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四六章 命运的囚徒(九)

第一四六章 命运的囚徒(九)

  “信念?”埃修却不愿意结束,“我一直都有,而且比你想象得还要坚定。”

  “你们再等等!”布罗谢特朝外头喊了一声,转过头凝视埃修,此时此刻他已经看见这个年轻人眼中沉重的迷雾。如果他的心中真的存有强烈的信念,那这时候应该有同样强烈的光从他眼睛的最深处照出来,那么这场同时耽误他们两人时间的谈话早就不应该发生。一个人的信念来自于他的使命,而一个人的使命决定了他的命运。使命多崇高,信念便有多坚定,——坚定到足以贯穿任何幼稚的关于命运的揣测。预言之子是给潘德带来改变的人,布罗谢特可以预见到那必然是翻天覆地的景象,肆虐在这块大陆上的血与火会被彻头彻尾地清洗,不会再有来自巴克利、梅腾海姆、马里廷甚至是冯可夫的冒险者从四面八方登陆潘德,因为这里已经无险可冒,无利可图,更无血可舔。农民可以坐在田地间守望日出日落,偶尔会向路过的骑士致意,而骑士则会优雅地还礼,而不会因为二者地位之间的差距而表现不屑,他们的孩子会坐在一起识字,一起玩耍,一起长大。他们信仰不同,但彼此尊重。国王与公侯们坦诚相见,他们之间的会议将以权柄谋国而不是以权柄谋私。到那时,潘德将以一个全新的姿态从往日的灰烬中涅槃,远比卡瓦拉大帝所建立起来的帝国还要强盛!布罗谢特很希望从埃修的眼里看出那束光,光束里是马迪甘还未来得及在《预言长诗》中描绘出来的一个帝国宏伟的蓝图。

  “别用言语证明你的信念,而且我从不想象,只会论证。”布罗谢特站起身,解下自己的学士袍,丢给埃修。他居然在长袍下披着一层密实的链铠,腰间的皮带上插满了明晃晃的飞刀,肃杀的兵戈之气骤然显现。“我一会会让兰马洛克进来,你的伤情不方便解释,先穿上袍子遮掩一下。当然,如果你仍然觉得马迪甘所谓的预言是对你的枷锁,我在这里给你提一条切实可行的建议:选择解脱。”布罗谢特指了指一旁的断剑,“拿起来,朝脖子砍下去,如果这还不能让你断气的话我也不介意亲自砍下你的头颅,这样再多的青春之泉都不可能把你救回来,而你的‘命运’也会在此告终,我也可以不用再跟你废话下去。现在,用行动告诉我,你的信念有多坚定?”

  埃修默默地抓过学士袍,套在自己身上。

  “很好。”布罗谢特点点头,他看见埃修眼中的浓雾快速地散去,深潭依在,深渊犹存,晦暗的影子仍旧盘踞,但他已经知道埃修至少还没有偏激到因为几张羊皮纸而真的去砍下自己的头。他还很年轻,还不知道信念与使命间的关系,更看不清使命与命运之间的牵连,但他会成长,总有一天他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这具枷锁。命运无所谓信徒?他仔细回味着埃修说的这句话,倒是很有趣,不知道主体换做神明是否依然成立?毕竟……他险些全身心地沉浸入自己的学术思维里去,突然还想起兰马洛克还在营帐外等候,只能有些遗憾地将这个想法记下。“你们可以进来了!”他喊。

  兰马洛克走进营帐,跟在他身后居然不仅仅有吉格,基亚与雷恩也赫然在列。帐篷的空间虽然宽敞,但当这几个全副武装的男人鱼贯而入以后立刻便显得拥挤了许多。兰马洛克先是朝布罗谢特敬了个军礼,顺口开了个玩笑:“院长,您这是打算上前线吗?要不要先把胡子割了。”

  “少耍贫嘴,真要打到那地步我自然会割。”布罗谢特没好气地回道,“办你的正事,需要我回避吗?”

  “不用,”兰马洛克说,随后他看向篝火旁的埃修,长久地打量:“你昨天那副病恹恹的样子,让我很难想象到在西门守卫战中逆转局势的居然会是你,不得不说吉格欠了你好大的情。看来你能带领那支小部队穿越瓦尔雪原来到这里是有一些真本事的,而不是单单依靠这两个还算能打的手下。”他指了指身后的基亚与雷恩。

  埃修耸了耸肩:“什么情况?”

  “有任务,不过雇佣我们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基亚朝埃修挤了挤眼睛。

  “长话短说,我打算找几名好手协助吉格去城外回收一批重要的军事物资。基斯亚与雷恩的本事我之前是见识过的,考虑到这是编外任务,就算你们是瑞文斯顿的佣兵我仍然需要另行开价雇佣。”兰马洛克观察着埃修的反应,“这两个人要多少第纳尔?别太离谱。”

  “第纳尔没用,我的部队需要食物。”埃修正低头将宽大的袍袖卷到手臂上,但他回答得很快。

  娘的,这也是个明白人。兰马洛克心里狠狠地骂了句脏话,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两个人,一天的份额。”

  “两天,”埃修抬起头,与兰马洛克对视,“再算上我。”

  “算上你?”兰马洛克哑然失笑,“算上你这个重伤员干嘛?我们可不是去出城喂狼的。”

  “这点伤势并不碍事,我仍然能战斗。”

  “你说了不算。”兰马洛克不耐烦地说。

  “那布罗谢特院长说的算不算?”埃修看向布罗谢特,后者一时间没想到皮球会踢到他这里,不满地瞪了埃修一眼,不过他还是实事求是地给出了答案:“他服下了用麻叟草熬制成的药剂,伤势好转得很快,至少伤口已经不会影响行动了。”

  如果还有伤口的话。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麻叟草?”兰马洛克到底没忍住,眉头深深地皱起,压抑的怒意在眼中闪现,“院长,就算您有这权限,这种珍贵的药草也不是随便就能动用的!那是……”他呲了呲牙,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我把我那份给他了,”吉格主动说,“欠了情要还不是?先用麻叟草还一部分。”

  “嗬,这人情可真不小,不过随你。”兰马洛克冷笑,转身走到门帘前,“院长说的当然算,但是我才是波因布鲁的守备长官。只要你能走出帐篷,我不但不阻止你,还会再额外支付一天的食物份额,一次性支付。”

  “一言为定?”埃修抬起头,目光炯炯。

  “一言为定。”兰马洛克傲慢地抱住双臂。

  埃修缓缓起身,绕过篝火朝兰马洛克走去。由于他穿着过分宽大的学士袍,兰马洛克无法直观地判断埃修具体的伤势,只能通过观察他的步伐来推断,然而直到埃修在他面前站定兰马洛克也没能探个究竟。

  埃修伸出一只手搭上兰马洛克,如此轻率的态度激怒了他:“单手?你确定?”

  埃修没有说话,但是兰马洛克立刻感到了肩膀上传来的浑厚推力,他吃了一惊,想起那杆深深刺入城墙的短矛,双手不自觉地放开,攀住埃修的手臂运力相抗,两人无意中形成了角力的站姿。但这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埃修仅是缓缓地抻直了手臂,兰马洛克便无可奈何地被推到了门帘之外,钢鞋在土地上犁出两道短而浅的痕迹。

  “行了,你赢了,算你一个。你这怪力都能够跟冰熊掰手腕了。”兰马洛克悻悻地松开手,“去武器库整身行头,暮时在北瓮城集合,我过会派人把三天的补给送到你的驻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