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一章 春之歌(一)

第一章 春之歌(一)

  亲爱的父亲:

  见字如面。离家已两月有余,您应该早就发现我不在伊索斯了。希望那支被我临时征调的教团佣兵能够平安返回驻地报备。在他们的帮助下,我顺利抵达波因布鲁,并如愿成为了王立学院的学生,在布罗谢特院长的指导下开始系统地学习潘德历史、语言学。

  波因布鲁无疑是个偏僻与荒凉的城市,而且还很冷,比瑞文斯顿的其他任何地方还要冷,从凛鸦城一路向东,皮肤可以明显感受到温度断崖式的变化。在炎热的南部呆惯了之后,我对严寒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好在北境最不缺的就是皮货,我每天都要裹足三层雪原狼的毛皮才能睡得安稳。可即便如此,每天早上醒来以后,四肢还是会冻得发僵。若不是院长因为认出了我的身份,对我额外照顾,破格将我的头衔从旁听门生提拔到见习学者,得以拥有一间可以生火供暖的单人卧室,不然今年的春寒我只能在终日呆在图书馆里渡过了。

  波因布鲁的图书馆非常壮观,但并不会体现在外观上。谁能想到学者们会藏藏掖掖地将图书馆建在礼堂的后方呢?而且只留下一条进出的通道,往来十分不方便。有的时候我甚至都不想离开图书馆了,一想到从寝室到书架要走那么长的路我就头疼,可是图书馆严禁自带被褥饮食,应该就是防止学者们抱有类似的想法。不过那平凡无奇的建筑中,书卷却浩瀚如海,无论是从藏书量还是藏书类来看,都足以称得上是潘德之最。第一次得见图书馆内部的全貌时——尽管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那些城墙一般高大的书架所震撼。我猜想那些装订起来的羊皮纸大概可以填满伊索斯的每条街道,甚至还能让那条横穿过城的溪流彻底堵塞。馆内的藏书绝大部分都是由王立学院的学者撰写而成,极少部分则是昔年的古董,破旧到无法翻阅,只有抄本提供。通过成立黑矛骑士团与王立学院,从潘德各处流放至此的学者们将他们的知识妥善地保存下来,并通过漫长的时光累积成丰厚的底蕴。一想到在世界最偏僻的角落能有这么多的书籍可以翻阅,我既欣喜,又难过——这么多的书,要何时才能读得完啊!好在我已经根据课程制定了严格的计划,希望能在四年内通读文史与语言类的著作,其他书类姑且当做闲暇时的消遣。目前诺多语的学习只能暂时搁置,毕竟这已经成为了我的标签之一,有心人很容易推断出我的身份,届时可能会给您带来不必要的困扰。因此我也没用本名,在王立学院的人员表上,我的名字是露娜,瓦尔登某个平民家庭的小女儿。就算如此,已经有学员来向我搭讪了,大概是我的平民身份让贵族出身的他们更加肆无忌惮。院长曾经告诉过我一句谚语,“苦寒之地的花朵仍会招蜂引蝶”,真是一点不错。好在那位著名的女爵已经答应过担任我的体能导师。她也是一位美丽的女性,但学院里却没什么人愿意招惹她,一来可能是由于她比北境绝大部分的男人都能打,二来也可能是因为她的追求者是“猛犬”瑟坦达的缘故。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在伊索斯的时候没有好好地跟莱迪姐姐进行训练,不然也不至于一直躲着他们走。有趣的是,在帝国时,那些贵族子弟唯恐避我不及,生怕我搅坏了他们的兴致,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是在畏惧父亲您。

  不过以上种种并不会妨碍我对马迪甘的预言继续进行钻研,您可能不知道,在伊索斯,我除了尝试翻译诺多文献之外,还在研读马迪甘《预言长诗》的手稿。说来也巧,今年在雅诺斯的年祭上大闹角斗场的埃修·巴兰杜克,很有可能就是那位预言之子。而我在恰好在前往瑞文斯顿的路上与他相遇,而我能安然到达波因布鲁,他也有一份功劳。马迪甘虽然没有完整地将《预言长诗》呈现出来,但他却已经断定其结局必然是大陆的统一。所以我常常在想,若是巴兰杜克真是继潘德·卡瓦拉之后再次达成伟业的千古一帝,他早年的人生经历会不会对他征伐的马蹄造成影响?我听闻过当年在雅诺斯的灭门惨案,由皇帝授意,又由凯洛斯叔叔执行。他的父亲被乱刀砍杀,本人则被投入角斗场中。尽管在“喧闹者”的照料下他平安无事地成长,但很难保证他的人格不会在那残酷的环境中扭曲。征服者往往都是暴君,毕竟他们往往掌握着强势的武装力量,历史上因为私怨而大肆屠城的君主并不在少数,从混沌无序的年代到潘德成立的三百五十年来,案例俯拾皆是。尽管在与巴兰杜克的相处中,我看不出他有如何强烈的复仇欲望,但难免会有些担忧。他一开始对预言之子的身份莫名抵触,随后却又以莫大的责任心揽过了这一头衔,可以说若是没有他,我可能不会坐在这里给您写信。期间转变,真是让人迷惘。我好想知道在波因布鲁的这些天巴兰杜克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扭转他那固执到让人恼火的态度;同样让我迷惘的还有马迪甘本人的预言,他只留下了三张语焉不详的手稿,这也是我推断巴兰杜克身份、作为、意图的唯一媒介,但现在手稿中的信息有限,之后的事态又会如何发展呢?我已经没法作为一个旁观者置身事外了——或者从我在门德尔松山脉遇到巴兰杜克的那时起,我也成为了马迪甘预言中的一部分,只是我还不知道我所扮演的角色。不过,未知总是让人激动,就像是破译诺多的文字那样。也许我会亲自为马迪甘的《预言长诗》划上句点也说不定。

  父亲,一张羊皮纸的篇幅有限,尽管我的字已经写得很小很小,但我能与您说的只有这些了。我真的很希望您能看见这封信,但是瑞文斯顿的渡鸦并没有横跨大陆的能力,就算它们有不逊色于银王鸽的耐力与速度,可栖息在北境的它们大概才进入帝国境内就会中暑吧?

  替我向温迪尔爷爷与莱迪姐姐问好!

  您最娇纵任性的女儿

  露西安娜·贾斯特斯·杜克斯

  露西安娜在羊皮纸的末端署上自己的全名,将羽毛笔插回墨水瓶里。她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在发凉的掌心中呵了一口气,双手合拢用力摩擦起来,手指僵硬的关节逐渐暖和。她工整地将信纸折叠成掌心大的小块,放进书桌最下层的抽屉中,她随后瞥了一眼已经熄灭的壁炉,把身上的狼皮又裹紧了些,这才起身去生火。布罗谢特已经不止一次地警告她,再这么无节制地取暖,不出一个星期她这个月的木炭配给就会告罄。可露西安娜又是畏寒的体质,料峭的春寒与天敌无异,老人只好匀出自己的那份配给,加上达姆士也对露西安娜照拂有加,她的卧室才能一直保持供暖——前提是她愿意踩着冰冷的地板去生火的话。

  温暖的火焰在壁炉中升腾,光与热逐渐铺满了房间。露西安娜满足地叹息一声,躺在地板上懒洋洋地翻起了一本关于北境历史的书籍。她起得很早,而离她的第一节课还有足足三个小时,露西安娜有充足的时间把自己的身子烘得暖洋洋的。

  在翻过瑞恩之围的篇章后,露西安娜没来由地想起了埃修,那个态度转变莫名其妙的预言之子,现在又在干什么呢?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