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四零章 命运的囚徒(三)

第一四零章 命运的囚徒(三)

  “肯瑞科?”兰马洛克对那种挑衅意味极其浓郁的腔调再熟悉不过,他有些恼火地朝声音来源转过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可比你们来得还早。某人光顾着跟小孩子一样跺脚发火完全没注意到别人,亏你还长了一双神射手的眼睛。”肯瑞科站起身。他此前一直蹲在城墙上,一身的血迹将他与战场上横陈的死尸完美地同化,如果不出声也不动作便只是一具死相怪异的尸体,但他起身后便立刻鲜明地与周遭的环境隔离开来。兰马洛克注意到肯瑞科站在黑袍黑甲的尸体中央,周围散落着开裂的攻城弩与巨大的黑色盾牌。“这就是进攻西门的攻城弩小队?”他问。

  “如你所见。”肯瑞科耸了耸肩,“你们北境的异教徒真是超乎想象得富有,连攻城弩跟重型盾牌都配置得起。”

  兰马洛克啐了一口,没接肯瑞科的话茬,只是走上前审视城墙上尸体的死状。这些异教徒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死在游侠的箭矢下,乍一看是在城墙上遭受了毁灭性的箭雨打击,然而尸体的排布却呈现出明显的阵列,盾牌手与弩手的位置一目了然。他们似乎是在登上外瓮城后便布好了阵型,但不知为何那些巨大的盾牌并没能从游侠团的箭雨中保护他们。

  “你看看这个。”达哈尔从地上抄起一面盾牌,将它的正面展示给兰马洛克。盾牌的正中央那咧嘴笑的白色骷髅的鼻梁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浑圆的缺口,显然是被投矛所贯穿,暴露出来的截面上木头与铁皮泾渭分明。铁皮大概有半指厚,是让潘德任何一位杰出的弓箭手都感到头皮发麻的厚度,可就算如此这面盾牌还是被贯穿了。兰马洛克的视线落到达哈尔脚下,那里躺着一对被投矛串在一起的异教徒,矛柄已经消失在了他们体内,只有半截带血的矛尖从后背透出。兰马洛克只看了一眼矛尖的式样就认出来了,那是黑矛骑士团专用的“黑铁Ⅲ代”制式投矛。先贯穿盾牌,而后余势未绝地贯穿盾牌手与其身后的弩手……其所表现出来的杀伤力丝毫不逊色于搭在铁胎弓上发射出来的“龙咆”箭。兰马洛克又看了一眼达哈尔大尉手中的巨盾,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试那层铁皮的厚度。

  一阵轻微的电流流窜过他的脑壳,兰马洛克收回手四下环顾,发现这般死状的异教徒为数不少,足足有七八对,还有一对是连同着盾牌一起被钉在了城墙上。兰马洛走上前,他废了点力气才将那两人的尸体沿着矛柄拽出来,整个过程他丝毫没有感觉到那柄投矛有丝毫松动,矛尖似乎在石砖里扎得很深。兰马洛克伸手握住矛柄,一点一点地往手臂上施加力量,试图将其抽出城砖,而矛尖似乎在隔着矛柄跟他角力,兰马洛克的力量每强一分,透过矛柄反馈回来的阻力也随之增长。在这场角力中最先撑不住的反而是投矛本身,“咔”一声轻响,兰马洛克只拔出了矛柄,矛头仍旧嵌在城砖中。

  “何等惊人的怪力!”达哈尔凑上前去看城砖上留下的孔洞,“肯瑞科阁下,是你说的那个人所为吗?”

  “没错。”肯瑞科点点头,“本来这伙人已经在城墙上列好阵了,南北两侧的防线都处在他们的打击范围内——事实上他们也确实对防线造成了严重的打击,可随后就被他牵制住了。他们结成的盾阵在他投掷出的短矛面前跟牛皮纸没什么两样,到后来那些人也被逼得乱了方寸,为了压制他竟然连盾阵都散开了——”他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

  “那人现在在哪?”兰马洛克不耐烦地说,“听你这口气,似乎你巴不得他去当指挥官?”

  “你也可以继续让那个叫吉格的人当啊,别到时候你连立墓碑的资格都没有。”肯瑞科针锋相对,他刚才可是一字不落地听完了兰马洛克与达哈尔之间的对话,“他的战术素养怎么样我不清楚,至少那个叫吉格的人看起来对他蛮服气的,堂堂指挥官居然干起了跑腿的活计,又是收集投矛又是递上干粮,甚至在他重伤昏迷之后还亲自把人抬上担架送至后方医疗营地。”

  “重伤昏迷?”达哈尔一怔,“怎么回事?”

  “这我怎么清楚?大概是被流矢击中了吧。不过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了。”肯瑞科想起埃修惨白的嘴唇和干瘪的躯体,以及他宛如泰坦般举着投矛的身姿,不可思议的力量一而再再而三地从那极尽残破的身躯中爆发出来。是他的极限永无止境,亦或者只是在单纯地透支自己的生命?

  “受了重伤的话那他恐怕就不能进入候选名单了。”达哈尔说,“那就——”

  “没必要剥夺吉格的临时指挥身份,还是那句话:没有人比一位黑矛骑士团的骑士长更有资格。”兰马洛克突然打断了达哈尔,“但可以给他增设几名副官,兼任参谋,将西门的指挥权分散到他们身上。两到三人足够了,南北两侧城墙的防线各一人——实际上吉格自己就可以负责指挥北侧城墙,游侠团再指派一人。而且现在最具威胁的攻城弩部队已经被全灭,我们可以重新在外瓮城上建立城防优势。”

  兰马洛克看了他一眼,罕见地没有还以颜色,

  “这个解决方案的确更好。”达哈尔沉吟一会后,得出了结论,“那就定下来了,我去物色人选,不过肯瑞科阁下,”达哈尔朝向肯瑞科,施了一个潘德骑士间通用的礼节,“想必到时候会让您指挥南侧城墙的守军,还请不要推辞,波因布鲁的城防需要您和您的侠义骑士的力量。”

  “我很乐意。”肯瑞科客气地还礼,同时他还想挖苦兰马洛克几句,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走开了。在为西门的指挥事宜定下基调后兰马洛克便沉默地跨过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来到外瓮城的最边缘朝外眺望。这时候他便不再是一名暴躁易怒的守备长官,而是睥睨而冷静的精英游侠,他鹰隼般的视线在城外的雪原上巡弋,很快锁定在灰潮最前方的男人身上。男人赤裸着上身,露出魁梧精壮的躯体,他盘膝而坐,头颅低垂,似乎是在闭目养神。男人身前的雪地上插着一柄形制巨大的战斧,一头白色巨狼静静地坐在他身后。巨狼的体型是兰马洛克生平仅见,就连北境有记录的最强壮的冰熊也不过跟它相差仿佛。似乎是察觉到了他人的注视,男人抬起了头。即使隔着数百步的距离,兰马洛克也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目光准确地落在了自己身上,随之一同降临的还有一场无形却盛大的冰雪的风暴。兰马洛克喉咙一阵发紧,接连倒退几步,强行将自己从与男人的对视中挣脱出来。

  “就是他?”达哈尔站到兰马洛克身边。

  “就是他。现在我开始明白学者记载中那所谓‘宗教般的压迫力’是怎么一回事了。”兰马洛克大口地喘息着,喷吐出来的白雾又在他的眉毛上结出一层细密冰晶。只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他便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就连说话也异常艰难。“狼……真的来了!”

  。都来读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