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零五章 姐与弟(下)

第一零五章 姐与弟(下)

  【千千】.,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一百七十五、一百七十六、一百七十七……”

  肯瑞科在空地上做着俯卧撑,北境滴水成冰的寒夜里他居然赤裸着上身。在火光的照耀下他双臂的线条绷紧而又舒展,循环往复间带动着他魁伟的身躯快速地起落,仿佛一座山岭在强劲有力地呼吸。肯瑞科低声计数,悠长的白雾从他的鼻孔、嘴巴里喷吐出来,在地面凝结出薄薄的霜。

  “二百!”肯瑞科的手臂弯成九十度,整个人趴伏在冰冷的地面上,骤然涌进胸腹间的凉意让他打了个痛快的寒战。肯瑞科深吸一口气,全身的肌肉隆起,力量无所顾忌地朝两臂涌去,他凶狠地发力,弯曲的手臂一瞬间撑得笔直,将整个上半身弹了起来。肯瑞科站定,大口喘息着,浑身散发出腾腾的热气,犹如体内有一尊燃烧的火炉。直到这时汗水才从他体内淋漓地渗透出来,沿着肌肉间的沟壑流汇成数条小溪。

  “好!”围观的侠义骑士鼓起掌来,大声喝彩,同时一条毛巾适时地递了过来。肯瑞科接过,慢条斯理地擦拭着身体,同时眼神不住地飞往营地角落的一座孤零零的帐篷。帐篷的左侧的火把架上绑着一根火把——这是有人在帐篷里的迹象。

  那是特蕾莎的帐篷。她的伪装身份是肯瑞科的女仆,这份待遇未免有些僭越得有些可疑。但是肯瑞科本人没在意——或者不敢在意,所以他的部下也便自然而然地没去计较。

  没有动静,肯瑞科的心在胸腔里慢慢地下沉。他披上一件单衣,抬了抬手,示意周围人散去,而后小心翼翼地踱到帐篷前。火光把他高大的身影投射到帐篷上,像是一头探头探脑盗窃蜂蜜的狗熊。寒风卷过,火光摇曳,肯瑞科的影子也跟着摇曳,帐篷里却仍然静悄悄的。肯瑞科这时才注意到帘子前其实立着两根火把架,一根正在有气无力地燃烧,另一根上的火把却被人蛮横地取了下来,架子被带倒在帐篷的阴影中。

  肯瑞科心里一惊,伸出手撩开帘子。帐篷里的寒气与帐篷外一样浓重,被捆成柱状的毯子被随手搁置在帐篷的一角。

  空无一人,只有肯瑞科与他自己的影子互相注视。

  肯瑞科的手慢慢地收回,帘子落下,阻绝了他的视线。他抬起头,茫然地望着漆黑的天幕:这种时候,特蕾莎出去做什么?

  ……

  基亚手里握着火把,一言不发地跟在女仆的身后。两个人一直走到营地最偏僻的角落,被城墙所包围,帐篷区的火光这时候只是依稀几点飘荡的萤火。女仆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基压,朴素而僵硬的脸上,只有眼瞳泛出幽深的光。“把火把熄了吧。”女仆信手把火把倒插进身旁的雪堆,面无表情。

  基压放下火把,甩了甩,最后一点火光在两人之间熄灭了。深沉的黑暗笼罩住了他们。基压感觉到一只纤细滑嫩的手掌落在了他的脸上,温柔地抚摸着他。拇指犹如一缕和风滑过他的眼袋,食指中指无名指并起,包覆住他胡茬渐显的半边脸颊,小指轻巧地勾住他的下颌,融融的暖意透过指腹倾泻着,又在掌心汇聚成一团煦暖的水流。可暖意只不过持续了短短一瞬便离开了基压,下一秒迅烈的风声朝他耳边逼近,附近的空气惊恐地四处逃窜!

  “啪!”

  清脆的耳光在黑暗中响起来,而后是有人栽倒在积雪里的声音,特蕾莎冷酷到极致的声音沿着寒风弥漫开来,凝固成锋利的冰锥悬挂在基压的头顶:

  “基亚·艾尔夫万,请告诉我,您怎么会成为在瑞文斯顿当佣兵?”

  ……

  “姐姐,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一时半会我说不清楚。”基亚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地狱修女那一巴掌起码出了六成力,他能感觉到一股带着血腥气的热流正沿着他开裂的唇角流淌,与此同时牙床也在剧烈地震荡。他苦笑了一声:“但我能以家族的名义向你担保,我的忠诚并不属于瑞文斯顿。”

  “我现在是以异端裁判所的黑翼执行官的身份向你发问,而你也早就不是艾尔夫万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家族的名义在这里一文不值。”特蕾莎一根手指戳在基亚的胸膛上,将他顶退了一步。

  基亚的嘴在黑暗中无声地咧开:“那我以我姐姐的名义担保,我的忠诚今后,以及将来都绝不会属于瑞文斯顿,我的剑锋也永远不会指向任何一名萨里昂的士兵。”

  回答他的是长久的,让人不安的沉默。夜风在两人之间流动着,北境的风从来不温柔,相反,它狂野得犹如野兽!基亚被这头野兽不住地推搡着,被扇了一巴掌的眩晕感仍残留在意识中,这时候他生出了一种奇怪的错觉,自己的双腿像是在被滔滔的江水冲刷,偶尔还有边缘锋利的沙石划过。他不由自主地向前一个踉跄。

  一双手扶住了他,帮他重新站稳。“我有的是时间,你可以慢慢说。”特蕾莎轻轻地捏了一下基亚的下巴,算是认可了刚才的担保。

  “姐姐,事情是这样的……”

  ……

  基亚的叙述完毕,没有任何隐瞒,但他巧妙地涂抹了其中几个关键性的细节,比如说他与埃修的动机——在他的故事中,埃修的父亲是一位猎鹰骑士团关系匪浅的贵族,隐姓埋名逃到帝国后却被马略·索伦当成了巩固南北人情关系的牺牲品。埃修想向北境复仇,于是基亚顺水推舟帮他一把,挑起北境的王位之争。

  “很不错的故事。”特蕾莎平淡地说,“等我在这里的事情办完之后,你跟我回萨里昂。”

  “……姐姐?”

  “我自有说辞解释你这段时间的行踪。”

  “不是啊可我——”基亚刚想说出自己发过血十字盟约,脑海深处的某个记忆片段开始闪现,当初在瑞文斯顿与菲尔兹威的边境线,他坐进那辆满溢鲸油香气的马车,里面有个八字胡翘得很高的中年人拨着手里的茶杯,慢条斯理地告诉他血十字盟约的约束力仅限于对把血滴在十字架上的人。

  然而但丁,乃至于特蕾莎,皆不在此列。

  特蕾莎也没有听见基亚的话——在阐述完一个必将发生、无可逆转的事实后,她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悄无声息地离开。

  夜风仍在流动,基亚烦躁地踢开倒插在雪地里的火把,而后深一脚浅一脚地朝萤火闪动的营地走去。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