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四九章 灰烬与蔷薇之歌(三)

第一四九章 灰烬与蔷薇之歌(三)

  局势前所未有的严峻,埃修抓紧时间吐纳着冰冷的空气,他的脉搏逐渐高昂,手腕的血管“突突”跳动——战场总能让埃修全身心都亢奋不已。他紧紧注视着再度开始朝己方阵线冲刺的死亡骑士。明明只有十个人,十匹马,可当他们并排狂奔起来时却像是一座悍然朝前推进的铁幕,将“洪流”这个词诠释得淋漓尽致。佣兵的阵型在经历了上一轮的冲击后已经出现了伤亡,只剩下十八人,而且无人携带反骑的长矛。

  “靠拢!靠拢!”肯瑞科大吼。骑兵对步兵的优势几乎是毁灭性的,任何人在面对滚雷般靠近的马蹄时都会不得不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奔马裹挟的动能足以穿透盔甲并震碎内脏与骨骼,在此之后更有居高临下挥扫的刀剑。肯瑞科自己就是优秀的骑兵,他曾经无数次地撞溃过敌人的战线,看着那些号称精锐的军士在自己的马蹄下哭嚎逃窜。靠拢的心理安慰也许更胜于实际作用,但肯瑞科别无选择,松散的阵型只会使己方遭遇更大的损失。其他人也明白这一点,早已经自发地朝他聚拢过来,形成一个微小的方阵。肯瑞科想把特蕾莎挤到方阵中央,然而对方却不领他的情,转而将另一名佣兵推到身后。

  一支羽箭从天而降,洞穿了一匹战马的眼眶,而后是第二支,第三支!每一支羽箭仿佛都被射手之神亲自赐福过,精准而致命。惨嘶声中,三匹战马接连失去控制,马背上的骑士猝然跌落。而余下七名机敏地抬盾,想去掩护自己的坐骑,然而狙击者的目标早就不是战马了,他简直就是一名精明老练的猎手,以无比丰厚的经验预料到了猎物所有的反应。死亡骑士的盾牌才刚护住战马的头颅,两根急坠的羽箭便插进了其中两人的咽喉。无论是铁幕还是洪流都在这五支羽箭的打击下分崩离析,余下的死亡骑士调转马头,再度跟佣兵拉开距离,忌惮地望向北瓮城。城墙之后已经不再有箭雨抛射出来,只有一名披挂着连身重铠的男人,他站在雉堞之间,保持着张弓的姿态。新的五支羽箭在男人的手指间呈扇面展开,他并没有松弦,只是沉默地注视着那五名死亡骑士,眼神冷酷而睥睨。

  “有你的啊,兰马洛克!”肯瑞科兴奋地呼喊一声,挥舞着钉锤突前。他准确地截住了一名正在雪地上翻滚的死亡骑士,对方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肯瑞科砸碎了脑袋。他本来还想顺手解决掉另外两人,但是死亡骑士们纷纷掷出投矛掩护,肯瑞科忌惮投矛上不规则的倒刺,侧身急闪。这时埃修窜到他附近,两只手各在半空中截住了一柄投矛,他准确地将矛柄可以把持的中段握在手里,而后瞄准,投掷,两名死亡骑士重重地栽倒在雪地上。

  北瓮城上,兰马洛克放下弓,缓缓活动着右手。他不再看佣兵的防线,转而望向吉格那边。他看得出来那些从侧翼绕袭的死亡骑士只是在牵制,在拖延时间。告死天使小队有绝对的人数优势,而且人人都配备了一大袋投矛,虽然对死亡骑士造不成有效的杀伤,但已经足够迫使他们不敢过于奔放地冲击阵型。在那队武装狂信徒压上来之前,吉格他们暂时还不至于有性命之虞。但兰马洛克也很清楚,对方的步兵之所以推进缓慢,是因为仍在顾忌己方的箭雨压制——实际上兰马洛克很想下令用暴雨般的射击将那队武装狂信徒彻底摧毁,但他不能。

  “游侠团分批次压制步兵方阵,守备军继续掩护告死天使小队。”兰马洛克此前的五箭还是起到了相当的震慑效果,不仅肯瑞科那边的死亡骑士不敢继续上前,一直在骚扰告死天使小队的死亡骑士也收敛了很多,让黑矛骑士们得以一边保持防范的阵型一边继续朝北瓮城靠近,只是速度仍然让人担忧,他们与武装狂信徒之间的距离在以肉眼可见的距离缩小。

  “这样子下去也不行!他们迟早会被追上!”达哈尔大尉一拳砸在城墙上,“让他们停止射击!你是想要把剩下的箭矢储备在这群杂碎身上浪费大半?我亲自带一队黑矛骑士出城接应吉格!”他刚想走下城墙,兰马洛克却硬生生地拽住了他的肩膀。

  “如果迷雾山大军突然全线压上,那些死亡骑士又开始玩命纠缠,你能及时带他们撤回城内吗?”达哈尔大尉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手指在收紧,身后是兰马洛克低沉的质问,“到时,这个城门我开还是不开?”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那一刻他失去了所有勇气去回答这个诛心的假设,因为前提条件过于惊悚却又极有成真的风险。“那怎么办?”达哈尔大尉咬着牙问。

  “”兰马洛克恶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咆哮出声:“肯瑞科,你他娘的要是还没死就给老子做点事!别拿了老子的第纳尔还在这里抱团取暖!”

  “你他娘的兰马洛克,你多张弓,少张嘴!”城墙下传来肯瑞科中气十足的回敬。他正在带着佣兵竭力朝告死天使小队靠拢,但是死亡骑士不断在后方用投矛骚扰。他们明显是有备而来,虽然用尽了制式投矛,但他们已经在每一匹战马的马鞍旁都挂满了鼓鼓囊囊的投矛袋,尽管装载的都是普通的投矛,可在这些精英武士的手上依然有难以忽视的威力。好在有埃修,这个先前在守城战中大放异彩的年轻人又一次展露了不可思议的身手,他穿梭在佣兵的方阵之间,徒手拦截那些可能会造成杀伤的投矛,然后再对死亡骑士还以颜色。他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就压制了那五名死亡骑士。埃修的投掷远不只是精准致命所能概括的,接下埃修回击的投矛对于死亡骑士并不难,但难的是如何消化上面攻城锤般强劲的力道。没用多久他们的盾牌便纷纷报废,甚至有人被狼狈地撞下马来。只是随着埃修等人逐渐靠近吉格,周围的投矛便愈发地密集,他的速度再快也无法做到同时出现在四面八方。但他们好歹算是为告死天使小队分担了相当一部分的压力,黑矛骑士们离波因布鲁又近了几十步。

  巨大的黑影掠过地面,灾厄鸦尖厉的鸣声响彻雪原。死亡骑士们突然加紧了攻势,他们不再分批袭扰,而是重新汇聚到了一起,铁幕再现,洪流又起,二十五名死亡骑士以决死的姿态朝回收小队发起冲锋!

  佣兵的防线首当其冲,十八人的小方阵转瞬间就被冲垮了,处于方阵最中心的基亚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便暴露在奔腾的马蹄下,无论是埃修还是特蕾莎都离他分外遥远。“小心!”基亚看见埃修在朝他大吼,真有趣,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家伙露出这么惊慌的神情。基亚如此想着,一匹战马掠过他的身旁,而后他的左肩膀一轻,有什么东西瞬间离他远去了,周围响彻愤怒的吼叫与兵器的碰撞,大概是死亡骑士已经冲进了阵线,但那些嘈杂的声音正在逐渐离他远去。基亚慢慢地朝后仰倒,特蕾莎不管不顾地扑过来,将他抱在怀里。基亚听见特蕾莎嘴里正在喃喃自语:“别这样,别又来一次,不要……”

  “姐姐……没事的……”基亚哆嗦着嘴唇,努力挤出个难看的笑容,“只是左臂断了而已……嘶!”这时候涌上来的剧痛打断了他。特蕾莎的呓语仍在继续,但已经听不出具体的内容,只有断续而暗诡的音节,而她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焦距,一片让人不寒而栗的虚空自瞳孔的最深处浮现。基亚知道这时候的特蕾莎已经听不进他说的任何一个字了,地狱修女漆黑的怒火即将把整座雪原点燃。但基亚还想再做最后的努力,“姐姐……小心头顶……”在失去意识前,他轻声提醒。

  一条暴起的黑蛇是基亚眼中最后的倒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