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七零章 癫狂终焉(十四)

第一七零章 癫狂终焉(十四)

  埃修大口地吸入冰凉的空气,他用了两步完成了海纳法的蓄力阶段,又用了两步将乌尔维特之证拉至极限,而后他冲刺的势头戛然而止,松弦释放出凶猛的乱流。男人并未避让,只是大步向前,斧刃自上而下劈落,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将呼啸而来的乱流斩向两边。他为此付出了代价,手臂乃至于双肩都被割出了数条伤口,但旋即愈合如初。而与此同时他的斧刃已经来到了埃修面前!埃修侧身避开,斧刃随着他的动作翻转,横切向他的小腹。埃修以弓臂架住斧柄,浑然的巨力将他推得倒退两步。埃修反手从腰间的箭袋中抽出龙咆箭,捅向男人的小腹。男人压根不理睬,手臂带起强烈的风声,他一拳狠狠揍向埃修的脸!埃修不愿意做此交换,男人手臂才抬起他就判断出了对方的意图,他果断扔掉龙咆箭,与男人对拳!

  沉闷坚实的撞击声里,两人身子一震,对方的力量都有些出乎彼此的意料。但这时候没人愿意拉开距离,埃修身子一矮,从战斧下滑过,想要欺到男人腋下,然而动作只进行到一半男人腕上发力,斧柄骤然下压,将埃修按倒在地。男人跟上一脚,埃修一个侧滚躲开,抬手再拔出一根龙咆箭,起身朝男人的咽喉刺去。男人扬斧拨开,再准备下劈时埃修已经以龙咆箭顶在了斧头与斧柄的接口处,死死地封锁住了挥斩的角度。男人瞥了一眼,翻转手腕,龙咆箭“喀嚓”一声被绞断,战斧斩落,埃修不退反进,斧柄狠狠地砸在他的肩头上,锋利的斧刃就架在他的后脑旁。埃修身子不自觉地一沉,他忍着痛,再度抽出一根龙咆箭,握住箭杆中段,将其当成一把短锥使用。男人刚想拖拉斧刃割开埃修的脖子,埃修已经扼住了他的手腕——他居然扔下了乌尔维特之证!男人惊讶地看了埃修一眼,随后如同骤雨般来袭的拳头就逼迫他不得不全神以对。他并不愿意将战斧弃置一旁,因此埃修的攻势他应对得颇为辛苦。

  两人贴身缠斗起来,尽管是要分出生死的战斗,然而在攻防的交换间他们都渐渐意识到对方竟然还未使出全力。同为被神选中的、卓绝的战士,他们的意图也出奇地一致,都是想先探明对手的深浅而不是贸贸然地全力以赴。几番角力过后,埃修已经发现男人的力气比他常态强出一线——虽然只是一线,但已经足够他挥舞着巨大的战斧将埃修逼得没有使用海纳法的空间。但埃修的搏斗技巧却远比男人高超,埃修总是能用准确地用拳头敲打在男人的肘关节上,强硬地中断他大开大合的挥砍。但这点优势却并不能帮他势如破竹地取胜,反而正在被男人一点一点地蚕食——他以遍布全身的淤青为代价在学习埃修的搏斗技巧!埃修不止一次地想将战斧从男人手中夺下,但男人将斧柄握得很紧,在看出了埃修的意图以后甚至反过来算计埃修。第一次埃修差点上当,险些被斧刃劈开脑壳。之后埃修便谨慎了很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再难压制男人了。对方已经完成了从粗蛮到精巧的蜕变,甚至先前埃修给他造成的伤势也开始愈合。他反过来压制埃修也许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埃修心里隐隐有些后悔,当注意到对方跟他一样同样有自愈能力时他便意识到这次贴身的选择相当愚蠢。但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男人同样不会容许他拉开距离。乌尔维特之证早被踢到了一边。

  又是几次闪电般交换的拳脚,男人开始反击。战斧在他手中翻转,斧刃朝着自己,斧柄已经递到了埃修面前。埃修全然没有防备,额头被重重地撞了一下。埃修退了一步,眼冒金星。视线短暂地模糊了。男人伸出手抓住埃修的肩膀,龙咆箭这时候却在埃修手中暴起——他将箭头狠狠甩向男人的眼睛,同时往后跳去。男人侧头避开,刚想追击,却听见前方传来海潮般澎湃的呼吸声,乌尔维特之证已经被埃修抓在手中,长弓再次被拉成满月,这次弦上搭着一根龙咆!

  狂龙般的啸声中,湍流与乱流一同爆发。男人反应奇快,一个幅度巨大的后跳,战斧高举过头。他落地时发出狼一般的长嗥,用力将战斧投向裹挟在乱流中的箭矢!

  尖锐的音浪中,龙咆箭斜飞出去,深深刺入城墙中直至没羽,箭矢周围的乱流一瞬间就将那段城墙千刀万剐,巨大而狰狞的裂痕遍布坚实的城砖。战斧倒撞回男人怀里,他握住斧柄,却没接住,被斧头上强劲的冲力顶翻在地。

  埃修的手臂撕裂般的剧痛,龙咆箭配合神赐的长弓并未起到良好的效果,却反过来伤到了他。布罗谢特来不及将使用龙咆箭的正规手法告诉埃修,他以错误的角度发射,手腕上的血管险些被甬道中喷射出来的气流割开。好在埃修终于是拉开了距离,他快速调节呼吸,眼角的余光突然注意到北瓮城突然空旷了不少。注意力一旦分散以后,密集的脚步声立刻传进他的耳边。埃修脸色骤变,快速地环视四周,发现灰潮正在越过他们角斗的圈子涌进波因布鲁。他再转头时,战斧已经斩到面前!

  埃修长弓向前一送,弓臂架住男人的手腕,抵住斧刃前进的势头。与此同时他高高跃起,踩着男人的手臂在空中轻巧的翻身,长弓沿着男人的手臂一直滑动到肩膀,反过来勒住男人的胸口。埃修再次澎湃的呼吸,弓弦在男人背后拉到极致!

  狂暴的乱流在两人中间无差别地爆发,埃修第一时间就蹬在男人的肩膀上往后跳拉开距离。但他在半空中被男人揪住了。男人终于是扔下了战斧,反手抓住了埃修的脚,将他一起扯回乱流的中心。这次的风暴前所未有地猛烈,两人置身在烈风的切割下。而男人在风暴中发起进攻!他一拳打碎了埃修的鼻梁骨,又一拳打断了他的三根肋骨,埃修刚准备还手就被一脚踹折了膝关节。埃修不自主地半跪下来,而后被男人的拳与脚狂暴地砸倒在地。他头晕目眩,耳边是连贯不绝的骨裂之声,他的自愈能力完全跟不上。起初他还能勉强抵抗,然而随后便被男人更凶悍的攻势撕碎。埃修的全身都塌陷下来,不知道碎了多少根骨头。他气息奄奄,五官血肉模糊,只有依稀是在鼻孔的位置有血泡冒出来——他仍旧有呼吸。

  乱流止息,浑身是血的男人踏住埃修的胸膛,发出高亢的嗥叫,宣告自己的胜利。他将乌尔维特之证从身上取下,从埃修腰边的箭袋中抽出最后一根龙咆箭,搭在弓弦上。

  结束了,你是一个了不起的战士,猎杀你是我的荣幸。

  男人将龙咆箭对准了埃修的脑袋,拉动弓弦。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