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八章 春之雷(二)

第八章 春之雷(二)

  凛鸦竞技场的选址非常考究,负责设计的学者们巧妙地将其巨大的整体嵌进了分割内外城的城墙中,尽管墙体的结构因此显得臃肿不堪,为那些崇尚美学的建筑师所不齿,但却极大地节省了建筑成本与建筑空间,是标准的王立学院风格。与外城相接的西侧看台专门为平民与佣兵开放,入场价格及其低廉,在这里坐庄开盘的金额也低,就算只有一枚第纳尔也能参与到赌局当中;东侧看台则与内城相接,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隐隐然成了北境贵族限定的销金窟,五枚龙纹第纳尔——也就是半个金龙的入场费足以过滤掉很多人,包括一些家境不够殷实的小贵族。竞技场的老板一般不会亲自来此开设盘口,往往都是由一些嗜赌的贵族子弟协助出面,老板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些抽成。在东侧看台下注的最低金额是五十个金龙——尽管北境向来拮据,但是贵族在娱乐项目上从来不会对自己斤斤计较。偶尔也会有佣兵能够参与到东侧看台的赌局中,但下场无一例外都很凄惨,不是被欺生的贵族合伙起来骗得血本无归惨淡收场,就是大赚一笔后第二天莫名其妙地横尸在某个偏僻阴暗的小巷。

  自从推出那场十连战的新活动,凛鸦竞技场的人气便一直高涨,西侧入口常常能排起长龙,推搡、斗殴、乃至于更严重的流血事件屡见不鲜,但竞技场的老板颇有些能量,从内城搬来了一支守护者分队驻扎在西侧入口维持秩序。有正规军在一旁盯着,脾气再火爆的佣兵也得收敛几分。十连战并不是凛鸦竞技场首创的活动,但大陆上没有一家竞技场能像这里一样运营得有声有色。以前举办过类似挑战赛的竞技场,一天最多只能受理三名挑战者的报名——斗士也要喝水吃饭,也要休息养伤,而且守擂久了,难免碰到硬茬子,伤筋动骨之后擂主便会空缺,于是只能来回调换斗士守擂的顺序,等到哪一天守擂斗士伤势累积到相对严重的地步,那么这次活动也就无疾而终,毕竟不是哪一家竞技场都能随时找到十位猛男来守擂。可凛鸦竞技场完全没有人力方面的顾虑,老板不知道从哪雇佣了一大批实力不俗的斗士,同时一次能受理十位挑战者的报名!然后便是将竞技场偌大的场地分隔开来,分别开盘,各自开打,互不干涉,甚至还有赌哪个场地会先结束的盘口。

  埃修原本以为自己会在报名处排很久的队,可他低估了竞技场的胃口,他面前的队伍是被一截一截地吞进去的。很多人都付不起三金龙的入场费,但竞技场很宽容地让他们签署一个临时的债款协议,若是过了第一关,则在奖金中扣去入场费;若是在挑战过程中失败,则需要在竞技场充当六个月的无偿打手。埃修是今天首个能够一次性付清报名费的选手,就连主管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能够掏出三枚金龙的佣兵其实大有人在,但能像埃修这样面不改色铺出来的属实罕见。

  “能够在自己身上下注吗?”埃修随口问了一句。

  主管瞥了他一眼:“可以,五个金龙币起步。”

  埃修的手指轻轻勾住腰间的钱袋,犹豫着要不要解下来全部砸在桌上,但一番激烈的心里挣扎之后,他最终放弃了这个分外诱人的念头,只是捏出了五枚金龙币,轻轻放在主管面前。

  “名字?”

  “埃修·巴兰杜克。”

  “好,巴兰杜克先生,你的注金已经受理,请去休息室等待。请记住,”主管最后漫不经心地提醒了他一句,“从第七关开始,会是真剑决斗,而不是真剑格斗了,你明白两者之间的区别在哪吗?”

  埃修点点头:“明白。”真剑格斗,真剑决斗,一字之差,却是木头与金属的天壤之别。前者最多只会让你平躺着被抬上担架,后者则就直接通往坟墓,亦或是内海的底部——可能还是以残缺的身躯过去的。

  埃修被杂役一路引领至选手的休息室——其实也就是一间阴冷的石室,温度甚至比室外还要低上几分,天花板的角落里悬挂着密密麻麻的冰锥。石凳又冷又硬,跟冰块并没什么区别,一坐上去立刻就能感到体温在快速地流逝。埃修是唯一一个还能安然坐下来的人,其他选手都不得不站起来在石室中快速地踱步、摩擦掌心,不然在在上场前手脚都有会被冻僵的风险。

  等待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大概是第五个昏迷的挑战者被拖过门口后,便有人来休息室通知埃修准备出场。埃修将护具穿戴齐全,随手拿了根练习长矛就上了场。他的第一个对手已经在等着他了。

  才交上手,埃修有些意外,对方的经验老练得不像是个在竞技场厮混的斗士,反而像是个受过严格兵器格斗训练的贵族骑士,身材高大,手臂健壮,露出来的皮肤透出营养良好的光泽。他有些理解昨天晚上的那两个佣兵为什么会只想在赌局中赚点小钱了,如果第一关的守擂斗士就是这般水准,那这五百第纳尔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拿。不过这并不会对埃修造成多少困扰,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打落了这个守关的斗士手中的短斧,然后把他摔在冰冷的土地上。但是那个斗士并没有认输的表示,他站起身,继续扑向埃修。埃修侧身闪过,顺便将斗士的手臂拧到背后,抬起头向看台喊道:“这种情况怎么办?”

  “打晕也行。”西侧看台上有人喊,“不然他们不会认输!别被纠缠太久,昨天有个倒霉蛋就是在第三场被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在挑战第四关时被暴揍一通!”

  凛鸦城豢养的斗士,居然强悍至此吗?埃修有些讶异,但这并不会妨碍他接下来的动作。他一拳干脆利落地揍在斗士的脸上。虽然没有立刻击晕,但这一拳彻底碾碎了对方的方向感与平衡感。埃修松开手以后,斗士便颓然倒地,短时间内再难起身。几名杂役快速地走上场,将斗士搬上担架,而后第二名斗士已经站到了埃修面前,还没等杂役离开便朝埃修发动了攻击。然而他来得快,倒得更快,被埃修一个侧步绕至身后,矛柄狠狠地抽打在后脑勺上。第二关的擂主轰然倒地,杂役甚至还没走出多远就不得不奔还回来,将这个魁梧的壮汉拖走。第三名斗士总算来得没那么快,大概是他的前任倒得毫无征兆,他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但他也就是迟了几分钟被埃修送下场。而后是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没有一位斗士能在埃修手中撑过五回合。尽管他们都在电光火石间的交手中体现了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与异常顽强的战斗意志,但在埃修面前仍旧显得过于孱弱。唯一的波折是他在打晕第五名斗士时长矛因为用力过猛断成了数截,对方则是在失去意识前用最后的力气将断裂的矛杆扔出了场外,此后埃修便不得不徒手作战——虽然贴身短打是埃修的长处所在,但他之后面对的每一位斗士都刻意地加强了护具的厚度,虽然也就是多挨一拳或者一脚的区别,但这区别却决定了他们能否以伤换伤。第七关的斗士最为夸张,他出场的时候披挂着不知从哪搞到手的重型甲胄,在场上跟埃修装起了乌龟,埃修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对方从那身钢铁壳子里撬出来打晕。

  西侧看台上的观众已经完全兴奋了,他们忘乎所以地在埃修身上下了重注,每一关跟注的基础金额都在以不可思议的幅度攀升,后面财力有限的平民与佣兵完全放弃了下注,并不是赌不起,而是完全攀不到跟注的门槛。只有几名小有身家的外地商人还在暗地里较劲。东侧看台上有人开始仿效帝国角斗场的风情,抛洒鲜花与第纳尔。其他场次的挑战都暂时中止了受理,盘口只对埃修这一场开放。

  “第八……关。”负责报场的杂役战战兢兢地咽了口唾沫。

  第八关的守擂斗士施施然走上了场,站到了埃修面前。来人带着面具,一头极为扎眼的黑色长发散漫地在脑后垂落。埃修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却一时想不起来。

  “嗯?”斗士在看清了埃修的脸后发出一声表示讶异的轻咦,“是你?”

  “我们见过吗?”埃修反问。

  “当然。”斗士点点头,他抬起自己的佩剑,剑柄末端的黑色配重球被雕刻成骷髅的形状——这是一柄标准的死亡骑士长剑。斗士用拇指轻轻顶起剑格,明亮的剑光缓缓地从考究的鞘中流溢。他直视着埃修,以标准的骑士礼仪报上自己的名号:

  “‘黯夜之刃’阿德萨斯。”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