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一五章 雪原上奏响的癫狂之音(五)

第一一五章 雪原上奏响的癫狂之音(五)

  战前会议并没有在公爵府邸温暖的会议厅中召开,而是在凛风刺骨的城堡庭院中举行。几名孔武有力的龙骑士将圆桌搬到开阔的空地上,摆上雪盘,竖起沙漏,而后领主们依次落座——波格丹伯爵并不在此列中,圆桌会议上不容许不光彩的逃兵,格雷戈里四世在上次会议之后便将他除名,但还是留给他一丝挽回颜面的余地——在这次猎狼战役中戴罪立功。

  申得弗的阿拉里克公爵是最后一个落座的,但圆桌上仍有一个碍眼的缺口,两张空荡荡的椅子摆在那里。瑟坦达站在两张椅子中间,用单手慢条斯理地摆弄着雪盘,他现在雪盘的一侧拢起高耸的雪堆象征绵延的迷雾山脉,而后手掌抹过雪盘中央,潦草地呈现出瓦尔雪原微缩的全貌。“旗。”他低低地说,立刻就有一名龙骑士上前,将灰蓝两色的小旗子递到他空着的另一只手中。瑟坦达低头凝视着白得刺眼的雪盘,将旗子一一插进雪里,于是大片的灰旗渐渐占据了雪盘的东侧,将一杆蓝旗重重围困起来。瑟坦达并非全神贯注,他时不时心神不宁地瞄一眼竖在雪盘边装饰精美的沙漏。上半部分的流沙池仍旧饱满,而底部的流沙池则只有浅浅的一层细沙,一绺云雾般飘渺的丝线垂下,肉眼难分消涨,可时间却踏踏实实地在流逝。还没回来吗?到正午还要多久?瑟坦达烦躁地想,只是一个分神,雪盘便多了几支歪歪扭扭的小旗。

  厚重的脚步声在大门口响起,格雷戈里四世与亚历克西斯公爵终于到场。领主们集体起立,拇指划过双眉:“国王陛下!”格雷戈里四世则还以同样肃穆的军礼。瑟坦达也终于将所有的旗帜摆放完毕,不声不响地退开,与利斯塔并肩而立。格雷戈里四世的目光落到雪盘上,皱了皱眉,将歪斜的小旗拨正,这才入座。

  “开始吧。”亚历克西斯公爵坐到格雷戈里四世身边,至此圆桌的缺口终于被填补上,披挂铠甲的男人们大刀金马地圈起一座金属的围城,将凛冽的朔风阻绝在外围,只剩下此起彼伏的炽热的呼吸声。围城的正中是一尊排满灰蓝色小旗的雪盘,沙漏在一旁无声地流逝细沙。

  “首先是兵员的调配,利斯塔。”

  “是,大人!”利斯塔上前一步,将手里的名册打开,“十五个游侠团,除了第七、第八游侠团戍守波因布鲁以外,其他均已动员完毕,共计三十九个小队,三千九百余人。另有编外游侠团若干,共计两千余人。次级指挥权交给斯蒂芬伯爵。”

  “守护者军团八个支队均已动员完毕,共计七千二百余人。次级指挥权交给阿尔德玛公爵。”

  “龙骑士团全军出动,共计一千两百零二人。另有五千扈从部队。由亚历克西斯公爵直接指挥。”

  “一千两百零二?”克洛维斯侯爵质疑,“龙骑士团满编一千二百人,零头从哪来的?”

  “我跟利斯塔不算吗?”亚历克西斯公爵漠然回答。

  克洛维斯侯爵识趣地闭上了嘴。格雷戈里四世打了个手势,示意利斯塔继续。

  “高地联合部队,四千八百人,次级指挥权交给威廉将军。”

  “圣域守备部队,两千二百人,次级指挥权交给阿拉里克公爵。”

  “后勤运输部队若干,由克洛维斯侯爵与波格丹伯爵直接负责。其他领主,编入龙骑士团作战队列,任战时参谋,保留指挥权,必要时可能会交予额外的任务。以上。”利斯塔“啪”地阖上名册,敬礼,推开。

  “为什么是我?”克洛维斯侯爵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死死地盯着亚历克西斯公爵,期冀着能在对方眼中找到一丝戏谑,但那张苍白如冰川也冷酷如冰川的脸并没有对他融化出任何表情,只是劈头盖脸地砸过来一堆碎冰:

  “交给波格丹我不够放心,而他对你马首是瞻,你也算是老将了,在跑后勤这方面经验相当丰富,要多多帮衬他。他这次战役能否洗刷自己的屈辱,还要仰仗你的帮助。”

  “咳……咳!”有人用干咳掩饰自己压抑不住的笑声,是瑟坦达,他几乎就要把持不住了,肩膀一抽一抽的,直到利斯塔用肩膀撞了他一下才有所收敛。只是龙骑士的大队长也憋得相当辛苦,尽管他把嘴唇的线条绷成一座拱桥,嘴角也不受控制地朝上扬起。“我还是第一次见大团长嘲讽别人。”瑟坦达低声说。

  “大人从来都是就事论事,从没有嘲讽过人,只不过大家听起来像是在嘲讽而已。”利斯塔低声回答,“第二次龙狮战役时就是克洛维斯侯爵负责后勤,而且完成地相当出色。如果没有他,我们在萨里昂的紧急撤军不会如此顺利。”

  “是吗?可我看他感觉都快气炸了啊。”瑟坦达同情地看着脸涨成紫红色的克洛维斯侯爵,后者的脸颊里似乎藏着一个火力全开的风炉,仿佛下一刻就有暴怒的白烟从七窍中喷薄而出。

  “他会明白的,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后勤运输。”利斯塔说。两人都把自己的声音巧妙地压抑在身边半步范围内,甚至没有让流窜的风将琐碎的絮语带进金属的围城。闲谈间,作战任务的分配已经全部完成。格雷戈里四世清了清嗓子,环视着圆桌旁的一众领主,沉肃地开始动员演讲:

  “我们这次面对的,不仅仅是预兆之狼,他后面很可能站着异端头子麦尔德雷。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与迷雾山脉里的那帮野人取得联系的,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麦尔德雷绝对是一个老谋深算的战术家,王立学院甚至保管着他堕落前的几篇军事著作,有他在一旁出谋划策,这次的劫掠大潮只会更加难缠。实际上,我们早就已经深刻地领教了他的战术素养。不动声色就让我们完全失去了与波因布鲁的联系,将瓦尔雪原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格雷戈里四世的目光扫过被灰色小旗占据的雪盘,轻蔑地一笑,“比起当年老布伦努斯朝我们发动的闪电战,还差了太多!那一次,我们是最终的胜利者!萨里昂人在凛鸦城下丢盔弃甲,仓皇逃窜,甚至没来得及为他们的元帅收尸!而这一次,我们也必将胜利!”

  “让胜利属于北境,而光荣属于我们!”格雷戈里四世拍案而起,发出怒涛般澎湃的咆哮。

  “让胜利属于北境,而光荣属于我们!”领主们同时咆哮着起身,金属的围城骤然拔高,沙漏底部的细沙不安地跳起,铁与血的敲击声涌动成澎湃的鼓点震撼圆桌。

  仿佛是回应,一声凄厉的狼嚎刹那间席卷过庭院,完全盖过了男人们的呼号。几乎是在同时,利斯塔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向前扑倒在地,充血胀红的右手深深刺入冰凝的泥土中,很快那里便化成了一滩冒发着腾腾白雾的泥潭。瑟坦达怔了一下,但他反应很快,一步上前,娴熟地反拧住利斯塔的左手,他处理过很多次类似的突发状况已经很多次了。但这次利斯塔反应之激烈出乎他的预料,那具身体里的理性似乎已经被某种东西撕扯得支离破碎。瑟坦达险些就要镇压不住利斯塔的反扑了,他甚至有一种在跟道格拉斯那头“铁熊”角力的错觉!

  “你们几个,分头去找叶芝过来!利斯塔犯病了!她这时候不是在府邸的书房就是在城堡的阳台!”亚历克西斯公爵目光一扫,立刻就有两名龙骑士朝不同的方向狂奔,“瑟坦达,你还能坚持多久?”

  没有回应,瑟坦达一开始还能勉强钳制住利斯塔,但随着龙骑士大队长将一只腥红的血手从滚烫的泥潭中拿出来时,“猛犬”就开始渐渐地落入下风。亚历克西斯公爵紧皱着眉头,突然上前加入战局。

  “弗洛斯特,你疯了吗!”格雷戈里四世的怒喝声中,亚力克西斯公爵拔出了利斯塔腰间的佩剑,准确地斩切在利斯塔的右手上,锋利的剑刃深深地嵌入掌心,而后被血肉所封阻,没有任何鲜血从创口中流出。但是瞬间爆发的痛楚让利斯塔的眼神稍微回复了一些人性的清明。

  “大人……那是,召唤的……声音,有什么人在迷雾山脉深处呼唤……我。”他断断续续地说完,一头栽倒在地。

  风雪不安地卷动着,高涨的气氛只在转瞬间就跌进死寂的冰点。诸人不安的视线集中在亚历克西斯公爵与不省人事的利斯塔身上。龙骑士大队长被维约维斯的神性污染一事在北境是至高的机密,仅有寥寥数人知晓。但现在,一声狼嚎撕掉了重重的面纱,展露出让人震怖的真容。在场的大领主们或许没有人知晓所谓的神性与神力,他们甚至不知道王立学院的学者们正在秘密地研究一门崭新的神学,但他们都听到了利斯塔昏迷前的话语。惶惑的风暴在暗处心照不宣地相互呼应。

  “怎么回事?”阿拉里克公爵没有看亚历克西斯公爵,而是试探地看向格雷戈里四世。

  格雷戈里四世长久地沉默着,眼角的余光瞥向亚历克西斯公爵,后者正低着头,剧烈地喘息着,刚才的一连串动作似乎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但格雷戈里四世依旧在最后关头觉察到了一个轻微的摇头,那是只有他本人才能觉察、会意的动作。传达的信息言简意赅:瞒。

  说瞒就瞒,哪有那么容易啊?格雷戈里四世心里苦笑。“这件事很复杂,这次战役结束以后,亚历克西斯公爵会给你们一个解释。但我以国王的名义向你们保证,利斯塔大队长对瑞文斯顿的忠诚无可置疑。”他看到阿拉里克公爵的眼里闪过一丝迟疑,知道自己的说辞并不能让对方信服。好在叶芝终于赶来,亚历克西斯公爵派出去的龙骑士都没找到她,但她也听到了那声狼嚎,放心不下利斯塔的状况立刻赶来,只是情况远比她想象得还要严峻。叶芝求助地看了瑟坦达一眼,后者沉默地点头,将利斯塔扛上了圆桌,雪盘与沙漏被粗暴地扫开,灰蓝两色的小旗与细沙狼藉地散落一地。这刚好为格雷戈里四世解了围,他扶起亚历克西斯公爵,严厉地下令:“接下来叶芝要对利斯塔大队长进行治疗,瑟坦达留在这里协助,弗洛斯特,军队现在交给你全权指挥。其他人按照先前的分配各自归队。圆桌会议,到此结束!”

  国王已经把话说死,那如果再刨根问底下去那就有点不识时务了。阿拉里克公爵沉默了片刻,微微欠身,走出了庭院,众领主跟在他的身后,直到庭院里只剩下昏迷的利斯塔,伏在利斯塔耳边带着哭腔低声祈祷的叶芝,死死按着利斯塔的瑟坦达,还有一对精疲力尽的君臣。

  “他这次挺得过去吗?”格雷戈里四世问。

  “我的疑问并不会比你少。”亚历克西斯公爵答。

  “真的会有神明存在吗?”

  “我不关心这个,”亚历克西斯公爵冷冷地说,“但一定得有人……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得为此付出代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