虎兕 (十)

第一百章 战争虎兕 (十)

  “我明白了。”埃修点点头,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让他的意识出现了片刻的恍惚,接踵而来的是几乎要将脑颅撕裂的痛楚。埃修捂住自己的额头,他的手心是冰凉的,脑门却滚烫得仿佛炭火。埃修急促地喘息了几声:“萨拉曼,你有多的棉衣吗?借我穿一下。”

  “头儿……”萨拉曼担忧地端详着埃修的脸色,“你是不是生病了?”

  “可能有一点发烧。”埃修说,“应该不碍事,捂几天就好了。”

  “那就好!”萨拉曼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解下自己的棉袄披在埃修身上,手套也脱了拍在埃修怀里。“娘希匹好冷!老子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手了——嘶哈!”他一个哆嗦从头打到脚,“我得赶紧回帐篷找件厚衣服穿穿。都给老子让开!”萨拉曼转过身,凭借自己的体格硬生生挤开人墙,顺便为埃修辟开了一条道路。

  “谢了。”埃修裹紧了身上的棉袄,稍微振奋下精神,在人墙合拢之前快步走进圈内。

  “哟,来得正好。”兰马洛克拄着长弓,朝埃修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打了个招呼,“我还没喊开始。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不要打个赌?看谁会赢?”

  “免了,我对赌博不感兴趣。”埃修勉强说,。兰马洛克失望地撇了撇嘴,转头看向场内:“准备好了?”

  雷恩点点头,他仍旧穿着那套严重破损的骑士甲,用的也是自己的佩剑,盾牌则不知道是跟哪个佣兵借的小皮盾,被他潦草地缠在手臂上;站在他对面的基亚则披挂着瑞文斯顿的制式装备,宽大的纹章盾倚在脚边。他将一顶尖嘴盔戴在头上,用皮带缠好后,朝兰马洛克竖起拇指。

  “很好,”兰马洛克从身后的箭囊里抽出一根修长的箭矢,“看清楚,这根箭落地,你们便开始。”他将沉重的铁胎弓举过头顶,右手引箭上弦,稍稍拉出平缓的弧度。兰马洛克松开手,弓弦发出一声短促的鸣叫,以一个近乎垂直的角度将箭射到空中。无形的音波在空气中扩散开来。雷恩与基亚同时掣出武器,仰起头,目光紧随着箭矢爬升的轨迹。两人的视线在最高点交汇,而后随着箭矢一同朝大地坠落!

  战场搏击是每一名骑士的必修课,同时也是骑士团新晋成员在训练中的最终课程。一般会由两名上过战场,经验丰富的老骑士进行演示,旨在将局势瞬息万变的混乱战场简化成一对一的实战较量,课程内容简单粗暴:用最快速与最致命的手段击杀眼前的对手并寻找下一个目标;此外还有一对多,多对多的进阶演示。由于战场搏击在尽可能地模拟以杀伤对手为主要目的的实战,参与者往往会打红了眼,出手也会失了分寸。即便是木制的练习武器,在一名训练有素的骑士手中也具有不俗的破坏力,哪怕有护具的保护,也存在造成严重伤残的风险。因此战场搏击往往会部署一名,甚至是多名能在关键时刻介入,将双方分开的公证人。基亚早年在狮骑士团受训时,有幸观摩了由骑士长凯伊亲自下场演示的战场搏击。那次母狮子既是演示者,亦是公证人,她以一己之力打趴了七名身经百战的狮骑士,七人皆有不同程度的骨折。不过凯伊自己也伤得不轻,一名知道已经没有什么胜算的狮骑士在被凯伊制服之前一记头槌砸在母狮子的脑袋上——两人都因为轻度的脑震荡在阿芬多尔医院的病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战场搏击,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演示者。基亚摇了摇头,把自己的眼神从箭身上挪开,他张开嘴吸了几大口冰冷的空气,有一瞬间仿佛有严霜覆盖住了整个口腔,剧烈的刺痛几乎要搅烂基亚的牙龈。可同时杂念也被彻底驱逐,他的思想沉浸在平静的寒潭之中。

  箭矢直直插入两人面前的大地,箭羽在风中微微地摇摆。基亚拉下面甲,举起剑盾用力地交击,在金属铿锵的嗡鸣声中,他低声说出狮骑士团最为雄壮的号令:

  “狮子雷阵,冲阵!”

  雄浑的战鼓声回荡在基亚胸膛深处,他感到自己的血液被这句号令彻底地点燃了。他终于意识到年少时在狮骑士团的训练并不仅仅是赋予了他一身战斗的技巧,在凯伊粗暴而严格的训练下,雄狮好勇斗狠的本能已经盘踞于他的灵魂深处,只等某一天被奔腾的热血所唤醒!

  他举盾,冲锋!

  剑盾交击的仪式……没有见过。雷恩侧身迈出一步,避开基亚蛮横的冲撞,同时摆动左臂,将小皮盾狠狠地拍向基亚的脑袋。与此同时基亚已经及时地收住步伐,纹章盾随着身体转动,精准地格挡在小皮盾前进的路径上。木头与金属的碰撞声沉闷得仿佛马蹄扣击大地。基亚倒退一步,而雷恩的左臂被反冲力震得隐隐作痛。小皮盾毕竟是佣兵使用的廉价防具,在覆盖面积与抗击能力上都远远逊色于仅在骑士手上服役的纹章盾。而且基亚始终将自己的身体藏在盾牌后,配合快速的小碎步,时刻变换着防守角度。这是骑士步行作战的标准战法,以纹章盾做掩护伺机还击。雷恩寻觅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出剑,也只能后退一步,无奈地将进攻权拱手送还给基亚。

  小碎步戛然而止,基亚悍然踏前,纹章盾径直撞进雷恩怀里。雷恩只是让开了一步,基亚却在这狭窄的距离中抢出一个两步冲锋!惨白色的冰崖徽章在雷恩眼前无限地放大,沉重的风压如同巨锤扑面而来。与此同时还有寒芒在盾牌之上闪烁,那是基亚架在盾顶的长剑,配合着冲锋送出一记极具爆发力的突刺!

  剑盾配合冲撞刺杀!雷恩脑海里闪过一个非常拗口的术语。这是每个骑士都必须掌握的战斗技巧,靠惯性驱动的剑与盾在攻守两端的性能都极其突出,几乎能够在正面碾压任何短兵器。如果雷恩手里同样有一面纹章盾,他可以选择硬挡,他在体格与力量上稍占优势,强吃下这记冲撞刺杀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然而他手边却只有一个小皮盾!但是雷恩不可能选择后退,亦或者闪避,那等同于认输。冲撞刺杀并不是一门蛮横发力,一味冲刺的技巧,骑士在冲锋路径上随时可以展开双臂旋转,将剑盾抡出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杀伤弧度。

  那就强吃!雷恩翻转手腕,长剑横在身前,格开朝他胸口刺过来的长剑,剑刃划过他的胸甲,在上面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而后被他夹在腋下。而与此同时纹章盾也撞了过来,雷恩不闪不避,任由盾牌重重地擂在自己身上。他强忍着五脏六腑的震荡,抬起左臂,小皮盾越过纹章盾,狠狠地揍在基亚的脸上!

  “哐”!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