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七六章 癫狂终焉(二十)

第一七六章 癫狂终焉(二十)

  埃修后背抵着礼堂的大门,礁石一般岿然,面前是刀光剑影狂乱的潮涌。他任由那些做工粗糙的武器落在自己的铠甲上,然后再反手挥舞战斧将前方的迷雾山战士齐齐斩为两半。这柄被布罗谢特称为“狼斧”的武器拥有让人难以想象的锋利程度,埃修一斧头砍翻了六个人,手掌却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从斧柄传导过来的阻力,无论是皮甲、血肉亦或者是更坚硬的骨头都在挥扫的斧刃面前顺畅地分开。一波浪潮在他面前溃散,而后又有新的浪潮涌来。埃修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些熊爪狂战士身上,但凡有任何一人拿着狼牙棒突到他的跟前势必都会先与斧刃亲密接触。黑矛骑士团的制式铠甲抵抗那些简陋武器的斩击或许绰绰有余,却极难承受重型钝器的挥砸。钉锤类武器是绝佳的开罐器,越沉重越有效。驱使这种武器并不需要太多的技巧,只需要一身强硬的蛮力就能让其在任何类型的甲胄面前所向披靡。再如何质密的甲片都不可能缓解狼牙棒的冲击力,只要正面挨上一记那必然是内脏大规模破裂出血的下场——躺在礼堂里的肯瑞科就是前车之鉴;与此同时埃修还要留神那些荣誉护卫,他知道那些披着白狼皮的壮汉就蛰伏在灰潮的某处窥伺着他,就像围猎的狼群窥伺猎物,只等着埃修精疲力尽的那一刻。麻叟草能够补充埃修的血气,快速恢复他的伤势,然而其药力对于长时间的体力透支所起到的帮助效果则相当有限。埃修换了单手,另一只手摸出了布罗谢特塞给他的燃血甘草。他并不需要对草药学有多深的认知,单凭名字就能依稀猜到这种药草霸道的功效——实际上在守城战中埃修早已经见识过用燃血甘草调配而成的药剂的功效,那些从防线上轮替下来的战士在“咕咚咕咚”灌下一碗后便又嗷嗷叫着冲上前线。只是副作用也相当显著,在亢奋之后便是长时间的萎顿,当然这种萎顿可以靠服下更多的燃血甘草药剂来祛除,但不过是在饮鸩止渴。副作用会一直累积,直到药效彻底消退后再一股脑地在身体中爆发出来。埃修不知道布罗谢特给他的这一包燃血甘草能支撑多久。他用牙齿撕开包装,胡乱叼了几片发黑的叶子,在嘴里嚼碎了吞下。跟麻叟草那辛辣苦涩的口感不同,燃血甘草的汁液滑腻腻的,带着一股淡淡的清甜。然而在胃里消化干净后便爆发出一团猛烈的火炎沿着他血管四处流窜,埃修的身躯一震,差点要大喊出声,体内的血液仿佛真的熊熊燃烧起来,那种即将蒸发殆尽的狂躁感迫使埃修的战斧挥舞得更加猛烈。前仆后继的灰潮在他的爆发下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真空。埃修差点冲出去,好在他终究没忘记自己镇守的职责。趁着新的人潮还未涌上,他及时锁定了一名来不及转移的荣誉护卫的位置,用脚挑起一杆断裂的矛头掷进对方的脑门。不多时,埃修便感到身体中的炽热感正在快速地消褪,取而代之是一阵阵干涸的空虚。埃修只能又叼了几根燃血甘草,任由血管再度被点燃,也许这场战斗会以他被烧成焦炭告终。埃修轻轻地拈了拈包装的分量,掌心略显压迫的触感让他心下稍显安定——还能够撑很长一段时间。穿着灰白色皮甲的尸体在埃修周围越积越高,断裂的肢体都埋过了他的膝盖。到后面那些迷雾山战士不得不先搬开那些尸堆才能朝埃修发动冲击。荣誉护卫走出灰潮,开始向埃修发起进攻。他们要么想绕过埃修冲进礼堂,要么拼死将他从礼堂大门前拖开,但任何尝试都会被起落的斧刃血腥地粉碎。埃修寸步不离大门,不断重复着单调而机械的劈斩,杀戮对他而言跟用餐刀切割食物已经没什么区别:人的肉体是绵软的黄油,骨头则是稍显粗硬的黑面包,当然也不乏一些比较棘手的、需要去多剁两下的滚刀肉。埃修不知道砍杀了多久,只知道头顶的光线黯淡下去又亮起来,怀里的那包燃血甘草慢慢地干瘪下去,而他的身躯与脏腑正在被药力一点一点地烧成灰烬。埃修口干舌燥,眼中布满了血丝。再没有荣誉护卫出现,而灰潮终于不敢上前了,恐惧慢慢地布满了迷雾山战士因为疯狂而扭曲的脸,他们发出一声惊慌的呐喊,转身逃离。

  温暖的阳光照在埃修布满血污的脸上,笼罩在波因布鲁上方的乌云终于散去了,时隔多日太阳终于来到北境最偏僻的角落。

  前方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灰潮中似乎还有人不甘心失败,去而复返。埃修下意识地挥起斧头朝脚步声的方向斩过去。他听到两声短促的、合并在一起的惊叫,像是一男一女同时发出的,而后斧刃反馈回异样的手感,不是绵软的黄油,也不是粗硬的黑面包,而是铿锵的金铁,来人胸铠上腾飞的苍龙纹章及时地映入眼帘,埃修硬生生地止住了斧刃挥斩的势头。

  “援军?”他咳出口腔里燃血甘草的残渣,哑着声音问。这两个字耗干了埃修最后的力气,他眼前一黑,向前栽倒在来人的臂弯里。

  ……

  亚历克西斯公爵的行军计划并不顺利。在瓦尔雪原上仓皇逃窜的迷雾山大军居然重新开始集结,朝他们发动进攻。尽管他们的阵型毫无章法,但还是将亚历克西斯公爵的部队在瓦尔雪原上拖延了一阵;而后格雷戈里四世带领的军队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伊丝黛尔因为走得快,刚好跟重新集结的灰潮擦肩而过,因此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拦阻,最先抵达波因布鲁城下。西城的城门紧闭,瓮城的城头上看不见任何的守军。伊丝黛尔带队沿着城墙前进,在接近北瓮城的时候却撞上了汹涌出城的灰潮。然而对方却完全没有接战的欲望,只是仓皇往迷雾山脉的方向逃窜。而伊丝黛尔也没有贸贸然地去阻拦——双方的人数差距远不是能用“悬殊”去形容的程度,更何况她已经看出来如今的灰潮已经处于溃散阶段,就跟往年一样。伊丝黛尔对痛打落水狗并没什么兴致,在最后一名迷雾山战士踉踉跄跄地跑出北瓮城后,她跟瑟坦达率先冲进城内。波因布鲁并没有明显的,遭受过劫掠的痕迹。只有大批的尸体沿着主要的干道排布,大部分都穿着灰白色的皮甲,只有部分人穿着瑞文斯顿正规军的装束。伊丝黛尔与瑟坦达沿着尸体一路来到王立学院的礼堂前,在这里他们看到了地狱般的景象: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雪地被泼洒的血液浸染成暗沉的红色。礼堂门前是尸体最密集的地方,一个人垂着头立在大门前,身上穿着的铠甲覆盖了一层厚厚的血壳,依稀可以辨认出是黑矛骑士团的制式铠甲。他拄着斧头,一动不动,雕像一般死寂。

  伊丝黛尔好奇地走上去,那座雕像却突然动了,斧头径直朝伊丝黛尔横斩。那人一刹那展现出惊雷般迅猛的爆发力,伊丝黛尔完全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斧刃带着风声离她的脸越来越近。她听到瑟坦达焦急的咆哮,但他离得太远了——或许不远,但相比起战斧那迅猛的速度,就算是一步的距离也成了天堑。死亡带着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然而行进的斧刃却戛然而止。“援军?”那人握着战斧,直勾勾地盯着伊丝黛尔胸甲上的苍龙纹章,声音沙哑,声带仿佛是被炭火烫过。他问完这句话后便一头栽倒。

  伊丝黛尔下意识地接住了对方,她这时候才惊出一身冷汗。龙骑士团的徽记救了她一命,斧刃已经斩开了她的头盔,距离破开铁皮只有一线,但凡那人视线稍有偏移伊丝黛尔都必然身首异处,不仅如此,对方那收放自如的手劲简直匪夷所思。伊丝黛尔扶起他的身子仔细打量着,透过重重的血污,她看到了一张年轻而陌生的脸。

  这人是谁?伊丝黛尔愣住了。

  “伊丝黛尔!你没事吧!”瑟坦达惊怒地上前,举起长矛就往那人的胸口刺去,但伊丝黛尔及时地制止了他,“等一下,瑟坦达,他不是敌人!”

  礼堂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布罗谢特探出身子,谨慎地扫视了一圈后目光落到两人身上:“怎么就你们两个?弗罗斯特在哪?”

  “院长?”伊丝黛尔惊讶地喊,“你胡子去哪了?”

  “我都被迷雾山大军堵在礼堂里了,你觉得我还有心思留着吗?”布罗谢特没好气地说,他又问了一遍,“就你们两个?”

  “公爵大人跟陛下都还在赶路,我们……额,是先遣部队。”瑟坦达尴尬地说,只是他扯谎的本事有限,布罗谢特又再了解不过伊丝黛尔的脾性,一眼就戳穿了:“你们是自作主张脱离部队的吧?”

  “是的,”伊丝黛尔大大方方地承认了,“预兆之狼人呢?”

  “谁知道,尸体估计都凉了,杀死他的人正被你抱着。”布罗谢特耸了耸肩,“你们来晚了,已经结束了。久违的阳光啊。”他眯起眼抬起头,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每一条皱纹都在阳光的照射下舒坦开来。

  “院长……”伊丝黛尔低头看着怀里的男人,“那这人又是谁?”

  “等他醒了你自己去问。”布罗谢特不耐烦地说,“别傻站在那里了,瑟坦达,你去内堡,通知兰马洛克打开城门,顺便告诉他从现在开始他又是波因布鲁的守备长官了——他会明白我的意思的;伊丝黛尔,你把人搬进来。”他弯下腰,将一个被血浸透的干瘪纸包捡起来,轻轻地吸了口凉气:“居然一根都没剩下……别动那玩意!”他抬起头,看到伊丝黛尔正想拿掉埃修手里的战斧,及时地喝止。伊丝黛尔悻悻地收回手,但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她端起埃修的手臂,仔细地打量这柄险些削掉她半个脑袋的武器,“这武器,锋利得不像话啊……”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环顾周围惨烈的景象,“院长……他不会是一个人守在这里吧?”

  “不然呢?”布罗谢特叹了口气,“把他放平在地上,达姆士,过来照看一下他,我去准备药材。”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