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二六章 希望与绝望的休止符(一)

第一二六章 希望与绝望的休止符(一)

  伊凡勒斯子爵带着部队翻过一片雪坡,便看见灰蒙蒙的潮水涌动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仿佛白色地毯上一片斑驳的图案——亦或者是一块大到令人发指的污点,落进伊凡勒斯子爵的眼中则有如一块灰暗的翳。双方在同时发现了彼此,灰潮骚动起来,喧哗声被压缩成沉闷的暗雷,无形而强烈的仇恨像是荆棘一般恣意生长。伊凡勒斯子爵举起手,示意部队停止前进。没有冲下雪坡的必要,这里堪称一处极其适合防守的天然阵地,长而平缓的坡度有效地延长了敌人的冲击距离,而深浅难知的雪地则会让他们举步维艰。抢占住这里伊凡勒斯子爵便有信心争取到足够时间等待后方大部队的支援。他从容地下令,传令兵在老人的身后往来,守护者有条不紊地铺开中规中矩的步兵方阵。蓝底白纹的铁幕立起,苍云猎鹰旗迎着凛冽的风飞扬。

  确实跟以前都不一样。伊凡勒斯子爵眺望着正朝己方逼近的劫掠大军。规模虽然还是跟以前一般浩大,可不再散漫,前中后军一目了然,阵型切出整齐的边锋,正规军一般法度森严。量与质共变共鸣,产生的压迫力仿佛山岳般雄浑威严,让人不禁怀疑那是否是迷雾山脉投射在瓦尔雪原上的影子。麦尔德雷究竟有什么手段才能让这支乌合之众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拥有如此严明的纪律——还是说他已经为此谋划了足足半生?

  劫掠大军渐渐逼近雪坡,一个赤红色的人影出现在伊凡勒斯子爵的视线中,他赤裸着上身,屹立在灰潮的最前方,与那些披着灰白色皮甲的人们格格不入。那并非人工涂饰的赭红,而是从肌肉深处自然焕发出来的、带着生命气息的血红,不加遮掩地流转,惊悚得犹如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鬼。似乎是察觉到了伊凡勒斯子爵的视线,那个人微微地转动了一下头颅,准确地在雪坡上锁定了伊凡勒斯子爵的位置。

  那是预兆之狼吗?两人分明隔着遥远的距离,可伊凡勒斯子爵却鲜明地感觉到了对方恶毒而残忍的视线,那一刻他周围似乎有群蛇环伺。一股凉气蓦地窜上他的背脊,贴身的棉甲之下,涔涔的冷汗不安地流淌。

  这时候黑色的礁石破开灰潮,黑马黑甲的骑士走出阵列,将那个血红色的男人围在正中。那是——伊凡勒斯子爵的瞳孔因为震惊而微缩——死亡骑士!簇拥着那个恶鬼的并非荣誉护卫,而是异教徒最尖端的战力。他与亚历克西斯公爵的推断终于被眼见为实,艾瑞达·奥克斯瑟的仆从跟维约维斯的信众真的勾结在了一起,合谋将瑞文斯顿逼入了不得不与数倍于己的迷雾山大军正面决战的窘境。

  伊凡勒斯子爵突然注意到一名死亡骑士将一根投矛递到了男人手里,而后男人抬手,投掷!

  惊雷天降!

  好快!伊凡勒斯子爵毛骨悚然。投掷与命中几乎是同时发生,男人的手臂走到发力的尽头时,那道暗紫色的雷霆也悍然劈落到雪坡上方。空气刺耳的啸响将这段远超重弩射程的距离轻描淡写地抹去了。伊凡勒斯子爵甚至来不及去锁定投矛在空中走出的轨迹,只能用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道刀锋般酷烈的暗紫色光弧。他若是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想要举盾,恐怕早已经被那根投矛贯穿。但伊凡勒斯子爵丰富的经验与敏锐的直觉拯救了他,在看到对方将投矛握在手心的那一刻他就下意识地举起左手的盾牌挡在身前。仿佛是一头犀牛奔袭着撞进他的怀中,巨大的冲击力迫使伊凡勒斯子爵连连后退,余波沿着手臂的骨骼传导,几乎要震散他老迈的身躯。与雷霆的角力只持续了一刹那,但伊凡勒斯子爵已经感受到了双方在膂力上绝对的差距。但是他是指挥官,他不能当着士兵的面被对方一矛放倒。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信息只由生死的二进制传递,倒下即是死亡,不会有二次解读的余地。他若是栽倒,那阵亡的流言会如同瘟疫一般扩散到整个守护者军团,阵型甚至有可能自行溃散。

  不能倒!伊凡勒斯子爵狠狠地咬牙,胸腔中战鼓擂响,心脏猛烈地搏动,血液沿着血管高速流淌起来。但他已经是朽木,是残烛,体力与激情早已不复当年。他越是拼命地想要从身体深处榨取力量便越是感受到岁月对他的侵蚀。他曾经的意气风发仿佛只是水中迷幻的光影,轻轻一搅便在时光之河中支离破碎。

  那些影子……那个在银湖镇的酒馆里喝酒谈笑的影子;还有那个仅用三天就完美掌握“翼回翔”的影子;还有那个披挂着猎鹰纹章甲,在战场最前线挥舞长剑将来袭的骑枪接连格开的影子!

  给老子顶住!伊凡勒斯子爵,不,是芬布雷的“猎鹰”伊凡勒斯骑士长发出无声的怒吼。他又被迫退了两步,几乎就要撞到第一排的守护者了,但他脚后跟深深陷入雪中,寻找到了一处坚实的支点。他仍然保持着举盾防卫的姿态,然而矛尖却赫然贯穿了盾牌的上部,几乎就要抵住他的额头,金属的冷意隔着不到一指的距离轻轻地舔舐他的眉心。

  伊凡勒斯子爵抬起右手,艰难地将已经报废的盾牌从失去知觉的左手臂上退下来,连带着投矛扔到雪地上,银白色的骷髅头朝他咧开空洞的大嘴。他这时候才看清投矛上的勾刺卡在了盾牌上,这才没有让投矛一举射穿盾牌。原本用以撕裂创口的险恶设计居然挽救了他的性命。

  脱力感袭来,与此同时胸腔中的鼓点依然高昂而连贯,像是有重锤在用力地捶打他的心脏。他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张开嘴,绵长地吐纳冰冷的空气,而后用力咽下一口带着寒意的唾沫。

  仿佛一块冰坠入腹中,而后凝实的寒意发散到他的四肢,躁动的心率渐渐平复。但是脑海中仍然萦绕着某种迷醉的快感,有那么短短一瞬间他似乎又回到了三十年前,血管中仍然残留着当年奋英雄怒的余温。他迫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灰潮前那个血红色的人形上,提醒自己已经再无余力去面对下一根投矛。但对方并没有这么做,只是无言地转身,没入了灰潮。

  那就是预兆之狼吗?为何不见那些披着白狼皮的荣誉护卫?那些死亡骑士表现出明显的顺服态度,那个男人在他们的环绕下更像是一名异端的主祭而非迷雾山部落的精神领袖。他突然想起了被孤立的波因布鲁,有一个极其惊悚的念头在脑海中翻腾着——他的注意力都被刚才那道暗紫色的雷霆给吸引了过去,险些忽视了雪坡下的劫掠大潮的规模实际上远比往年得要小得多。他与亚历克西斯公爵最初都估算他们要在瓦尔雪原遭遇到十万人起步的劫掠大潮,然而雪坡下的灰潮虽然浩荡,但人数却比预想中的缩水了将近一倍——尽管具体的数目报出来依旧骇人听闻,但放在迷雾山部落身上却显得有些寒碜。

  如果敌人未在瓦尔雪原上布置全部的兵力,那他们会布置在哪呢?

  难道说……伊凡勒斯子爵的沉思被一阵散漫的箭雨打断了,一支歪歪扭扭的箭杆砸在他的肩铠上,前端被象征性地削尖。他抬起头,发现灰潮已经漫到了雪坡下,敌人的第一波攻势已经展开。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