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五九章 癫狂终焉(三)

第一五九章 癫狂终焉(三)

  埃修站在波因布鲁南门外的雪地中,注视着城墙上闪动的火光。黑暗中群狼凄厉的啸声铺天盖地,那低沉的呜咽却格外清晰。埃修知道是谁在呜咽,也隐约清楚他为何呜咽——。他原以为那人会愤怒,会仇恨,会咬牙切齿地诅咒,然而直到啸声止歇,埃修也没有听出那些强烈而扭曲的负面情绪,只有最纯粹的伤感与悲痛,像是经历过了一场永远的诀别。埃修不由得肃然起敬,命运将两人的路途拼接在一起,也许明天他们两人便会以刀剑展开血腥的对话,然而对方那达观而平和的态度是埃修难以企及的。也许正如他所说,正因为命运无所谓信徒,所以无论它对你如何刻薄,坦然拥抱总是要比激烈反抗更好些——而他也是如此贯彻的。

  缠绕在他脖子上的双手松开了,特蕾莎不动声色地从他背后滑下来,在雪地上一个踉跄,但终究还是依靠自己的力量站稳了。“我不会被准许进入的——可能你也不会。兰马洛克不是傻子,早在先前肯瑞科拙劣的表演已经让他看出端倪了,只是碍于两人的交情他一直没点破。但是现在我跟基亚的身份大概都已经暴露了,你自然也脱不了干系。”提到基亚,特蕾莎的语气中便有了一丝克制而森冷的怒意,“我不管之前在萨里昂你们两个说了什么,但你不该把他带到瑞文斯顿。”

  “……我的错。”埃修低声说。

  黑暗中传来木制机关吱呀作响的声音,南门开启,两根火把一前一后飘荡出来,兰马洛克与达哈尔大尉出现在两人面前,在看清彼此的面容以后四人都吃了一惊。兰马洛克与达哈尔惊讶于这两人居然真的能够自雪原之外归来,埃修与特蕾莎则是讶异竟是由两名波因布鲁的高级军官出来迎接。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一些端倪,兰马洛克的脸绷得很紧,语气也极不情愿:“请巴兰杜克先生与艾尔夫万小姐进入波因布鲁,守备长官布罗谢特有要事与两位相商。”兰马洛克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表情,埃修能很轻易地看出他对于自己与特蕾莎进城抱有强烈的抵触情绪。

  守备长官布罗谢特……似乎在他们不在的时间里,波因布鲁内暗流汹涌而过。埃修意识到这很可能跟他与特蕾莎有关。但他很明智地没有去问兰马洛克,只是准备进城,但特蕾莎站在他身后一动不动:“不必了,我今晚就要带走我弟弟。”

  兰马洛克巴不得特蕾莎这么说,他刚想开口,达哈尔及时踏前一步:“基亚先生正在营地中接受学者的治疗,现在还没脱离危险。”

  “偌大的王立学院已经找不到像样的外科医师了吗?”特蕾莎冷冷地说,“半个夜晚过去了,连一名伤员的伤势都无法稳定下来吗?”

  “我只懂一些最粗浅的医术,基亚先生状况如何并不取决于我,”达哈尔谨慎地权衡着语气,同时注意力高度集中在特蕾莎的手臂,警惕着任何微小的动作,“而是取决于阁下的态度。”

  “带路。”特蕾莎沉默了很久,选择了退让。

  “请跟我来。”达哈尔伸出一只手,示意跟在他身后,他自然而然地取代了兰马洛克的位置。前守备长官愣愣地看着埃修与特蕾莎经过他身旁走入波因布鲁,随后他的注意力便被埃修背上的那张弓吸引过去了。那也许是兰马洛克成为一名游侠以来所见过的最粗糙、最简陋的弓,可能他临时削一根木棍做出来的小弓都会比那玩意精致得多,然而那原始而粗犷的外形始终让兰马洛克难以忽视。他有一种错觉,那张弓似乎在迫使他行注目礼——实际上一路跟着埃修走过来,兰马洛克所见到的任何一名游侠,在朝他敬礼后视线也会不自觉地偏移到那张长弓上。

  “你背上的是什么玩意?”在他们抵达长官帐篷时,兰马洛克终于克制不住发问的欲望,只是他自己不太好意思称其为弓,“”

  “是把弓。”埃修转头看了兰马洛克一眼。

  “我当然看得出来是把弓,”兰马洛克耐着性子问,“是你半路上做出来的?”

  “不,我在树洞里捡到的。”埃修说着,他并不太想继续这个话题,掀开帘子走进了帐篷。兰马洛克刚想跟进去,布罗谢特的声音钉住了他的脚:“兰马洛克,你去组织人手巡逻城墙。”

  “是。”兰马洛克僵硬地敬了个礼,转身离去,他刚走出几步,达哈尔大尉也跟上了他。“怎么,你没能留下来旁听?”他嘲弄地说。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别把这种态度带到接下来的守城战里。”

  “这不需要你提醒我。”

  ……

  帐篷里,布罗谢特隔着一张宽大的圆桌示意埃修与特蕾莎坐下。老人没有再穿上学士的长袍,而是换上了一身黑矛骑士团的制式铠甲,头盔摆在桌上,被他单手按着,另一只手则摆弄着胸前的胡须。很难想象那副苍老的身躯仍然能够担负得一起一套骑士重甲的重量,而且丝毫不见迟钝。已经是凌晨了,而老人的眼中仍然看不见半点的疲惫,在看到埃修走进来时,他流露出很明显的欣慰与轻松。“欢迎回来,不愧是——呵呵,”他尴尬地笑了笑,没有说出那个埃修仍然有些反感的称谓。

  “我要见基亚。”特蕾莎说,“我今晚就要带他走。”

  “艾尔夫万子爵目前正在接受妥善的治疗。”布罗谢特转向特蕾莎。

  “他已经不是子爵了。”

  “可他还是姓艾尔夫万,不是吗?”布罗谢特平静地说,“如果您愿意留下来帮助我们防守波因布鲁,我会保证他的安全,守城战结束以后,您就可以带着他离开,而我会动用我一切的权限为您保守秘密,瑞文斯顿不会有人知道他曾经来过——包括萨里昂那边也不会。很抱歉,但是我不得不用这种手段来挽留您。现在是波因布鲁最危险的时刻,您若是离去,肯瑞科也会跟着离开。我们会失去很多战力。”

  “你们王立学院是马迪甘的狂热粉丝,这里已经有一个现成的预言之子,我跟肯瑞科并不重要。”特蕾莎指了指埃修。

  “我还以为马迪甘的言论在异端裁判所是不可触碰的禁忌,”布罗谢特微笑,“我从未怀疑过马迪甘,但我始终坚信一个道理:在预言实现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是参与者,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并不存在。更何况,在军事领域,正确的决策与精心的准备会引来诸神的垂青——往年溃败在波因布鲁城下的劫掠大潮已经无数次地证明了这点,就算今年来的是预兆之狼也不会改变。”

  “你如何保证他的安全?”特蕾莎问。

  “他的病房会安置在王立学院深处。一旦我们被迫与迷雾山大军陷入巷战,我会第一时间派人通过密道将他护送到凝霜桥对岸的巴兰利临时营地,届时您可以随意离开。”

  “……好,我希望王立学院的院长说到做到。”特蕾莎站起身,“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要离开了。”

  “我也希望地狱修女能够说到做到。”布罗谢特目送特蕾莎走出帐篷。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