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五一章 灰烬与蔷薇之歌(五)

第一五一章 灰烬与蔷薇之歌(五)

  狂信徒部队一直退到灰潮的腹地,为此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特蕾莎至少屠灭了他们一半的人数,埃修每迈出一步都是先陷进浓稠的血浆,然后是破碎的尸体,最后才是黑红色的雪地。特蕾莎的杀戮很有针对性,路径上从来只散落着乌黑的甲片,不见灰白的毛皮,不仅仅是因为每一名迷雾山战士都明智地选择不拦阻在她前进的路径上,同时也是因为地狱修女至始至终都将“黑”当做最高优先级的目标——她甚至将一株龙牙松大卸八块,却对龙牙松下的熊爪狂战士秋毫无犯。这时最后一丝天光骤然殁了,所有人的视线都淹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只有血腥味仍在空气中飘荡沉浮。特蕾莎终于停下了杀戮的脚步,神智疯狂的她也开始犹疑。但这时候闪亮的火星滑过,伴随着火石清脆的撞击声,数十支火把亮起,残存的狂信徒们赫然是在这时候开始呼唤光明。借着火光的指引,特蕾莎再度挥舞起黑键杀戮,但是狂信徒却不再撤退了,他们擎着火把朝着埃修汇聚,在他面前纷纷跪倒。两名狂信徒膝行至埃修身前,高声呼唤:

  “麦尔德雷大人,救救我们。”

  “麦尔德雷大人,救救我们。”其余的狂信徒一同低沉地响应。

  糟糕!埃修心里骤然升起强烈的警意,他下意识地看向特蕾莎,对方的身姿在异教徒喊出“麦尔德雷”这个名字时便突兀地定格了,她明明都将黑键刺进了一名狂信徒的咽喉,却硬生生地遏制了势头,不再发力,只是转过身,用那双空漠的眼盯住埃修。埃修看见了特蕾莎眼底堆积着难以想象的恨意,仿佛高高堆积起来的薪柴堆,只等着一颗火星扔进来使其爆燃——那个名字就是火星。趁着埃修转移视线的时候,那两名狂信徒趁机抱住了他的腿,想把他杵进雪地。

  “麦尔德雷,以秩序之名领死!”特蕾莎朝埃修挥出黑键。埃修避无可避,他两只手抓住那两个抱住他腿的狂信徒,将他们倒提起来挡在身前。黑键扎穿他们的身体,埃修刚想趁机缴下黑键,却看到黑键的刃缩了回去。手上传来若有似无的牵扯感。埃修一凛,立刻丢开尸体保持视野开阔。又是一柄黑键射来,埃修侧身闪躲,然而本该远去的风声再度自脑后接近,埃修刻不容缓地低头,黑键自他头上飞旋着折返。蛛丝般细而长的银线在他眼前若隐若现。银线的另一端与特蕾莎相连,她稍微抖动手腕,黑键立刻落回掌心。两次投掷都未见成效,特蕾莎不再尝试,索性握着黑键冲了过来。

  又有狂信徒围上来,埃修狠狠踹开几人,夺过两根火把。在特蕾莎接近之前,他迅速地辨明了来时的方向,但并未选择折返,而是随意挑了个方向开始狂奔,特蕾莎紧随其后,两人如同两匹竞逐的野马,片刻间便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中,只看得到两点渐行渐远的火光。

  残存的狂信徒们面面相觑,这时披着黑袍的老人走至他们中央。狂信徒一齐朝老人行礼:“麦尔德雷大人。”

  老人并未回应,只是无声地注视着火光的尽头,那些迷雾山战士站在可视的或不可视的黑夜中,雕像般静穆。不知过了多久,灰潮再度分开,黑暗的深处亮起两粒幽深的蓝,巨狼缓缓走入光明中。男人跨坐在巨狼的背上,平静地与麦尔德雷对视。

  “大人,您又让我失望了。”麦尔德雷微微欠身。

  “这一切从来就与我无关。”男人说,“你有责任解决我的问题,而我没必要解决你的问题。”男人从狼背上跳下来,他不再看麦尔德雷,只是温柔地抚摸着巨狼冰蓝色的毛皮。他不说话,麦尔德雷也保持着沉默。直到所有火把渐渐燃尽,一切再度被黑暗所淹没时,男人才再次开口:“你原本是打算让那个女人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吧?”

  “……是。”黑暗中,麦尔德雷轻声回答。

  ……

  埃修狂奔了不知多久,直到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他四周,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跑出了乌云笼罩的范围。明亮的残月挂在天空中,不远处可见迷雾山脉巍峨的影子,另一边则是波光粼粼的内海。埃修怔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瓦尔雪原。他稍一放缓脚步,便听到了“嘶嘶”地追咬过来的黑蛇——特蕾莎仍在追逐着他,不过他们身后并无追兵。埃修站定,侧身,拔剑,剑刃与黑键在半空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特蕾莎扯回黑键,径直冲向埃修。

  埃修却已经把剑收回鞘中——他等的就是这一刻。他踏前一步,悍然撞进特蕾莎怀里,在完成近身的一瞬双手便紧紧扣住特蕾莎的手腕,连带着也扼住了对方掌心里的黑蛇。埃修凶蛮地发力,硬生生地掰开了特蕾莎的双臂,迫使其高高抬起。特蕾莎反应很快,知道角力不过埃修,抬膝便撞,但是埃修在贴身短打上只会比她更老道,特蕾莎的膝盖才抬到一半埃修就踩住了她的脚迫使其落地。胜券似乎已经握在埃修手中,只等他将特蕾莎的手臂拢到一块单手握住,而后便能腾出一只手制服特蕾莎——实际上埃修也是这么想的,然而下一秒黑蛇从天而降——特蕾莎赫然是松开了一只手让黑键落下!她的双手虽然被埃修钳制,头部却仍然能自由活动。特蕾莎抬头咬住柄,朝埃修的咽喉狠狠甩去。埃修还没有蠢到用要害去试青春之泉的功效,他不得不松手避让,特蕾莎则趁这个机会拉开距离,同时左右开弓掷出黑键。两条挣脱束缚的黑蛇呼啸而至,埃修勉强拔出长剑去招架,“铛铛”两声脆响,两发黑键将剑刃磕成三截。当埃修在雪地上站稳时,手中只剩下一个剑柄。特蕾莎也再没追击,而是谨慎地与埃修保持着距离。

  埃修无可奈何地将剑柄丢开,从他松开特蕾莎手腕的那一刻,他便清醒地意识到这将是一场殊死的搏斗——他当然可以转过身继续狂奔,但这只会让他和特蕾莎与波因布鲁越来越远——更遑论将对方带回去。这跟埃修以往经历过的战斗都不一样,自逃出雅诺斯以来他已经不少超一流武者对峙过,但是往往都是草草收场,双方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未尽全力。他首次交手的超一流武者是帝国的剑斗士欧鲁巴,但当时埃修的臂骨已经被冰熊扫裂,很快便败下阵来;而后是萨里昂的教官贝克,不过埃修没给对方开弓的机会,直截了当地;再然后便是号称最强的赫拉克勒斯,但他来不及拿出恶魔的武具就因为玛丽斯的莽撞而被迫陷入了与埃修的贴身缠斗——不过他在之后的追杀时也屡次将埃修逼入绝境,两人算是扯平。但埃修现在才是真正意义上全力以赴地与一名状态全盛的超一流武者交手——可能还是超一流武者当中综合实力相当靠前的一位。尽管他与特蕾莎在此前的追逃时消耗了相当的体力,但两人都未露疲态,呼吸虽然因为先前短暂却激烈的交锋而显得急促,但并未紊乱。也许这就是超一流武者能够横行于战场之上的原因,他们不仅力量超出寻常战士,就连体能也充沛得惊人,像是一口永不枯竭的泉眼。埃修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可地狱修女的极限于他而言却是个凶险的谜题。她已经用黑键撕碎了将近一百五十名异教徒,可体力似乎保持得比埃修还好。

  埃修不愿意在中近距离上面对特蕾莎,对方每一次射出黑键他都要全神应对,更何况他现在已是手无寸铁。但是埃修耗得起,他看了看自己的肩膀,此前特蕾莎的黑键曾经在上面割出一道口子,但是现在甚至看不到血印。埃修深吸一口气,主动迎向特蕾莎。

  黑键的寒光在他面前交织成锋利的巨网,埃修不闪不避,强硬地踏入其中,月光与他的身影似乎一同在寒光中被绞碎了。然而下一秒,埃修冲破了巨网,鲜血自他全身纷扬狂乱地飙出,又被埃修甩在身后。他裹在自己的鲜血中,狂吼着朝特蕾莎突进!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