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三章 春之歌(三)

第三章 春之歌(三)

  龙骑士的驻地前有一道长长的队伍,都是在排队等着兑换赏金的佣兵。负责验收的是一名穿着灰黑导师袍的学者,面相约莫四十,带着几名学生,鉴定那些被冻成霜白色的死肉。佣兵们挨个上前,将从迷雾山盗匪脸上割下来的鼻子倾倒在桌上,学者快速地扫视一圈,微微点头,学生立刻上前开始计数,而后结算赏金,根据鼻子的数量摆出一摞一摞的龙纹第纳尔。整个场面如同井然有序的屠宰场,屠户与肉贩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因此队伍虽长,却一直保持着相当的流动性,每个人都在朝前挪动脚步。快要轮到埃修的时候,队伍却短暂地静止下来。那名眼光老辣的学者不知为何愣住了,他皱起眉头,长久地凝视着散落在桌上的鼻子,伸出手示意学生将鉴定镜交给他。他拈起一片鼻子,轻松掰开,在手上翻来覆去,仔细观察软骨的结构。当学者放下鉴定镜时,脸上已经布满阴郁的乌云。他抬起头,冷冷地凝视身前神色已变得极不自然的佣兵:“这个鼻子,你是从哪割下来的?”

  “当然是从迷雾山的那些蛮子脸上割下来的啊……”那名佣兵额头渗出一丝冷汗,勉强笑道。

  “放屁!”两瓣鼻子砸在他的脸上。学者突然暴起,桌子后升起的身躯山岳一般魁伟,长袖中伸展出的手臂结实得如同铁铸,他伸手抓住那个佣兵的脑袋,狠狠地将他按倒在桌上。佣兵激烈地挣扎着,但是学者不为所动,只是提起他的脑袋反复地砸落,又反复地抹过圆桌,拖曳出长长的血迹。耳朵散落一地,佣兵不再反抗,而是虚弱地呻吟起来。学者提起他的脑袋,咬牙切齿,一字一顿:“迷雾山蛮子的鼻子,鼻腔的软骨成不规则的拱门形,鼻翼的脂肪层尤其厚重。老子在这里看了差不多十年的鼻子,你不是唯一一个滥竽充数的,却是第一个有胆子拿瑞文斯顿人的鼻子来领赏的。”学者松开手,任由佣兵的身子像一滩烂泥般瘫软到桌子底下:“说!怎么来的!”

  “大人!大人!这是我从几名死难者的身上割下来的,是我糊涂了,想多赚点赏钱!”满脸是血的佣兵已经站不起来了,期间他有好多次试图抓住桌沿,然而他的方向感与重心在被暴力地蹂躏过后已经一塌糊涂,双手只是胡乱地在空中挥舞,始终不能落到实处。学者抓住佣兵的手臂,拎鸡崽一般把他提起来,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快速地剜下了他的鼻子,在佣兵的惨叫声中又一脚将他踹倒在地,对着队列大喝:“听好了,如果谁敢拿着非迷雾山蛮子的鼻子糊弄老子的,现在就赶紧滚出来,别到时候钱没拿到,鼻子还跟这个小王八蛋一样没了。你们几个,”他转头吩咐几名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龙骑士,“把他扔进监狱,一个星期后如果还活着就放出来,死了就扔进内海喂鱼。”学者最后看了手中血淋淋的鼻子一眼,不屑地往那名佣兵身上啐了一口:“还他妈是个凡斯凯瑞的杂种,跟迷雾山蛮子一路的货色。”

  几名佣兵踌躇了一会,悄悄地退出队列,在自己的战利品袋中翻检起来,又悄悄地站到队列的末端。学者冷眼看着他们的小动作,没有进一步过问。队伍继续流动起来。

  当埃修与雷恩各自扛着一麻袋来到学者面前时,学者的眉毛剧烈地抖了两下,他狐疑地打量着面前的两个年轻男人:“这么多?”

  埃修点点头,打开麻袋将鼻子倾倒在桌上,须臾间堆成一座小小的山丘。学者愠怒地瞪了埃修一眼,伸出手慢慢将“山丘”打散,可桌子的面积显然无法容纳这么多鼻子同时铺开,学者只好一边验收,一边让学员清点。期间他有意无意地把玩着那把带着血污的锋利的小刀,同时仔细观察着面前年轻人的脸色变化,但埃修始终面无表情。花了一段时间两个麻袋的鼻子总算清点完毕,全是货真价实的迷雾山“产品”,共计一百三十八个,折算下来便是两千零七十枚龙纹第纳尔。

  “我们没那么多现钱。”学者摊开手,有些无赖地笑起来,“或者说没办法给你那么多,毕竟你后面还有那么多佣兵等着兑换赏金。”

  “你最多能支付多少?”埃修问。

  “一半。”学者说,“至于剩下的,我建议你去波因布鲁找黑矛骑士团。不过看你的收获,你大概就是从波因布鲁方向过来的吧?”

  “是的。”埃修没有否认,“我赶时间,剩下的一半,能不能以市价换算成别的?比如说武器装备、粮食之类的,”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建筑材料也行。先暂时存放在这,我之后会来取。”

  “你倒是会做生意,以前是不是在中部大平原厮混过?”学者嘲笑道,“这可不在龙骑士团的职能范围内。我们可没有义务帮你采购东西。”

  “但总有付清赏金的义务吧?”

  “不能全部结给你。”学者有些不耐烦,“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可以先欠着。”埃修说,“我过段时间再回来领剩下的另一半。”

  学者噎住了,过了好一会才说:“你是不是还要我写一张欠条?”

  “这样当然最好不过。”埃修点点头。

  “娘的,你这人一副典型的萨里昂商人的做派,真不讨喜。拿纸来!”学者骂骂咧咧地举起羽毛笔,“来来来,知会我一声债主的尊姓大名。”

  “埃修·巴兰杜克。”

  学者的手定格在空中,他讶异地抬起头,重复了一遍:“埃修·巴兰杜克?”

  “你知道我?”

  学者点点头:“当然。作为王立学院出身的学者,我理当向你致谢,感谢你在波因布鲁守卫战中非同一般的贡献。”他微笑起来,随手将羊皮纸扫开,“这么说阁下是前往凛鸦城接受封赏?”

  “欠条。”埃修伸手按住那张险些从边缘滑落的羊皮纸,“现在应该不是攀谈的时候。”

  “如果阁下只是一名普通的佣兵,那我当然可以打欠条。”学者哑然失笑,“但若是一位由院长举荐的准男爵的话,我很乐意代劳采购一事。”他举起手做了几个手势,一名学员立刻将一名沉甸甸的牛皮钱袋放在桌上,“里面有一百枚金龙第纳尔,与普通第纳尔的兑换比例是一比一百;”他随后又抬出三摞半的龙纹第纳尔,“剩下一半,阁下打算怎么花?如果是武器装备,我能以成本价为您准备若干套瑞文斯顿正规军的制式装备——骑士团装备除外。”

  “成本价?”埃修有点犹豫,对方开出的条件丰厚到让他不得不起疑,一个学者,真的有那么大的权力吗?学者看出了他的踌躇,温和地拍了拍埃修的肩膀:“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伏卡洛,王立学院学者,主攻金属冶炼与锻造,同时也是瑞恩的铁匠长。”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