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八四章 癫狂余韵(八)

第一八四章 癫狂余韵(八)

  一辆马车慢吞吞地穿过迦图草原,谨慎地避开那些在平原上游荡的迦图骑兵。马车极其简陋,只搭建起一个最基本的、堪堪能够让马拉动起来的框架,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甚至连漆也懒得上,极其符合波因布鲁王立学院那将简约发扬到极致的风格。车厢里唯一的陈设便是一个放满了各色草药与手术工具的行囊。马车并无随从跟随护卫,只有一名戴着铁面的车夫和一位失去左臂的年轻人,这样寒酸的排场自然很难引来迦图劫掠者的觊觎。车夫的经验也很老道,尽挑着一些偏僻的路线走,一路平安无事地到达了自由城塔里伯尼。在快乐豚酒馆略作休整以后便启程前往马里昂斯。出城后,车厢里多了个身着暗红色戎装,戴着墨镜的白发男人。

  学者们预留在行囊中的伤药已经消耗殆尽,都是些药性温和的药膏,涂抹到肩膀断口上的刺激并不强烈,只是见效慢。不过有了这些药膏作铺垫,基亚便着手开始为自己调制稍微强效些的药膏。原本对他而言信手拈来的工作,在失去一条手臂后便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归乡的路途并不平坦,马车偶尔会在田垄或是小径上不停地颠簸,一不留神打翻坩埚便会前功尽弃,更会浪费那些说不上珍贵,但也绝不至于随处可见的草药。基亚只能用两只脚将坩埚夹住,再用右手捣烂榨汁,以少量清水稀释,最后将稀烂的叶片与汁液小心翼翼地敷在断肢的伤口上。异端裁判所的所长但丁坐在基亚对面,抱着双臂无动于衷。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基亚便会将已经风干的药膏刮掉,打磨再如何平滑的木刀在摩擦过骨肉的断口时都会显得棱角分明,基亚总在这一过程疼得满头冷汗。而随着他逐渐减少清水的用量,药膏涂在伤口上的刺激便愈发强烈,仿佛再次被人砍断左臂。基亚仍旧能感觉到虚幻的痛苦如同筋肉骨骼一般填满了并不存在的左臂,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消褪,反而愈发强烈。但比起这个,基亚其实更担心自己姐姐的精神状态。一路走来,特蕾莎乍一看似乎开朗了很多,基亚甚至能在马车里见到她摘下铁面,轻声地哼唱着萨里昂的乡村歌谣,侧脸的线条柔和地起伏,像是被最高明的画师精心勾勒过一般。基亚再次见到了在“凋零蔷薇”以前那个被所有人宠爱的艾尔夫万小姐,那个只属于骑兵长格里夫的特蕾莎。但这只是断续的片段,那些乡村歌谣从未完整地唱完一个小节,往往是几句之后便戛然而止,鲜花般娇艳的少女神态须臾间凋零,柔和的线条被生硬地封冻起来,而后又是那位被基亚所熟悉的寂然冷漠所替代——她又是异端裁判所的地狱修女了。整个路程基亚很想找个机会询问特蕾莎,在他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每次换药之后基亚都几近虚脱,更何况碍于但丁在场,基亚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

  越接近萨里昂,车轮下的绿意便愈发生机盎然,偶尔拂过车厢的风也渐渐温暖起来。北境仍旧被自迷雾山脉上汹涌而下的寒流笼罩,而中部大平原已经到了草长莺飞的时节。终于马里昂斯的轮廓出现在地平线上,雄伟地生长起来。基亚看到了高大的城墙,以及内海粼粼的湖光。家,甜蜜的家。但基亚心中却有野草般生长的惶恐。如果可以他并不愿意以如此狼狈的形象回家,并不是因为他没了一条胳膊,而是由于他那渴望寻找潘德本质的冒险者生涯以极其惨淡的方式中途夭折。

  马车接近城门,特蕾莎摘下铁面——她的脸就是最有效的通行证,守门的卫兵朝她敬了个礼,挥手放行。马车长驱直入,到公爵城堡前才停下。“父亲在等你。”特蕾莎转头对基亚说,并未放下手中的缰绳。

  “姐姐,你不跟我一起进去吗?”

  特蕾莎摇了摇头:“我要前往王城,在双子塔静修。”

  基亚瞥了眼但丁,后者正懒洋洋地靠在车厢上,墨镜后面不知是在睁着眼睛出神还是在闭目养神。他跳下马车,轻声问:“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场误会而已。”特蕾莎说。这时一名男人从城堡中走出来,面相老成持重,他看见了基亚,点了点头:“父亲在等你。”

  “大哥,好久不见。”基亚说。

  萨里昂子爵福瑟特·汉墨·艾尔夫万,艾尔夫万公爵的长子,公爵卧病在床以后代理马里昂斯领主一职。

  “父亲在等你。”福瑟特点了点头,他看到了基亚的断臂,眉头一皱,但没有多说什么。

  “去吧。”特蕾莎说,驾驶着马车离去。

  马车驶离马里昂斯,沿着“雄狮之骸”前往王城。特蕾莎一只手握着缰绳把控方向,另一只手取下铁面,怔怔出神。

  “一场误会而已吗?”车厢中传出但丁的声音,口吻依旧懒散,听不出情绪的起伏,“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对你,以及对女神的使者都很糟糕。”

  “我有分寸,毋需所长过问。”特蕾莎戴上铁面,纵马狂奔,车轮“轱辘轱辘”地急转起来,车厢剧烈地震动,似乎随时都会处于散架的边缘。但丁的身躯随着车厢的起伏摇晃,但后背仍旧牢牢地贴住厢壁。他摘下墨镜,用袖摆轻轻擦拭着镜片,发出一声连他自己都难以觉察的无奈叹息。

  戴着金丝眼镜的老人半躺在宽大的床上,身前盖着洁白的天鹅绒被,他低着头,翻阅一本厚重的书籍。基亚进来时,他抬起头笑了笑。

  “之前在宴会上,你是故意的吧?”

  “是的。”基亚点点头,单膝在床前跪下,握住艾尔夫万公爵的手,觉得自己像是握住了一截干枯的树皮。分别了不到两个月,再次相见,父亲便苍老得让他难过。基亚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低声说:“对不起。”

  艾尔夫万公爵笑了笑,伸出手轻轻抚摸基亚的头:“太拙劣了啊,布伦努斯公爵一眼就识破了,也亏得我跟你姐死死护着你,不然你跟那个年轻刺客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要不是国王陛下回到王城以后与我们开诚布公谈了一下,我们还真不知道对于奈德·格雷兹的刺杀是出于他的授意。埃尔德雷德倒是反应迅速,直接跟他姐夫撇清了关系,不愧是白鹿堡的侯爵,在东部大森林待久了,眼力劲儿不逊色于诺多。”老人的目光落到基亚的断臂上,“少了一条手臂,很辛苦吧?”

  “只是拿不起盾了,但还握得住剑。”

  “那很好。你哥哥目前要操心马里昂斯的事务,原先属于他管辖的达隆堡,连同马里昂斯周围的那三块附属村庄,佩恩、阿密尔和比格伦就暂时交给你管理。等国王陛下重新颁给你一个子爵的头衔后,你可以征集一支不超过三百人的私人部队。”艾尔夫万公爵拍了拍基亚的肩膀,“这不是请求,是命令。你要抓紧训练,因为之后可能随时会让你前往南部边境。”

  “帝国那边,有什么变故?”

  “马略皇帝的病情比我还要重,已经有伊莉斯代为监国。小娃娃年纪不大,野心倒不小,争取到了贾斯特斯的倾力支持,还成立了一个什么劳什子‘暗影之狼’骑士团,”老人发出一声中气不足的冷笑,咳嗽几声,“潘德现在的骑士团,真是越来越不值钱了。现在帝国的政坛云波诡谲,从将军到执政官人人貌合神离。虽然萨里昂现在没有能力再次发动一场大规模战役,但是让你们年轻人去小打小闹的资本,还是有的。只管放手去做,帝国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他们不仅要消化内部的权力更迭,还有一场既是内忧,更是外患的危机,”老人凑近基亚的耳朵,耳语如惊雷,

  “塞兹的‘千夫长’斯科莱鲁,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拜蛇教暴乱。”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