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八三章 癫狂余韵(七)

第一八三章 癫狂余韵(七)

  埃修没理会伊丝黛尔,只是看向布罗谢特:“你找我?”

  “伊丝黛尔,你先回避一下吧,我跟这位巴兰杜克先生有要事商谈,离开前请帮我们关上门。”布罗谢特轻拍伊丝黛尔的肩膀,示意后者无需警惕。伊丝黛尔按在剑柄上的手慢慢松开,她认得出来书桌后面接近全裸的男人,对方曾经在礼堂门前暴起一斧,险些削掉她半个脑袋,时隔半月,那生死一线的余悸仍未消散。离开前她忍不住多盯了埃修几眼。

  布罗谢特走到书桌旁,低头看了看埃修:“也许应该找时间给你补习一些基本的礼仪,虽然瑞文斯顿不像萨里昂那么讲究,但你好歹由黑矛骑士团跟王立学院联名推荐的,若是行事风格跟菲尔兹威的大老粗那般,我自己脸面上也过不去——达姆士居然没给你准备一套衣服吗?还是说在帝国待久了,习惯了这么清凉的……‘穿着’?”老人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脱下长袍,丢到埃修膝盖上。“第二次了,下不为例。哦,还有,”他提醒道,“右边袖子里有一封国王陛下给你的信。”

  埃修套上布罗谢特的长袍,将手伸进宽大的袖口中摸索,而后从口袋一般的夹层中摸出了布罗谢特说的那封信。埃修快速浏览之后,闷闷地问了一句:“我还剩多少时间?”

  “还有两周,若是有一匹快马,前往凛鸦城绰绰有余。不过我要提醒你,路上可不太平。今年的劫掠大潮虽然是被打散了,但这可不代表迷雾山脉里的那些蛮子从此就会蛰伏不出,相反,每年的三月都是盗匪最猖獗的时候。凭你先前的表现,也可以算是一名超一流武者了,些许蟊贼当然不怕,但波因布鲁可没有超一流骏马。若是在荒郊野岭,被绊马索摔断马腿,那你接下来能做的大概就是祈祷了。”

  “那些盗匪,有悬赏吗?”埃修问。

  “你关注的这个重点,居然在这?”布罗谢特笑笑,“你很缺第纳尔?”

  埃修点了点头:“一穷二白。”先前袭击泊胡拉班的报酬他全部散给了佣兵,自己没留一个子儿,就连在银湖镇雇佣人手的那三百枚龙纹第纳尔都是找萨拉曼借的,至今都没还上。

  “口袋里连点积蓄都没有,居然还敢跟我讨价还价要个爵位。你不会真的以为有了封地,天上就会下第纳尔雨,而你只需要张开口袋接住就行了吧?”布罗谢特无奈地摇头,“哪有这样的美差。村民可不会自发地帮你休整道路,钻探矿井,建立驿站,更何况还得聘请专业的匠人——有钱请是一回事,他们愿不愿意来又是另一回事。基建可是烧钱的无底洞,五万第纳尔砸下去可能都听不见一声响。你的封地伊斯摩罗拉也远不及申得弗周边那些富裕的村庄,随便经营经营就能躺着收取税金——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毕竟伊斯摩罗拉的环境,非常偏僻。”

  “有悬赏吗?”埃修又重复了一遍。

  “你就只关心这个吗?”布罗谢特没好气地一甩手,这才想起自己的长袍正被埃修穿在身上,无袖可拂,只得悻悻放下。“有,龙骑士团与黑矛骑士团都相继开出了剿匪令,而且每年的这个时候,奖励尤其丰厚。龙骑士团有亚历克西斯公爵撑腰,财大气粗,开出了一个鼻子十五枚龙纹第纳尔的天价;黑矛骑士团就寒酸不少,一个鼻子只值五枚龙纹第纳尔。这是没办法的事,瑞恩坐拥长歌港这样的大港口,日进斗金,入冬海面封冻以后水路甚至可以当成陆路。不过波因布鲁的优势在于,匪患更多,竞争更少。”

  “这不算优势吧?”埃修说,“肯定不乏佣兵在波因布鲁剿匪,又去瑞恩领赏。”

  “你倒是懂他们的花花肠子,”布罗谢特说,“但一般来说都没人能活着走出瓦尔雪原。北境的盗匪,残暴得很。五枚龙纹第纳尔,也不少了,折算一下就是五十通用第纳尔,足够在酒馆买五杯清淡麦酒了。”

  “我总不可能靠着清淡麦酒经营领地。”

  “所以剿匪那点赏金是养不活你这么一位准爵士的。我就提点你几句,在潘德,来钱最快的路子是——”

  “发战争财。”埃修直截了当地说,“劫掠村庄,打劫后勤车队,贩卖战俘。但你之前说过,半年之内难启战端。我目前需要建立一支私人部队,跟维持他们的资金,短期内并没有经营领地的打算。”

  “你的思路倒是清晰,”布罗谢特冷淡地说,“就靠剿匪?那些苍蝇腿蚊子肉,恐怕喂不饱你。”

  “就靠剿匪。”埃修想了想,又说,“我听说迦图草原的骏马,在北境炙手可热。”

  “你如果能从朱达亲卫队手中弄来一匹血统纯正的迦图战兽给黑矛骑士团当种马,我愿意出三万第纳尔买下!”布罗谢特斩钉截铁地说。

  埃修摇了摇头,学着布罗谢特的口气:“三万第纳尔,恐怕喂不饱我啊。”

  布罗谢特不言语,伸手拉开书桌的一个抽屉,将一根粗壮的针筒摆到埃修面前,透明的管壁上残留着暗红色的干涸血迹。埃修以看到针筒手臂立刻情不自禁地绞紧,他对这玩意的印象再深刻不过,布罗谢特当初拿着它几乎抽干埃修的两条手臂。“还来?”埃修问。

  “我倒是想,但还是算了。”布罗谢特说,眼中隐隐透出些许让埃修浑身不自在的遗憾,“先前从你身上取的血,又还到你身上稀释血液中的毒性,还搭上不少名贵药材,才吊住你那条小命。不过你对医术一窍不通,具体过程我不想解释。你只需要记着,一来一去以后,你欠王立学院一命。”

  “那让我拿一匹种马来还?”埃修问。

  “你想得天真。”布罗谢特站到埃修前面,隔着书桌居高临下地与他对视,“你若是嫌三万第纳尔太少,我当然可以继续往上出价,大不了拉下老脸去跟阿拉里克公爵借钱。你欠下的这条命,得帮我做件事才能偿还。”

  “什么事?”

  “现在还不是时候。”布罗谢特缓缓地说,“但当我需要时,你会第一时间知道。”

  “……好。”

  “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

  “那便起誓吧。”布罗谢特将一枚黑色的十字架放在他面前,率先咬破食指,将一滴血珠滴到十字架的右端,“我之鲜血,誓之枷锁,命之桎梏。”

  “这招只对秩序女神的信徒起作用。”埃修盯着桌子上的黑十字,面无表情。

  “自从卡瓦拉大帝征服潘德大陆以来,所有人便成为了秩序女神的信徒,不管他们此前信奉何种神祇。”布罗谢特意味深长地说,“你先是一名秩序的信徒,而后再是其他。”

  埃修想起了那古怪的梦境,默不作声地咬破食指,将血珠滴到黑十字的左端。“我之鲜血,誓之枷锁,命之桎梏。”他低声说。随着埃修的话语,两枚血珠开始沿着水平的纹路滚动,在中央汇聚,逐渐填满修长的凹槽,最后浸没进十字架中,在深沉的黑色中透出一抹妖异的腥红。

  “血十字盟约,成立。”布罗谢特收起黑色十字架,“你接下来可以准备前往凛鸦城了。”

  “这才是完整的血十字盟约?”埃修出门前,随口问。

  “是的,”布罗谢特点点头,“怎么,以前被异端裁判所的修士诈过?”

  “倒不至于。是我自己没学到家。”埃修阖上门。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