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十四章 春之雷(八)

第十四章 春之雷(八)

  一辆马车缓缓地自凛鸦竞技场的东门驶出,一匹雄健的骏马亦步亦趋地跟随在车轮后面。埃修已经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裳,骑在马背上,不住地揉着右肩,那里的肌肉还是有些僵硬,似乎关节处仍有残留的冻气萦绕。他猜想格雷戈里四世拔出来的那柄剑应该就是传说中瑞文斯顿的镇国重器“龙之利齿”,又称“龙牙剑”。它的第一个主人则是北境第一位君主,相传格雷戈里大公就是高举着这把剑,率领北境贵族的联军击溃了围攻瑞恩的迷雾山大军。随着时间的流逝,剑柄在一代又一代格雷戈里家族的领袖手中传承,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了北境王权的象征。北境的酒馆中流传着一篇不算古老的诗歌,说龙牙剑的存在早在混沌年代就广为人知,射手之神亲手将其封入巨大的冰岩中,以此作为底座,只有北境注定的王者才有资格将其拔出。手持此剑者将成为维约维斯的克星,战无不胜。瑞文克劳·格雷戈里原本只是家族中的一个毛头小子,在一次外出历险中,这把剑主动出现在他面前,而瑞文克劳则轻而易举地将其拔出,冰块霎时间溶化,又重新凝聚成剑鞘的形状。冒险结束后,他带着一支强大的军队回到凛鸦城,受封成为大公爵——往后的内容自然便是他的丰功伟绩。持龙牙剑者为北境正统,吟游诗人总在有意无意地渲染它与格雷戈里家族之间的神秘色彩,然而关注这把剑本身的人少之又少。埃修又看了眼前方的马车,龙牙剑现在的主人就端坐在其中。

  车厢里,瑟坦达与威廉将军面对面地坐在格雷戈里四世的两侧。前者不住地按压胸口,发出低沉的咳嗽,但他并没有好好休息的意图,而是看向格雷戈里四世:“二哥,你最后打算怎么做?用威廉的方案还是我的?”

  “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格雷戈里四世摆了摆手,专注地看着马车外的街景。凛鸦内城的建筑相较外城并无太大区别,依然是王立学院那简朴而实用的风格,为了节省平地空间,建筑师们将房子摞在一起,家境越好,则住的地方便越高。同时也让内城看起来如同森林一般拥堵,色泽灰暗的石砖与积雪隐蔽地交相辉映。一路走来,车夫很守规矩,并未抢道,因而也没招人注意,低调地抵达了王宫。说是王宫,其实更像是个经过临时修缮,向外敞开的石堡,雉堞上还架着几门巨大的弩炮。当年格雷戈里大公宣布北境独立后,亲自前往当时还是流放地的波因布鲁邀请学者改建凛鸦堡。“不过老子没什么钱,你们就按着预算将就着改吧。”他如此说,学者们便如此改。北境成立初期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格雷戈里一世带领着他的卫队在这座所谓的宫殿中与质疑他的敌人殊死搏斗。他的后人也并未为这座砖石的王宫增添任何奢华的装饰。王宫后面就是内海,甚至还设有一个规模较小的王家港口。

  王宫正门上方悬挂着一个枯黄的头颅,一尊褪色的金红雄狮冕被潦草地绑在他的脑袋上——这尊头颅是第一次龙狮战役中萨里昂军的元帅,当今火之名将的父亲,布伦努斯大公爵。在被瑟坦达截断粮道以后,他孤注一掷,想要借道封冻的内海奇袭使落半岛,抢占富裕的申得弗当做临时的补给据点,却在登陆时遭到弗罗斯特·亚历克西斯埋伏。这位大领主、大贵族被亚历克西斯家族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次子撵得如同丧家之犬,一路奔逃,最后在龙卫堡下授首。他的头颅由年轻的瑞恩公爵亲手斩下,以告慰在暗隼堡战死的父亲与兄长。萨里昂人只要回了大公爵的身体。

  马车在正门前被卫兵拦下,威廉将军从车厢里探出身子,摆了摆手,于是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王室成员居住的内院。一名老妇人已经在院中等着了。“陛下,午饭已经准备好了。”

  “时间刚刚好,奶妈,请再让女仆添一副干净的餐具,我要与一位年轻的男爵共进午餐,就是这位,他的名字是巴兰杜克。”他看向埃修,“这位是我的管家拉娜葛德,也是我小时候的奶妈。”

  埃修看了老妇人一眼,女管家在贵族的领地中其实并不多见,尤其还是个已经上了年纪的女管家。老妇人对埃修的注视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刻板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她的腰板虽然佝偻,但行走依然稳健,腰后成摞的钥匙串随着步伐一下一下地与后臀碰撞,发出密集的响动。“我现在一身臭汗,先去洗一下身子。”瑟坦达说。

  “抓紧时间。”格雷戈里四世说,而后他看向埃修:“男爵,你的伤口不碍事吧?毕竟——”他指了指埃修的右肩,那里在不久前被瑟坦达以木矛贯穿。他突然才想起来,那分明是很严重的伤势,可埃修的行动全然不受影响,而且包扎得也很严实,新换上的衣衫上没有渗出任何血迹。

  “并无大碍。”埃修回答。

  “好极了,请跟随我入座。”格雷戈里四世伸出手拍了拍埃修的肩膀,观察着对方脸色的变化。令他讶异的是,手掌并没有感受到绷带的厚度。“威廉,来一下。”他做了一个隐蔽的手势。威廉将军明白这个手势的含义,他走到格雷戈里四世身边,与他并肩而行,张开嘴做出问询的口型:怎么了,陛下?

  你之前下场的时候,巴兰杜克肩膀上的伤口有多严重?格雷戈里四世同样以口型回应。

  伤口?威廉将军愣了一下,什么伤口?

  此前瑟坦达刺穿了他的肩膀,但是巴兰杜克好像并没受到影响。

  我并没有关注。可是陛下,你现在才想起来是不是有些晚了?

  是的,我很庆幸龙牙剑并未冻结他的血液。他跟随你上来见我前,有没有对伤口进行过处理?

  没有。

  是吗……格雷戈里四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