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一八章 雪原上奏响的癫狂之音(八)

第一一八章 雪原上奏响的癫狂之音(八)

  宝黛丝与伊丝黛尔仍藏在山洞里,但这次她们这次躲避并非敌人亦或是野兽,而是整座迷雾山脉一时倾泻的怒火。那声诡异的狼嚎引发的雪崩彻底地封死了山洞唯一的出口,连带着将光线也阻绝在外。无垠的黑暗在有限的空间里作威作福,凝滞了空气,模糊了时间,甚至连人的思想也要封冻起来。

  如此压抑的氛围是负面情绪最好的温床。宝黛丝靠着岩壁,坐立不安,铠甲现在是束缚她的牢笼,每次轻微的动作都反馈回强烈到让人不适的限制感,烦躁与焦虑由内而外地炙烤着她。宝黛丝听见自己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声,像是体内有一个在“呼呼”作响的风箱,将心里的火苗吹拂得愈发旺盛。黑暗中就连视线也无所凭依,宝黛丝好几次都忍不住站起身,想靠走动来缓解内心的焦躁,却又硬生生地把自己按了下去。

  因为伊丝黛尔就坐在她的身旁,轻声地哼唱着:

  美丽的姑娘

  我将要赶赴战场

  去迎击深山里的野狼

  请为我歌唱

  让我把你的天籁铭刻在心上

  美丽的姑娘

  我已经赶赴战场

  在迎击深山里的野狼

  虽然已听不见你的歌唱

  可仍然思念你柔软的手掌

  美丽的姑娘

  我就要死在战场

  深山里的野狼就倒在我的身旁

  能不能再次为我歌唱

  冰与雪就要将我埋葬

  美丽的姑娘

  我现在狩神的猎场

  这里没有深山里的野狼

  我可以日夜聆听你的歌唱

  只是再也埋不进你温暖的胸膛

  这是北境最古老的歌谣《美丽的姑娘》,歌词哀伤,旋律苍凉,宝黛丝曾经不止一次地在瑞文斯顿的酒馆里见到吟游诗人在酩酊大醉之后奏起这首歌谣,把他们自己唱得涕泪横流。可伊丝黛尔的声音中没有哀伤,更不见苍凉,只有一个柔情百转千回的青年用自己短暂的一生去钦慕自己心仪的少女,他央求少女为自己歌唱,可他却是那个直到逝去都在热烈纵声的人。伴随着幽幽的变奏,伊丝黛尔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腿甲,金属的响声也难得地委婉起来,仿佛淙淙的流水和着幽幽的风,不知不觉间便安抚了宝黛丝心里的不安。她有些疲惫地放松了身体,循着歌声将头自然而然地倚靠过去。

  哼唱声愈发地欢快起来,《美丽的姑娘》被伊丝黛尔哼了一遍又一遍,于是青年在生与死之间不停地轮回,不停地歌唱,把最纯粹的深情遍洒在最幽深的角落。

  “喀啦”,旋律中突然插进来一个不和谐的杂音,哼唱声戛然而止,封堵住洞口的积雪突然坍塌了一大片,一束并不强烈的光从洞口最上方照射进来,割破了漆黑的幕布,明晃晃地扎着两名女骑士的眼睛。

  “终于。”伊丝黛尔长出一口气,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

  宝黛丝一个激灵,把头从伊丝黛尔的肩膀上抬起来,将目光投向坍塌的方向。借着光她得以一窥拦路者的全貌:数以吨计的冰雪沉默地拥堵在洞口,虽然松散的结构导致它们被自身的重量压垮了大半,但仍然像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天堑。大自然的压迫力始终是不动声色,却又不可一世。

  “这……远远不够啊。”她喃喃地说,“怎么出去?”

  “够了。”伊丝黛尔走到雪墙面前,抬起头看着那束漏进来的天光,“我们挖出去。”

  “挖出去?”

  “对。”伊丝黛尔拔出自己的佩剑,将剑鞘捅进面前的积雪中,将里面凝合的冰晶搅碎,“还不快来帮忙?”

  “你原来一直在等……这个?”宝黛丝站起身,懵懵懂懂地问,“为什么不早点行动?”

  “因为没有光呀。”伊丝黛尔理所当然地回答,“光线有助于判断我们的位置与冰层的厚度,能看到光说明这个山洞并没有被雪崩掩埋。如果之前贸然摸黑掘进的话,很有可能会破坏积雪脆弱的内部结构,引起大规模的塌方。相信我,被雪活埋的滋味绝对不会好受。再说了,”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宝黛丝,瞳孔深处泛出莹莹的神采,“我的歌喉很难听吗?”

  宝黛丝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美丽的姑娘》的旋律在她反复耳边奏响的那段时间很温馨,可现在伊丝黛尔意味深长的注视却为那片刻的温馨披上了一层旖旎暧昧的面纱。宝黛丝只能别过自己微微发烫的脸,将手铲进雪里,用力地朝两边刨开。“还好吧……”她小声地说。

  ……

  两人一路向斜上方掘进,很快回到了地面,被雪崩洗劫过后,山洞附近的地貌彻底改变了;龙牙松被天灾的伟力被连根拔起,粗壮的树身半截没进雪中,像是搁浅在滩涂上的船的残骸;两人不远处趴着几头冰原狼的尸体,它们后背有一块让人不寒而栗的巨大凹陷,应该是来不及躲藏便被雪崩裹挟的巨木砸断了脊椎,。雪地白茫茫,也白晃晃,照得宝黛丝的眼睛生疼,她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因为天空与山脉也是一片刺目的白。她才摆脱了极夜的囚笼,现在却又转移到极昼的牢狱里去了。

  “别乱走,雪地并不坚实。”伊丝黛尔以手作棚,盖着自己的眼睛,“随处都是深不见底的雪窝,如果掉下去的话,乌尔维特也只能救到你的灵魂。”

  “这个宗教笑话现在并不好笑。”宝黛丝有气无力地说,“我们现在怎么下山?耽搁了这么久,大部队是不是都已经开进瓦尔雪原了?”

  “有可能,得想办法归队。”伊丝黛尔扫视着雪原,而后眼神微微一亮,“有了!站在这里等我。”她轻巧地跨出去,在雪地上走出飘逸的弧线,跳到一棵撞断了半截的龙牙松旁。长剑如飞,在树干上削出光滑的截面,坚韧的树皮没有对剑刃形成丝毫阻碍,伊丝黛尔流畅地运转手腕,将树冠多余的枝叶裁去。“搞定。”她朝宝黛丝招了招手,“沿着我的脚印走过来。”

  “这是什么?”宝黛丝小心翼翼地接近,看着伊丝黛尔的“杰作”,不明所以,“独木……舟?”

  “很久以前我在王立学院看到过一个设计图,好像叫什么什么‘橇’,具体名字忘了。设计理念是在暴雪的天气代替马车,据说可以在雪地里滑行。”伊丝黛尔耸了耸肩,“不知道那帮学者现在鼓捣出来没有,我这个只是照猫画虎,权且死马当活马——”她的视线越过宝黛丝的肩膀,声音突然凝固。

  宝黛丝回过头,神情骤变!

  灰白色的浪潮在天边翻涌,浪潮里尽是攒动的人头,须臾间便吞没了大半片雪原,缓缓地朝两人迫近。

  “是劫掠大潮!快上来!”伊丝黛尔将宝黛丝摁到“橇”上,狠狠地一脚踹在“橇”的尾部,让它沿着斜坡缓缓地滑动,伊丝黛尔紧跑几步,跨坐上去,“给我两根投矛!”

  “啊?”宝黛丝嘴上应了一句,但是手已经下意识伸到了身后,抽出两根投矛递到伊丝黛尔手里。

  “闭上眼,抱紧我!”伊丝黛尔将投矛用力插进雪中,发力一撑!

  “橇”摆脱了惯性的钳制,渐渐被引力牵引着开始加速,风围绕着“橇”上的两人狂烈地流动起来,化作锋利的刀刃。“坐稳!”伊丝黛尔大声喊,她的声音很快被绞碎在空气的乱流中。

  宝黛丝的惊呼声中,“橇”颠簸着撞开了一个又一个的雪堆。龙牙松做成的“橇”太沉重了,两根纤细的女式投矛完全无法帮助伊丝黛尔掌控它前进的方向,只能放任这头失控的怒兽向前奔驰!

  而灰白色的潮水仍旧在沉默地行进。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