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八五章 癫狂余韵(九)

第一八五章 癫狂余韵(九)

  无止尽的暴雨,沉闷的雷声在厚重的乌云中翻滚,偶尔有粗壮的闪电撕开天幕,灿白的光线从巨大的裂口中喷射,天与地被短暂地照亮,在绵密的雨幕中勾勒出一人一马仓惶的身影。骏马不知奔跑了多久,已经疲惫到了极点,马蹄在泥泞的大地上艰难地起落,马嘴里不断有白沫溢出,又不断被暴雨冲刷掉。马背上的骑手也并不轻松多少,衣衫都被雨水打湿,又被轻薄的鳞甲压迫,紧紧地贴合着肌肤,显露出浮凸曼妙的身体曲线——那居然是一位女骑手。当天空被闪电再度撕裂、照亮时,骏马一个趔趄,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重重栽倒。

  艾丽莎在被马背压断双腿前从马鞍上蹦了出去,摔落在一片水洼中。她咬了咬牙,翻滚起身,跑到战马身边,看也不看半个头已经埋进湿泥中的骏马,用小刀割下行李与投矛袋,刚要甩到背上时,果断弃了行李,又从投矛袋中抽出仅剩下的三根投矛,踉踉跄跄地朝前跑。

  身后,马蹄声踏破雨幕。艾莉丝头也不回,往声音来源方向甩出一枚投矛。夜幕中火星逆着雨水激烈地溅射,投矛不知被弹向何方,而马蹄声依旧在不急不缓地朝她逼近。追杀者分明可以在转瞬之间拉近双方的距离,却始终刻意地控制马匹的脚力,不靠近,也不远离。艾莉丝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握紧了手中最后两根投矛,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朝前奔跑。

  拜蛇教犯了错误,极其严重的错误,贸然将两匹恶狼引入了群蛇的大家庭——实际上蛇教中的核心成员对那两人的恶狼本质早就有所了解——毕竟此前他们也在山之名将的授意下猎杀过女祭司,抢夺过新型蛇毒的实验体,算得上是凶名昭著,谈之色变。蛇教上下曾一致以为这是帝国的诡计,即便如此,大祭司长在反复思量、反复试探过后,还是对他们敞开了怀抱,派出她最信任与宠爱的艾莉丝去接纳两人。而那两匹恶狼才刚刚成为基层教徒,便立刻提出了极具狼性的计划,而响应者甚众,就连不少祭司长都在暗地里表示认同。看来马略在帝国境内施行的新政确实正在将阿兹·达哈卡的信徒们逼入绝境,居然会将一场武装暴动当成东山再起的救命稻草。当然其中也不乏阴险的算计,比如想要驱策那两匹恶狼为开疆拓土的马前卒,奈何他们算计的对象曾经是暗影联队史无前例的千夫长。在斯科莱鲁带着一帮死心塌地追随他的暗影百夫长闯入蛇教大殿时,仍在酝酿中的阴谋诡计都在刀剑与投矛的交鸣声中惨淡收场,而靠着一个毫无骨气的傀儡,斯科莱鲁轻而易举地将蛇教大权握在手中。艾丽莎是高层中为数不多的生还者之一,也可能是唯一的没有归降的高层。她从一开始就不喜欢那个背离毒蛇天性的计划,因此一直在刻意地与那两匹恶狼保持距离。斯科莱鲁闯进大殿时艾丽莎也是溜得最快的。不过斯科莱鲁并不想放过她,来追杀她的不仅有先前的同僚,还有另外一头恶狼。

  艾丽莎终于支持不住了,每一滴带着动能坠落在身上的雨水都成为了负荷,体力在四肢的机械交替中消磨殆尽,而身后的马蹄声始终如影随形。投矛慢慢地从手掌中跌落,艾丽莎扑倒在地。

  一匹铁血驹自身后缓缓地靠近,闪电照亮了马背上骑士精致美艳的脸,淋湿的长发呈现暗沉的金色。女骑士翻身下马,将两根投矛一一踢开,而后用力踩住艾丽莎的背,将她的身子压入泥泞中。艾丽莎勉强抬起头,不让口鼻被泥水淹没。她仍在试图从对方身边爬开,但无论她如何挣扎,都只是让身子陷得更深而已。

  “到此为止,艾丽莎。”塞兹曾经的金色玫瑰,奥古斯塔娜冷冷地说。

  她本不至于追杀这名女祭司那么久,奈何对方实在太机敏了,像是一条真正的毒蛇,知道何时隐蔽,何时展露毒牙,对于曾经的同僚下手也绝不留情,投矛更是丝毫不逊色于暗影联队的百夫长半分。奥古斯塔娜一开始的掉以轻心反而给了艾丽莎撕开包围网的机会,更是在漫长的追逃过程中将追猎队伍挨个蚕食,最后只剩下奥古斯塔娜一人。若不是铁血驹的耐力远胜过普通骏马,这场暴雨又来得恰到好处,提前熬垮了艾丽莎坐骑的体力,不然还真让就让她跑出帝国边境了。

  “加入,或者去死。”奥古斯塔娜拔出长剑,对准了艾丽莎的头颅。

  艾丽莎惨然地笑了笑:“我对你们与马略、凯洛斯之间的恩怨并没有兴趣,我只想在宁静之中感受阿兹达哈卡神的伟大,请赐予我这个永恒的机会吧。”她认命地垂下头,把脸埋进泥水中。她没来由地想起来她的宠物小蛇,那绿宝石色的小可爱,缠在她的手腕间,瞪着一对银色的小眼珠,比任何项链与珠宝还要漂亮。只是过去了这么久,它会不会已经饿死了?

  奥古斯塔娜耸了耸肩,一剑刺下。

  铛!

  一枚长剑在雨幕之中突兀递出,架住了奥古斯塔娜的长剑。一名男子突兀地出现在两人身边,仿佛鬼魅倏忽间飘荡而至。他戴着巨大的角盔,披挂着严实的铠甲,大氅在疾风骤雨中猎猎作响。他轻描淡写地挥剑,逼退奥古斯塔娜。一道闪电劈落,男人看清了奥古斯塔娜的脸,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

  “带刺的蔷薇,与剧毒的美女蛇,有什么必要自相残杀呢?”

  奥古斯塔娜横剑斩击,男人纹丝不动,随手格住。奥古斯塔娜转身就走,追杀艾丽莎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的体力,眼前的男人一时半会又绝难试出深浅,尽管对方还未流露出明显的敌意,但若是纠缠下去就不好说了。奥古斯塔娜翻身上马,临走前冷冷地丢下一句:“请自行承担包庇蛇教叛徒的后果。”

  “叛徒何苦追杀叛徒呢?”夜色中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但语气中的玩味却尖锐如刀剑。

  奥古斯塔娜冷哼一声,策马离去。男人一直等到马蹄声被雨声盖过,才在艾丽莎身边蹲下,摘下手甲,为她轻轻拭去脸上的污泥。

  “你是谁?”艾丽莎虚弱地说。

  “我是谁?”男人吹了一声极其响亮的口哨,一匹战马撞破雨幕狂奔至他身前,他抱起艾丽莎,温柔地将她扶上马背,“我是暮色的浪子,黎明傻子的噩梦,乔斯林的好哥们,巴克利的阿利斯泰爵士。”

  ……

  “好大的雨。”约格特仰起头,头顶是纵横交错的树枝以及层叠的绿叶,水珠沿着这片天然的穹顶滚动,滴落。穹顶外暴雨如注,穹顶内小雨连绵。他摊开手,一粒雨珠在他手掌心碎开,那枚得自潘德·达利安爵士手中的皇室徽戒飘荡起柔和的光晕,在某种神秘地牵引下飘荡出去,像是风中的烛火一般,想随风而去,却始终被烛芯所束缚。他朝着光晕指引的方向前行,在约莫数十步以后,光晕骤然熄灭。

  “崔佛,再带一个上来。”

  “大人,这是最后一个了。”崔佛擎着火把走到约格特身边,雨水不停地砸在火把上,但火焰却仍在旺盛地燃烧,光线丝毫不见退减。一名衣不蔽体的诺多少女被他拖在身后,四肢都被打断,奄奄一息。约格特蹲下身,轻轻捏了捏少女满是血污的脸,又摩挲手指,回味着美好的触感,丝毫不在意对方怨毒的眼神:“你们诺多精灵可以说是一身是宝啊,血液可以与魔力共鸣,因此可以自由进出艾拉克莱的魔法天幕;当然也可以驱动这枚戒指;而你们身上的脂肪,”他抽出一把小刀,刀尖轻轻地在少女光滑的小腹上游移。约格特闭上眼,细心感受着刀尖下肌肤轻微地颤抖,“则是比鲸油更加持久的燃料,甚至不怕雨淋,当然做成香料也是极品。”他惋惜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你们的族群里没有胖子呢?还是说胖子都只能待在艾拉克莱里?”

  “太可惜了,无论是迦图、萨里昂还是帝国,都只会把你们当做发泄欲望的奴隶,可只有我才知道如何发掘你们潜在的价值。”约格特割开少女的喉咙,鲜血自巨大的创口中涌出,滴落到他掌心的徽戒上,光晕再次飘荡出来,摇曳着指向森林的深处。

  “不要浪费了,带下去,让雷尼尔榨油。剩下的肉拿去喂给灾厄鸦。”约格特小心翼翼地合拢掌心,站起身,不再看尸体一眼,“崔佛你今晚再去逮几个诺多精灵回来,我们现在仍处于东部大森林的外围,你放开手脚去抓,***迪尔注意不到我们。记住,越肥越好。”

  “是,大人。”崔佛嘶哑地回应,他将火把挂在树上,身后生出巨大的蝠翼。他冲破森林的穹顶,在暴雨中远去。

  (第二卷完)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