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零一章 战争虎兕(十一)

第一零一章 战争虎兕(十一)

  “霍!”兰马洛克在这时候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了不起!”他看向埃修,“你的两个部下都挺有本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在两步之内发动剑盾配合冲撞刺杀,也第一次见到有人居然能在被冲撞刺杀突脸的情况下完成一次精彩的反击。实际上,刚才如果他戴的不是尖嘴盔而是别的什么花里胡哨的头盔,胜负在刚才就已经决定了。”

  埃修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反而是一边的安森有些好奇:“为什么是尖嘴盔?”

  “看到头盔上突起的部分了吗,那设计是为了给装备者的头部留下充足的缓冲空间,尤其可以保护脆弱的鼻梁,以及后面的神经——战斗中被人朝鼻子来上那么一下可不是什么好事,你的视觉与听觉会同时罢工,甚至有可能直接失去意识,对手杀你比杀鸡还轻松。不过就算有尖嘴盔的保护,刚才那一下也绝对不好受。你们真的是佣兵吗?水准比起银湖镇那些乌合之众高出太多了!”兰马洛克赞不绝口,同时他有意无意地瞥了站在身边的埃修一眼,却发现对方压根没注意自己在说什么。他的眼神恍惚得像是游离在空气中的浮尘,时而涣散时而凝聚,同时身体时不时轻微地痉挛两下。怎么回事?兰马洛克意识到埃修的状态有问题,但他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回场内。作为这次战场搏击的公证人,兰马洛克分神得有些久了。

  基亚踉踉跄跄地退了两步,沉闷的轰鸣声在他头颅深处爆发开来,晕眩感席卷过他的感知,他几乎就要握不住剑柄了,直到手心的拖曳感提醒他搏击仍在继续,雷恩依旧挟持着他的剑。基亚当机立断,左手抽离盾牌,一脚蹬在上面,顶退雷恩。与此同时他双手握住剑柄,往回一夺。长剑与盔甲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火星仿佛被踩碎的水洼一般迸溅,基亚顺利地抽回了自己的剑。雷恩则弃了小皮盾,将纹章盾抄在手中。他立起盾牌,谨慎地观察基亚的动作。

  没有错,这个基斯亚绝对有骑士团背景,而且他还受过相当正规且严格的训练,两步的距离也能抢出来一个冲撞刺杀,基本功扎实到有些可怕。雷恩暗暗地想。他没有把握能够在这场搏击中稳胜过基亚。里奥德雷爵士长于马上作战,身为他的学生,雷恩同样也是马背上的行家,步行作战并非他的强项。不过……雷恩瞥了眼手中的纹章盾,他现在握有盾牌的优势,完全可以稳扎稳打地消耗对手的体力。两人相持得越久,他能从对方攻势中获得的信息也就越多。

  基亚晃了晃脑袋,扯开皮带,摘下头盔砸向雷恩。雷恩抬起盾顶开,这一刻他的视野被纹章盾完全地封堵住,他怔了一下,下意识地后撤一步,于此同时他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与尖锐的破空声,一个来自地面,一个来自上方!

  乓!

  雷恩小臂巨震,被盾牌缓冲过的冲击力依然狂猛得仿佛野兽,他的防御险些被这记攻击击溃!接下来狂风骤雨般的攻势降落在纹章盾之上,基亚就像是一头嗜血的雄狮,在疯狂地撕扯着雷恩的守势。失去了盾牌的他改为双手握剑,这让他的每一次挥击都等同于全力!而且基亚并不是在用剑刃劈砍,而是在用剑身拍,剑柄砸!他在将长剑当成重锤一般的钝器来使用!雷恩在基亚疯狂的攻势下苦苦地支撑着,甚至丧失了反击的余地。这已经不再是技巧的较量,而是毅力与体力的角逐。

  谁先支撑不住,谁就倒下!

  可雷恩觉得自己已经支撑不住了,他的左臂已经在接连的冲击下麻木,已经不能及时跟上基亚的进攻节奏。基亚也精准地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反手将剑柄从雷恩防守的空档中捅进来,撬开了纹章盾。雷恩还想反击,右手一挥,长剑拦腰扫来,却被基亚用剑柄砸落。他倒转剑身,剑刃直刺向雷恩的胸膛!

  胜负已分了吗?兰马洛克搭箭上弦,将弓挽成满月,准备射开基亚的长剑。但那一瞬间他迟疑了半秒,因为他看到雷恩的右手伸向腰间,而后抽出一道夺目的白虹,刻不容缓地格在两人之间,牢牢锁住剑身!

  这是……兰马洛克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握在雷恩手中的是一把短刀,刀背极宽极厚,往下陷出三个梅花状的凹槽,开口狭窄而内里宽阔。基亚的长剑则是被锁在正中间的梅花槽中。雷恩用力转动手腕,长剑被短刀带动着形变,发出痛苦而刺耳的呻吟,而后在一个临界点,赫然崩断!

  基亚手上一轻,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手中的长剑便只剩下半截剑身。绝处逢生的雷恩咆哮着冲上来将他扑倒在地,举起纹章盾狠狠地砸向他的脑袋。糟了!兰马洛克意识到场中的两人都打出了火气,但刚才那把短刀的出现让他分神了片刻,现在去阻止雷恩已经来不及了!

  你不是这支部队的领队吗,按理说应该不比他们弱才对,做点什么啊!兰马洛克转头看向埃修,眼前却闪过一道白光,却是刚才被崩断的半截剑身径直拍在埃修脸上,埃修一声不吭,仰面倒下。

  不是吧!兰马洛克在心里怒吼,你这么弱不禁风的?要是刚才那半截剑身不是竖着飞过来而是横着飞过来你的半个脑袋是不是就飞出去了?兰马洛克的愤怒对局势没有帮助,他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纹章盾尖锐的一角朝着基亚的额头砸落。

  完蛋了……兰马洛克绝望地闭上双眼,自己主持并公证的战场搏击闹出人命,这该怎么交代?这支佣兵队会不会直接跟自己火并?

  咚!

  兰马洛克睁开眼,脑海中血肉横飞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在他面前,相反,一柄不知何时出现的骑枪恰到好处地探出,枪尖准而又准地挡在了基亚面前,悍然砸落的纹章盾甚至无法撼动枪尖分毫。骑枪的另一端,稳稳地握在一个男人的手中,他手腕微抬,纹章盾便不受雷恩的控制脱手而出。这人好可怕的臂力!雷恩骇然,隔着两米多长的骑枪发力却游刃有余,他是谁?

  “兰马洛克,你怎么搞的?连个战场搏击你都看不住。”男人皱着眉看向兰马洛克,“还好我在,要不然这两个小子现在肯定得折一个。”

  “肯瑞科你少废话!”兰马洛克没好气地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二连三的意外让他的心情恶劣到无以复加,“你没看到我旁边也躺了一个吗?卫兵,给我去王立学院喊一个会医术的学者过来!”

  “我先给他看看吧。”基亚从地上爬起来,摸着自己的额头,心有余悸。他转头看着雷恩:“你赢了。”

  “你也很强,再比一次我未必能赢。”雷恩同基亚握了握手,“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

  “还好,我没死。”基亚摇了摇头,“失陪一下,我得去看看埃修出了什么事。”他走过肯瑞科时,肩膀上冷不丁被拍了一下:“嘿,小子,刚才打得不错。居然能用长剑使出狮骑士的钉锤技法,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布伦努斯公爵的私生子啊?”

  我倒是跟火之名将的儿子很熟,我们以前常一起喝酒切磋来着。基亚默默地想。他摇了摇头:“我以前的老师是个退役的骑士,这些战技我都是跟他学的。”

  “是吗?”肯瑞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没再追问,基亚则趁机来到了昏迷的埃修身边,蹲下身查看起来。

  狮骑士的战技吗?雷恩也在思考。基亚的这套说辞究竟有几分可信度?他在这时候并不会吝惜自己的疑心,天衣无缝的谎言往往都是半真半假,真相与似是而非的信息搅拌在一起,呈现出混沌的状态。看似扑朔迷离,但并非毫无破绽,因为刚才两人的交手已经告诉了雷恩太多太多,足以彻底剥开迷惑的外衣。

  骑士的剑,不会说谎。

  一名萨里昂的狮骑士,不远万里来到波因布鲁这块边陲之地,究竟有什么企图呢?雷恩看了基亚一眼,却发现兰马洛克的视线正落在他的右手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手中还握着那把短刀,慌忙收了起来。

  没错,那是猎鹰隐手·破刃剑。兰马洛克收回目光。整个潘德,只有已经被格雷戈里四世驱逐出北境的猎鹰骑士团才会使用这种对使用者的眼力有着极高要求的武器作为自己的“骑士隐手”。

  没想到这支佣兵队里,居然还藏着一个猎鹰骑士,而且这支佣兵队,好像还是伊凡勒斯子爵招募的吧?兰马洛克的思绪突然被基亚的惊呼打断:“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基亚站起身,略微让开了些,于是兰马洛克看清了埃修唇角妖艳而诡异的湛蓝色血沫:“他这是怎么了?”

  “他这是……中毒的症状,”基亚惘然地说,“可……他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