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二二章 雪原上奏响的癫狂之音(十二)

第一二二章 雪原上奏响的癫狂之音(十二)

  “军情紧迫,客套话就此略过吧。”伊凡勒斯子爵在马上平静地受了伊丝黛尔的军礼,“我希望女爵可以提供一些切实的敌军情报,而不是在瓦尔雪原玩了一整夜的斥候游戏。”

  “的确是有,瓦尔雪原内游荡着大量的劫掠小队,每一支都由一名预兆之狼的荣誉护卫带领。我与我的小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歼灭了其中一支。”

  荣誉护卫?伊凡勒斯子爵的脑海里骤然闪现出那些披着白狼皮在战场的最前线肆虐的魁梧身影,仅仅只是回想他们是如何撕开守护者的阵地便让他的呼吸不由得滞塞了几分。难怪那些斥候小队都没能回来,原来敌人竟在瓦尔雪原有如此凶险的布置……伊凡勒斯子爵默默地想。今年的劫掠大潮跟往年真的不一样了,这跟预兆之狼出世无关。以往的劫掠大潮虽然来势汹汹,却不过是从迷雾山脉中倾泻出来的一盘散沙,被战术挑拨玩弄几下便溃不成军,仅在规模上有着相当的威慑力。哪怕拥有预兆之狼坐镇,也不过是散沙中混了些锋利的冰棱,无非就是在挑拨时有割破手心的风险,但从来都不致命,只会让下一次更加得心应手。当年第一代预兆之狼带领着浩浩荡荡的迷雾山大军在瑞恩城下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那时北境仍然是潘德帝国名义上的领土,但中部大平原的权臣们只顾着勾心斗角,用好听却冰冷的托辞将北境的领主们推入绝望的深渊。好在他们最终还是熬过了那段黑暗而残酷的时期。瑞恩之围是北境历史上一块难愈的伤疤,每每提及便会隐隐作痛。可疤痕旁却伴生着两朵瑰丽的花——龙骑士团的前身是为了抵抗迷雾山大军而自发组织起来的战士集团,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是没有姓氏的平民;而北境的领主们也在那时看清了帝国大贵族们的嘴脸而决意独立。

  在北境的方言中,“宿敌”的发音与“磨刀石”是一样的。预兆之狼与他的迷雾山大军诚然是北境凶残的宿敌,但同时也是勤恳的磨刀石。他们每次都会在磨刀石上将刀刃磨洗得锋利再反过来将磨刀石砍断。

  可北境又何尝不是迷雾山部落的磨刀石呢?第三代预兆之狼甚至与异端结盟,主动运用起了战术,先是强势切断了往来波因布鲁的要道,又将一直簇拥在预兆之狼周围的荣誉护卫编到各个劫掠小队中,不断地将瑞文斯顿的耳目切除出瓦尔雪原。手段算不上高明,但北境从上至下却无人意识到,以往累积下来的经验反而成了思维的桎梏。真正的战争还没开始,可天平却早已在一只狡黠而深藏不露的狐狸手中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倾斜。

  “有没有追踪到敌人主力部队的踪迹?”伊凡勒斯子爵追问,他竭力想摆脱脑海中不停滋生的悲观情绪,所能做的只有将注意力尽可能地集中到眼下的战事。

  “并没有,瓦尔雪原地势平坦,很难藏得住规模上万的军队。我的判断是主力仍旧盘踞在迷雾山脉的某处,因此我跟宝黛丝潜入了迷雾山脉,去寻找敌人的主力部队。”

  “就你们两人?”伊凡勒斯子爵讶异地看了伊丝黛尔一眼,随即释然,面前的女骑士早在正式受封前就已经是一位小有名气的赏金猎人,常年在迷雾山脉摸爬滚打,甚至在龙骑士团的积分榜单上创下了让所有男性同僚们都自惭形秽的记录,至今她的大名仍然高居榜首。对于其他人来说迷雾山脉或许是神秘而险恶的禁地,但对于这位靠猎杀迷雾山蛮族白手起家的女爵来说,大概跟已然跟后花园一般知根知底。“不愧是费斯德纳的女爵。”他由衷地称赞了一句,“那么可有发现?”

  “是的。虽然我们在山脉中遭遇了雪崩,受困了一整夜。不过今天上午脱困后,我们便立刻遭遇到了劫掠大潮,被他们撵出了迷雾山脉。初步猜测敌人的主力应该是一直藏匿在山腰,算算时间,他们也该进入瓦尔雪原了。但是具体位置并不明朗,请子爵大人多加小心。”

  “原来如此。”伊凡勒斯子爵点头,“非常有价值的情报,现在请女爵速归本阵,将此消息传达给元帅。”他翻身下马,将缰绳递到伊丝黛尔手中。但伊丝黛尔居然握了个空,在她五指合拢前,那匹战马居然高高扬起头颅,将缰绳从她手心中甩开,在半空中用嘴衔住,吭哧吭哧地递回伊凡勒斯子爵的手边,同时很不友好地瞥了她一眼,挑衅地打了个响鼻。伊丝黛尔无奈地收回手:“似乎并不妥当。”

  “什么时候了还胡闹!”伊凡勒斯子爵哭笑不得地呵斥了一声,但战马只是不住地摇头。伊凡勒斯子爵只好抱住马头,附在耳边劝了几句,又亲昵地为它挠了挠鬃毛,才让战马勉强点了点头。

  “‘凛风’比较怕生,所以会有如此反应,让女爵见笑了。他的脚力与体力都很好,载着两名全副武装的骑士也不在话下,如果您希望与副官各乘一骑的话,我亦可让小犬同我步行。”伊凡勒斯子爵重新将缰绳递给伊丝黛尔,转头去寻找盖尔博德的身影,但他只看到了一个渐行渐远的,即将与后方守护者军团叠合起来的背影,还有一个难以察觉的轻夹马腹的小动作。

  “如此已经求之不得了,哪里还敢得寸进尺?”伊丝黛尔婉拒了伊凡勒斯子爵的好意,翻身上马,伸手将宝黛丝拉上马背。“倒是子爵之后要徒步领军?”

  “我这次可是步兵指挥官,骑着马岂不是在招呼那些流矢‘往我这里射’?我虽然老了,但还没有老到现在就想马革裹尸。”伊凡勒斯子爵开了个玩笑,“就算女爵不来,之后我亦是要徒步作战的。”

  “既然如此,稍后我与子爵在前线相见。”伊丝黛尔策马离去,长发如云流散。

  “很期待与女爵并肩作战。”伊凡勒斯子爵站在雪地里目送着伊丝黛尔离开,而后目光落在路旁龙牙松与巨岩的残骸上。伊丝黛尔轻描淡写地省略了她在迷雾山脉里的经历,但仅仅是关键词就足够惊心动魄。

  “真了不起啊。”伊凡勒斯子爵轻声说,“弗洛斯特,难怪你会欣赏这名女爵,她的风采几乎跟你父亲年轻时一模一样。”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