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七二章 癫狂终焉(十六)

第一七二章 癫狂终焉(十六)

  “埃修?”如果不是声音听着熟悉,雷恩完全认不出来眼前这个浑身血污的男人就是埃修。他眉眼歪斜,嘴角撕裂,胸腹凹陷,暴力摧折的痕迹遍布他的躯体——他应该是经历了比雷恩这边更为惨烈血腥的战斗,但那些触目惊心伤势的似乎并没有拖累到埃修,至少没有影响他用一只手搀扶起雷恩,另一只手则游刃有余地挥舞那柄巨大的战斧劈倒那些前仆后继冲上来的迷雾山战士。埃修的出现极大地缓解了这支殿后部队的压力——他以一己之力顶住了汹涌而来的灰潮!雷恩抓紧时间调整呼吸,清点人数,在接连的血战后,这支一百二十人的小部队只剩下三十余人,而且人人带伤。

  “准备……准备突围!”雷恩喊,喊完却发现自己压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突围。他存了死志向吉格主动要求殿后,根本没有考虑到突围的事情,更何况吉格也没有告诉他撤退的具体路线。他凑近埃修,低声说:“把这批人带到王立学院,吉格伍长在那里设置了新的防线。”

  “跟紧我就行。”埃修说。他向前踏步,战斧在身前残暴地挥旋起来,形成一个无差别杀伤的金属风暴,任何胆敢踏入其中的人要么被锋利的斧刃拦腰斩断,要么就被沉重的斧头砸碎胸膛。雷恩一开始还想让几名伤势比较轻的黑矛骑士协助,但是在看到埃修狂野的开路方式后他立刻打消了这种念头,只是带着剩下的人员跟上埃修,同时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们才一冲出角落,汹涌的灰潮立刻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但雷恩只是下令顶起盾牌,保持阵型紧密。灰潮突然间不再难以逾越,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地突破到波因布鲁城内。埃修脚步一转,带着雷恩他们拐进一条小巷,没几步之后又走回主道,砍杀一番后再度转入另一条胡同。就连在波因布鲁长大的老兵都被埃修绕晕了,如此频繁的变向下他们完全无法一直维持着阵型,但也只能被迫跟着埃修的脚步。当他们冲出一条小巷,救下了一群被灰潮堵在房子里的医仆后,雷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怎么知道他们在这里?”他问。

  埃修并不回答,只是带着众人穿行在波因布鲁最狭窄最偏僻的小巷间。这座古老城市的复杂脉络对他而言仿佛掌心中的纹路那般熟悉,他总是能准确地找到那些不幸陷入灰潮重围的小部队。有些他们来得及救援,有些在即将汇合前便因为体力不支而被灰潮吞没——后者的情况占了绝大多数,波因布鲁终究是一座很大的城市,埃修来不及救下所有人。但尽管如此,这股逆着灰潮前进的小股部队还是在逐渐壮大,很快扩张到了百来人,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强劲战力。但这时候小巷也没法容纳他们了,不得已只能从灰潮最密集的大道朝王立学院突破。埃修一个人就组成了最锋利的矛尖,那柄战斧在他手上不知斩杀了多少穿着灰白色皮甲的迷雾山战士,却看不出丝毫卷刃或者豁口,依旧保持着让人心惊胆战的锋锐。埃修的体力却消耗甚巨,他仍然在大开大合地砍杀,但效率早已大不如前。他的脚步一旦放慢,整支队伍突围的速度也骤然下降,好在他们已经接近了王立学院的礼堂。附近的道路早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鹿砦与拒马,迷雾山战士正在费力地将它们试图搬开,其中不乏试图强行跨越的凶悍者。黑矛骑士则隔着工事用长矛刺杀他们,然而没刺几个,矛尖便被几人联手抓住,有几个没及时松手的倒霉蛋便立刻被扯了出去,在鹿砦与拒马之间拖行了一阵后便被削尖的树枝捅穿了喉咙。

  一阵箭雨从天而降,直接将一批还在破坏鹿砦的迷雾山战士钉死在地上。埃修抬起头,兰马洛克就站在内堡的城墙上张开弓对准了他——他没有认出埃修,但是认出了埃修手中的战斧,若不是发现埃修是砍迷雾山战士砍得最凶狠的那个,兰马洛克早就放箭了。

  “原来如此……”雷恩喃喃地说,他终于意识到为何守军要往两个不同的地点撤退。内堡地势很高,在城墙上倾泻火力的弓箭手能够轻易地将王立学院的礼堂周边笼罩在自己的射程范围内;而黑矛骑士团坚持要在王立学院礼堂前设立防线的理由也很简单——礼堂后面就是图书馆,汇集着王立学院代代学者毕生的心血。黑矛骑士团成立之初起誓要保护学者与他们创造的知识,自然不可能弃守这里。

  “你们还活着!快进来!”吉格隔着层层叠叠的鹿砦朝他们大吼,如果不是达哈尔大尉拦着,他甚至可能会跳出工事亲自接应雷恩他们。达哈尔大尉朝内堡做了几个手势,兰马洛克点了点头,接连抛下密集的箭雨压制灰潮。趁这个机会达哈尔大尉指挥着人手将防御工事搬开,形成一条简易的通道。但是游侠团的掩护起到的作用实在有限,在看到防御工事出现缺口以后那些迷雾山战士发了疯一般顶着箭雨朝前冲。埃修毫不犹豫,转身来队伍后方。他再次掀起金属的风暴,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顶住了灰潮的冲击!而雷恩一行人也顺利地撤回了工事之后。

  “可以了,快回来!”达哈尔大尉大喊。埃修正准备撤走,但几名披着白狼皮的荣誉护卫却在这时候缠上了他。这些壮汉在灰潮中蛰伏了许久,终于在此时暴起发难。复仇的怒火在壮汉眼中燃烧,他们发出狼一般凄厉的嗥叫,奋不顾身地扑向埃修。埃修猝不及防,还未来得及再度举起战斧,双臂便被长剑刺穿,两条腿也被人抱住。他险些就要被壮汉分尸了,但这时候几柄飞刀带着强劲的风声飞来,准确地钉进荣誉护卫的额头,巨大的冲力迫使他们仰面栽倒。埃修惊魂未定地起身,耳边传来布罗谢特的大吼声:“别愣着,快进来!那是我们最后的投掷武器了!”

  埃修迅速地冲入通道,防御工事在他身后缓缓合拢。布罗谢特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看了眼他手中的战斧:“你杀了他?”

  埃修点点头。

  “迷雾山大军的士气居然还没散……”布罗谢特自言自语。“这可不太妙——不,其实他们之前出现过溃败的征兆,但随后变得更加凶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看向埃修。

  “他最后嚎了一嗓子。”埃修低声说,“我来不及阻止他。”

  “娘希匹!”布罗谢特轻声咒骂了一句。他扶着埃修走到礼堂门前,伸手推开大门。一张轻弩从门后探出来,弩矢几乎戳到埃修的鼻子上,扳在弩机上的手指因为紧张而微微发抖。埃修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地动作起来,但布罗谢特在埃修发起还击之前及时地钳住了他。精疲力尽的埃修此刻完全无法挣脱这个力气超乎寻常的老人。

  “露娜,是我。”布罗谢特轻轻推开轻弩,温和地说。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