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零二章 战争虎兕(十二)

第一零二章 战争虎兕(十二)

  “中毒?”兰马洛克抱住双臂,斜觑着基亚,“他是吃了什么东西能吐出蓝色的唾沫?波因布鲁可没有这种特色小吃。”

  基亚没有理会兰马洛克不合时宜的调侃,他谨慎地伸出手,指尖在埃修唇角边轻轻揩了少许蓝色的血沫,凑到鼻下嗅了嗅。一股强烈的腐臭味道瞬间占据了他的感知,有如一柄利刃在鼻腔内翻转搅动。基亚的五官在这股恶臭的冲击下痛苦地扭曲起来。他甩开手,别过头用力咳嗽着。

  “你闻出什么名堂没有?”

  “只能判断出是非常烈性的毒素。”基亚摇了摇头,站起身。那股恶臭仿佛仍然盘踞在他鼻腔的最深处,甚至隐隐有冲进大脑的趋势。他低下头,端详着埃修的脸,血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对方脸颊的两边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死寂的苍白。但埃修仍然在有力地呼吸,胸膛每一次起伏就有巨量的空气进出。生命与死亡的迹象在他身上以模糊而混沌的形态共存着。“先把他抬进帐篷里,等王立学院的医学者来做进一步的判断吧。”基亚叹了一口气,毒药学是他为数不多的知识空白面之一,马里昂斯大图书馆的馆长向来严禁他接触这种“只有异教徒才会使用的下作手段”。

  兰马洛克一言不发,拦腰抱起埃修就往最近的帐篷走去。基亚则站在原地,思维开始疯狂地运转:埃修是什么时候中的毒?在王立学院吗?谁会给他下毒?

  不会是……露西安娜吧?这个惊悚的念头突兀地窜上基亚的脑海,他的思维无法遏制地朝这个方向追索。看似是个很合理的判断,因为埃修在回到营地之前,露西安娜是唯一一个与他接触过的人;但却不合情,因为埃修告诉过基亚,露西安娜在门德尔松山脉救了他一命——还是在认出了他的情况下。露西安娜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动机去给埃修下毒。

  那会不会是王立学院的其他人?埃修无意间成了哪个毒药大师的实验对象?基亚很快否定了这个荒诞不经的念头。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思维正焦躁而不安地波动着,恐慌正在他心底如同野火一般蔓延。种种负面情绪都在迫使他去正视一个问题:假如埃修死去,他该何去何从?当初在王城萨里昂他飞身扑出去成为掩护埃修的人质时,命运的铁索已经将两人牢牢捆绑在了一起。基亚抛弃了他的头衔,他的封地,甚至还有他的家族,尽心尽力地扮演着一名幕僚的角色,与埃修共同制定了颠覆瑞文斯顿的宏伟蓝图。他们横跨千里雪原,准备在波因布鲁一战成名。但就在这时候,埃修的生命之火赫然呈现出消逝的趋势!

  “劳驾,请让一让。”有人在基亚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的病人呢?”

  基亚回过头,一个细长的黄色鸟喙险些啄在他的鼻子上。他“蹬蹬”退了两步,才看清那鸟喙是长在一张银色的面具之上。面具的眼孔处镶嵌着两块被打磨得很光滑的玻璃镜片,一双灰褐色的眼眸正在镜片后面谦和地注视着基亚。

  “劳驾,请让一让,”银色面具又重复了一遍,“兰马洛克守备长官告诉我这里有一名病患。”他抬起手,挽起袖子,露出手腕上的学术之环:“在下诺斯·达姆士,王立学院的医药学者。”

  “哦,请跟我来。”基亚回过神来,引着对方朝帐篷走去。他忍不住多扫了那张样式奇特的面具两眼。达姆士注意到了基亚的目光,指了指自己的面具:“过滤空气用的,同时也有一定的隔离效果,有时候会接触到带着瘟疫的病人。”

  “我明白了。”基亚了然地点点头,“需要我说明一下病人当前的情况吗?”

  “求之不得。”达姆士欣喜地眨了眨眼。

  “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很有可能是中了某种相当烈性的毒素,具体的症状是昏迷,嘴角流出蓝色的血沫。”

  达姆士的脚步顿了一顿:“蓝色的?”

  “是的。”基亚观察着对方的反应,“您对毒药学了解多少?”

  “去年刚好斩获一枚毒药学的石珠。”达姆士说,“但是我有言在先,既然是烈性毒素,您得做好心理准备——病人是您的什么人?”

  基亚在帐篷前停下,沉默了半晌:“我朋友。”

  达姆士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掀开帘子走了进去。他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躺在简陋的木床上,呼吸平稳,如同规律起落的海潮,每次吐息他的脸上都能泛出浅浅的蓝,而后很快消隐不见。嘴角一抹妖异的蓝色血迹分外刺眼。几个人围在年轻男人的身边,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惶惑的神情。兰马洛克则盘坐在帐篷的角落,看到他进来,点了点头。达姆士同样点头致意,他走到男人身边,半蹲下来,手指轻轻划过他的嘴角,指尖沾了一点湛蓝。他稍微抬起面具,将手指伸到嘴里轻轻吮吸。

  “果然,是‘蓝星’。”达姆士往地上啐了一口泛蓝的唾沫,抬起头环顾四周,发现众人惊愕的视线集中在他身上。兰马洛克更是从地上弹了起来:“你在做什么?”

  “放心,毒素被他的血液稀释过了,毒不死人的。”达姆士扶了扶面具,“钻研毒药学的,抗药性都不会弱到哪去。”

  “你能解吗?”萨拉曼问。

  达姆士摇了摇头:“如果他是摄入了掺有‘蓝星’的饮食,我还可以想想办法;但是——”他摸出一根细长的银针,扎在埃修的手臂上,缓缓捻动着,一绺蓝色涌进中间镂空的针管。达姆士轻声叹息一声,拔出银针:“毒素通过创口进入血液循环,他还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这有区别吗?”萨拉曼急躁地上前,“头儿不还活着吗?”

  “萨拉曼,有区别的。”基亚拦住了萨拉曼,“如果是通过饮食摄入‘蓝星’,只要调配解药就行,毒性经过消化系统发作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毒素也仅限于在消化系统内扩散,口服解药可以完全消除;但是如果是被涂了‘蓝星’的利器割伤……”基亚沉默了一会,艰难地说:

  “见血封喉。”

  “完全正确。”达姆士意外地看了基亚一眼,“就算立即服用解药也无济于事,毒性的爆发远远快过解药生效的速度,上一秒刚把解药含进嘴里,下一秒你全身的血液就已经被毒素染成了蓝色。”

  “那他为什么还在呼吸?”基亚攥紧了拳头。

  “我也很好奇,”达姆士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所以我请求你们让我带他回去好好研究。”

  “免了吧……”有人微弱地说,声音像是一缕青烟从地面缓缓腾起,“一时半会我还死不了。”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