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零八章 苏醒(三)

第一零八章 苏醒(三)

  “要进山吗?”宝黛丝抬起头,苍茫的天穹下沉默地矗立着伟岸的巨人,魁梧的身影笼罩了广袤的瓦尔雪原。宝黛丝的胸口一阵发紧,她以前从未离迷雾山脉如此之近。当距离被抹平以后,迷雾山脉向她彻底敞开了自己冷酷的怀抱,压迫感排山倒海地涌来,几乎能够将最为强韧的意志碾成卑微的粉末。她丝毫不赞成伊丝黛尔此时的念头,斥候小队除了她们二人以外已经在方才的遭遇战中损伤殆尽,这种情况下深入地势险恶的迷雾山脉并非明智之举。

  “进啊,为什么不进?”伊丝黛尔抱着双臂,意犹未尽地扫视着战场,“侦查敌人的动向,不就是斥候应该做的事吗?我们只是扫灭了一支规模不过七八十人的小部队,却仍然没有确定敌人主力的具体位置,现在折返怎么行?我可不想回去白挨利斯塔一顿臭骂,得拿出点成果来堵住他的嘴。放心好了,迷雾山脉的地形我熟得很,还没受封成为女爵前我就是靠做龙骑士团的赏金任务维持生活的。除了主峰所处的那段地带以外,其他地方都是我的狩猎场。今晚就当带你游览观光了!”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女爵。”宝黛丝耸耸肩,戴上头盔,“我去把马牵过来。”

  “别急,进山前打扫下战场,”伊丝黛尔叫住了宝黛丝,“帮我搜集些箭矢,至少凑齐十个箭袋。”

  “带那么多箭干什么?”宝黛丝不解地回头。

  “保险。”伊丝黛尔已经着手捡拾散落在雪地上的箭矢了。她挑选得很仔细,但凡箭杆弯折的,亦或是箭羽缺损的,都随手扔在一旁。“以劫掠大军动辄数万人的规模,万一我们被发现并包围了,没有充足的箭矢,撕开缺口有点难度。”

  “只是有点难度吗?”宝黛丝忍不住说。

  “也不是第一次了。”伊丝黛尔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在迷雾山脉做了好几年的赏金猎人,打猎的时候难免会撞见几次劫掠大潮,不过好在每次箭矢都备得很充足,有惊无险地就摆脱了。”

  一时无言,两名女骑士分头在战场上寻找可用的箭矢。在金属铠甲的包覆下她们的身段并不妙曼,一举一动都显得铿锵而凛然,只有在身姿偶尔定格的一瞬,女性特有的柔美才浮光掠影地闪现出来。不多时,战场打扫完毕,重新碰头的两人腰间各自系着五个满满当当的箭袋,伊丝黛尔手里还握着几张还算完好的短弓。

  “对了,有几件事我一直没想明白。”宝黛丝将箭袋系在马鞍边,翻身上马,同时接过伊丝黛尔递过来的几根投矛,别在身后固定好,“现在有空回答吗?”

  “问呗,路上有的是时间,想怎么打发都行。”伊丝黛尔轻夹马腹,策马朝迷雾山脉的方向前进。

  “菲尔兹威的政治环境要比瑞文斯顿宽容得多吧?潘德大陆上也仅有这个国家会开明地接纳女性,国立骑士团甚至完全由女性组成。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瑞文斯顿?”

  “这倒是个好问题。”伊丝黛尔看了眼宝黛丝,“所以这就是当初你在扬维克朔一住三个月的原因?”

  “算是理由之一吧,”宝黛丝没有否认,“不过后来通过观察发现尽管是在菲尔兹威,女性也仅限于拥有一定的政治权益,很多女武神骑士终其一生也很难获得更进一步的爵位。菲尔兹威真正的权利中枢还是掌握在男人手中,所以就决定继续观望下去。”她叹了一口气,“结果一直等到冯可夫的逆贼派出的追捕部队都登陆潘德了,我还没有下定决心。”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女武神骑士团固然是菲尔兹威的国立骑士团,女性地位看似远比其他四国要高。但这种政治宽容只是一种假象,是由所有女武神那点可怜的政治资源共同堆积出来的一片庞大的浮沫。而女武神骑士团作为一个国立机构,它越臃肿,这假象就越浮华。你看那个‘铁臂’西吉蒙德的女儿玛丽斯,准一流武者,听起来是不是很厉害?到现在别说封地了,连爵位都没有。政坛上的话语权远不及自己的兄长‘血斧’希格鲁。”伊丝黛尔不屑地冷笑一声,“菲尔兹威的政治环境真的对女性很宽容吗?”

  “但是瑞文斯顿不一样,经历过两次龙狮战役以后,格雷戈里四世彻底放宽了封爵的门槛,原则只有一个,爵位有能者居之。如果我证明了我比其他人更有能力,一个史无前例的女爵算得了什么呢?”

  “那你是怎么证明的?”

  “很简单啊。在瑞恩通过探险英雄考核之后,我去了骑士学院,告诉那里的龙骑士跟龙骑士候补们,谁若是能在雪盘推演,亦或者是武技比斗中胜过我,我就做谁的情人。”奔腾起伏的马背上,伊丝黛尔腾出一只手,摘下头盔,一头秀丽的冰蓝色长发在脑后纷纷扬扬地随风飞舞,形成一片飘逸的流云。她自在地甩了甩脑袋,于是流云如屏般飘扬卷动。她偏过头,看着宝黛丝,压低了声音,似乎即将吐露的是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然后我花了一周时间,挫败了骑士学院所有的单身汉。当时格雷戈里四世正好在瑞恩做客,见到我辉煌的战果以后,派人送了一封言辞考究的邀请函,问我有没有兴趣做他的封臣,随信附带了一个女爵的头衔,还有一块在申得弗附近的领地。”

  一个神采飞扬的笑容在她的脸上绽开,一绺冰蓝色落在她傲然挑起的嘴角边,本就精致的五官都因为这个笑容绚烂起来,仿佛一朵在夜幕下华丽盛放的白色蔷薇。她的眼睛是浅浅的蓝色,浮冰一般剔透,深处缓缓流动着瑰丽的色彩,像是漫天的星汇聚而成的长河。宝黛丝看得呆了。她追随伊丝黛尔的时日已经不短,但对方容貌带给她的惊艳仍然如同初次见面一般未曾消褪过。她能够想象当初这个明艳得不可方物的女子是如何大大咧咧地站在瑞恩的骑士学院门前,将一个又一个不怀好意的贵族挑落下马,或者是在雪盘上杀得他们溃不成军。那一刻她的魅力旭日般璀璨,光芒所向睥睨地照亮了雄性激素泛滥的骑士学院。伊丝黛尔,ICEDELL,冰雪覆盖的幽谷,却孕育了一个张扬奔放的灵魂。

  “不过若是抛开政治因素不谈,菲尔兹威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伊丝黛尔敛起笑容,“女武神骑士的制式铠甲做工式样都很不错,而且都是为女性量身设计的。反而瑞文斯顿这里的制式铠甲——”她闷闷不乐地擂了自己平坦的胸甲一拳,“胸口挤得慌!”

  ……

  埃修猛然睁开眼睛,剧烈地喘息着,一时间他被自己呼出的浓郁酒气所包围。轻飘飘的眩晕感在脑海里沉降下来,四肢在躯干周围若即若离。他的意识乃至于身体都出现了片刻的凝固,随后极度的干渴与困倦以并不友好的方式唤醒了他的知觉,那是宿醉的后遗症在折磨神经末梢。但埃修已经感觉不到那些如同跗骨之蛆般啃啮他的隐痛,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汹涌澎湃。

  “哟,醒得挺快。”老酒鬼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个酒坛,笑眯眯地看着他,“酒量有长进嘛,以前你喝不到半坛就烂醉如泥了。”

  埃修没理会他,伸手拿了个被冻得硬邦邦的水袋,咬了块冰下来“喀嚓喀嚓”地嚼碎,润了润口以后,才问:“你给我喝得什么东西?”

  “全潘德最珍贵的佳酿。只是你小子既不识货又好骗,我说是帝国的劣质麦酒你就傻乎乎地信了十年。”老酒鬼懒洋洋地回答。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