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零七章 苏醒(二)

第一零七章 苏醒(二)

  “嘴里插着漏斗就别说话,不然顶到小舌头你可会吐得昏天黑地。”“喧闹者”阿拉里克·冯·布洛赫,亦或者是雅诺斯的老酒鬼不耐烦地按住埃修,“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今晚吃了什么。”

  漏斗?埃修不解地转动眼珠,在黑暗中徒劳地搜寻着老酒鬼的身影,但他只能看见一个依稀朦胧的轮廓,像是一位草率的画家用浓墨匆匆涂抹出来的人影,五官隐没在大片的墨汁中,表情看不真切。埃修听到一声沉凝的水响,仿佛湖面被搅动,而后水珠淅淅沥沥地洒落。与此同时那股劣质麦酒的香气愈发地浓烈起来,沉甸甸地压住鼻尖。埃修本能地反感这股酒香,可他的身体却在气味的**下蠢蠢欲动,又苦又腥的唾液不停地从口腔分泌出来。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艰难地抬起手,想要推开老酒鬼的手臂,但太晚了,漏斗“咕噜咕噜”地聒噪起来,那是水流涌进管道的声音。一股冰凉的液体径直冲进埃修的喉咙深处,毫不停顿地灌入胃里,而后辛辣的余味才施施然地在口腔中弥漫开来,灼烧着他的神经。

  是酒!是酒!

  埃修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喉咙的肌肉活动起来,极力地抗拒吞咽,但是这么做的后果却是流势受阻的酒液开始灌入气管,很快他就感到岩浆一般滚烫的液体流窜在鼻腔之中。眼泪,鼻涕在这股强烈的刺激下奔涌而出,但埃修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他撑大鼻孔,竭力想要逼出酒液。

  “浪费。”埃修听到老酒鬼嘟囔了一句,然后他的鼻子就被掐住了。酒液又开始回流,裹挟着鼻涕,黏糊糊地滑入口腔,彻底冲破了喉咙的封锁,势不可挡地朝身体深处坠落。埃修的脑海一片空白,他似乎又变成了当年那个被老酒鬼头朝下狠狠塞进酒坛的小男孩,五官浸泡在浑浊的酒液里,理性在酒精的冲刷下溃不成军,所能遵循的只有最原始的身体本能——

  求生的本能!

  埃修的喉结用力地滑动了一下,他彻底敞开喉咙,咽下一大口酒液。

  一团巨大的火球“隆隆”地滚进他的胃里,而后接连的火球汇聚成澎湃的热浪,奔放地涌进他的身体。高温以埃修的小腹为中心,沿着躯体的脉络辐射开来,席卷过每一个被剧毒侵蚀的细胞。像是在响应高温的号召,那些细胞发出狂喜的咆哮,自内而外地燃烧起来,与毒素发起殊死的搏斗,而后在互相的倾轧中化为灰烬,而后灰烬又再度被高温点燃,开始向死而生的涅槃。巨大的能量被释放出来,埃修的身体在无意识中绷紧了,虬结的青筋爬满了他的四肢,深蓝色的汗水不断地从毛孔中涌出,而后又被身体表面的热量蒸发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层浅浅的盐霜。可埃修仍然没有停止吞咽,他贪婪地吮吸着漏斗,不断有沉闷的雷声在他的喉咙与胸腔之间轰鸣,宛如山崩的碎石源源不绝地滚落深潭。很快老酒鬼发现自己舀酒的速度跟不上埃修吞咽的速度了。他索性弃了瓢,单手拎起酒坛斜抵到漏斗边。“每次都反抗,结果还不是喝得很欢。”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几滴酒液溅了出来,落到老酒鬼的手背上,他放到嘴边用力地吮了一口,又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嘴唇。

  ……

  与此同时,瑞恩,城头。

  利斯塔低下头,凝视着自己的右手,宽大的手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地膨胀起来,隆起的肌肉绷破了皮肤,鲜血般浓艳的红云伴随着胀痛感从掌心深处奔涌而出,须臾间手指到手腕尽是狰狞的血色。咔吱,咔吱,利斯塔听见自己磨牙的声音,像极了一头饿到极点的野狼。狂暴而嗜血的欲望撕扯着他的理智。利斯塔闭上眼,粗重地喘息着,逼迫自己回忆起被关在乌尔维特祭坛的那三天三夜。“叶……芝,帮帮……我!”几个字艰难地挤出他紧咬的牙关。

  “开始发作了?”一只冰凉而柔软的手轻轻握住了利斯塔的右手,纤细的手指怜惜地滑过皮肤的裂痕,“不要紧,我在。”女人抱紧了利斯塔,将自己丰润的嘴唇凑到龙骑士总队长的耳边:

  “勇敢的骑士,请静静聆听我的祷告。

  维约维斯的报复已经来到,要你备受他意志的煎熬。

  需谨守你高贵的骄傲,莫屈从它野蛮的干扰。

  让射手的尊神指引你应属的大道,他的祝福是你终身的向导。”

  女人轻柔幽微的呢喃像是中部大平原的春雨,飘渺在天地之间,仿佛不曾存在,却又无所不在。利斯塔的呼吸渐渐趋于平稳,他疲惫地睁开眼,沙哑地说:“谢谢。”

  “还好我今晚赶回来了。”瑞文斯顿的吟游诗人叶芝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不然你一个人压制得住吗?”

  “今晚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利斯塔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不像是同化,反而像是——预警。”

  “预警?”叶芝疑惑地用自己的额头与利斯塔的相贴,“什么预警?”

  “它感受到了威胁,”利斯塔抬起头,朝瓦尔雪原的方向眺望。借着黯淡的星光,隐约可以看见地平线上堆积起来的巍峨的乌云,“源头似乎是在——波因布鲁。我得去向公爵大人汇报!”他直起身,推开叶芝。

  “没有这个必要。”有人在他身后冷淡地说,“我不是王立学院的学者,对你那种唯心的预感没有兴趣。”

  利斯塔猛然转头,挺直身躯,拇指划过双眉,行了个军礼:“公爵大人!”

  “叶芝见过公爵大人。”叶芝双腿微屈,两手提起裙摆,行了个宫廷礼节。

  “嗯。”亚历克西斯公爵点了点头,走过两人身边。利斯塔与叶芝对视一眼,默默地跟在公爵身后。三人走到城墙的边缘,亚历克西斯公爵双手扶着城垛,出神地眺望着城外的平原。“你不是要汇报吗?说一下目前部队的情况。”他冷不丁地说。

  “回禀公爵大人,全国所有的领主已经带着他们的部队驻扎在城外,完整的补给线已经形成,随时可以向瓦尔雪原进发。”

  “斥候小队呢?”

  利斯塔叹了口气:“每个领主都在按照轮换制度派出自己部队里的斥候,但是至今为止连联络的渡鸦都没有回来一只。今天下午,伊丝黛尔女爵进入了瓦尔雪原。”

  “她居然?”叶芝吃惊地捂住了嘴,而后对利斯塔怒目而视,“你怎么不拦住她?”

  “我没能拦住——或者,没能想到要拦她。”

  “什么意思?”

  “轮到伊丝黛尔女爵的时候,她把自己也编进了斥候小队,我察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请大人责罚。”

  “那你怎么不派人去追?”

  “你怎么知道我派没派人?”利斯塔恼火地低喝,“我已经临时加派了几支斥候小队,让他们去追踪女爵,甚至还去求了跟女爵交好的圣女大人让她加派出一支天琴巡逻队,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人回来!”

  “那你就再派——”

  “够了。”亚历克西斯公爵轻轻拍了拍城垛。

  身后的争论戛然而止,像是被一柄冷酷的利刃一刀斩绝。叶芝扭过头,不再看利斯塔一眼。

  “停止派出斥候小队,将处于国境中段的城镇的守军抽调九成——不,只留下治安部队,其他的全部整编成一支独立的部队,直接受我指挥。同时,召集并整编所有游荡的巡逻队。后天正午,进入瓦尔雪原,寻找敌人主力进行正面决战。”

  “明白!三十六小时内保证完成任务!”利斯塔敬了个军礼,“那伊丝黛尔女爵的部队怎么办?指挥权转交给谁?。”

  “指挥官是谁,指挥权就归谁,你是第一天带兵?”亚历克西斯公爵面无表情地扫了利斯塔一眼。

  “可女爵不是——”

  “她要是回不来,就说明她配不上‘女爵’这个称号。”亚历克西斯公爵转身走下城墙,“你可别忘记,当年那个大闹瑞恩龙骑士学院的探险女英雄,也叫伊丝黛尔。”

  ……

  瓦尔雪原深处。

  一场惨烈的遭遇战刚刚结束,被鲜血染红的雪地上凌乱地分布着武器、箭矢与尸体。在战场的中央,两名骑士背靠背地站立着,一动不动,仿佛雕塑,只有白色的雾气从两人面甲的缝隙中喷吐出来。

  一个披着白狼皮的壮汉摇摇晃晃地从死尸堆里爬起来,一柄修长的投矛贯穿了他的右胸,但他恍然不觉,只是提着手中的巨斧,一步一步地朝两名骑士逼近。

  黑夜里闪过一道飘逸的银光。壮汉的身躯凝固了,他艰难地低下头,茫然地看到一柄没入自己左胸的长剑。锋利的剑刃将他的心脏剖成两半,刺骨的寒意瞬间从伤口处蔓延到全身,又瞬间吞没了他的意识——一击毙命。

  “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骑士一脚踢开面前的壮汉,顺势将自己的剑从对方的胸口拔了出来,“宝黛丝,清点下人数。”

  “不用清点了,女爵。”名叫宝黛丝的骑士摘下头盔,露出一头夺目的白金色短发,短发下是一张颇为精致的女性脸庞,正在无奈地苦笑,“就剩下我们俩了,不过战马倒是剩下三匹,都没怎么受伤。这个什么什么狼的荣誉护卫,蛮有本事的。在冯可夫还没有见到过这么强悍的雄性。”

  “那叫预兆之狼。而且那是因为你最后一矛射偏了,不然他爬都爬不起来。”骑士伸了个懒腰,还剑归鞘。“早知道多带点人出来了,斥候小队上限十人,真是个愚蠢的规定。”

  “还继续吗?”宝黛丝走到壮汉的尸体边,拔出投矛,插回背后。

  “继续啊,怎么不继续?”近几年在瑞文斯顿名声大噪的女爵伊丝黛尔兴致勃勃地看着面前的迷雾山脉,“说不定预兆之狼跟他的大军就在山脉某处呢,你不想去看看?”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