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一章 春之霾(五)

第二十一章 春之霾(五)

  赫菲斯托自报家门的时候埃修其实并没有他看上去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在瑞文斯顿,“工匠长”是一个极具分量的头衔,担任此职务者无一不是王立学院出身,本事大,手段高,话语权仅次于领地的管理者。埃修在瑞恩就见过一名工匠长,仅仅是为了表示谢意便自作主张地要以成本价的骑士团制式装备抵扣赏金,甚至不需要向那位以独断专横著称的亚历克西斯公爵请示。尽管龙与猎鹰翱翔的时代早已过去,曾是猎鹰骑士团总部驻地的芬布雷堡早已不复格雷戈里三世当权时期的辉煌,但也许正如伊凡勒斯子爵对埃修所说的那样,权势不再而底蕴依旧——不是每位领主的封地都有一位资深的工匠长坐镇,也不是每位领主都能慷慨地将工匠长与五十名年富力强的工匠转手交托给他人。这批人对一名新晋男爵的助力难以想象,能够在建设领地期间帮他少走很多弯路。而且埃修也没有想到雷恩会从芬布雷堡中带出那么多工匠,他原以为伊凡勒斯子爵只会象征性地派遣几名学徒给他。

  “先不急,子爵让我捎段话给你。”赫菲斯托上前一步,凑近了埃修,压低了声音,“男爵阁下,我已经忠实地履行了你我之间的一部分约定,而剩下的部分在我的生命终结之前也将继续履行下去。希望在秩序女神的天平上,你我的付出能达成令她满意的平衡。”

  “我会的。”埃修点头。

  “我可不会特意回到芬布雷帮你转达这句话。”赫菲斯托耸了耸肩,“接下来是老头儿我要跟你说的:这五十人不会全部跟着你过去,我要留下三十人到各处采购物资——你无需操心资金的问题,子爵在出发前给我拨了一笔数额不菲的公款,在这笔第纳尔用尽前我都不会找你要钱。当然,你也无权向我索要,作为伊凡勒斯子爵指派到阁下领地的工匠长——工匠头头,”在更改对自己称谓的时候老人脸上流露出不加掩饰的鄙弃,“我对这笔资金有完全的掌控权。”

  “这我了解,还有别的事情我需要知道吗?”

  “没了。收拾一下,准备出发!”最后一句赫菲斯托是朝营地里的工匠里喊的。“矩尺座,圆规座,你们两组跟着男爵,到了目的地以后一组负责设计一个完整的运输补给路线,想办法将伊斯摩罗拉纳进北境的交通网络中,另一组就地勘探矿脉,有条件的话就建立补给营地,越多越好!天炉座,你们跑趟申得弗,买八十米的亚麻布,针脚越厚实越好;南冕座,你们到温德霍姆买十张上好的鲸皮,要成年的抹香鲸,再捎二十根良质的铁橡木;天坛座,从长歌港坐船去自由城,想办法弄到至少五十公斤的生铁,上不封顶,只要回来的时候别沉就行了,我可不会去内海捞你们。”他以惊人的语速下令,以星座名分组的工匠们便开始井然有序地分配马匹,各自登车,他们每个人都配备了武器,弓弩刀斧一应俱全——很显然,他们的安全也不需要埃修去操心。

  萨拉曼走过来:“头儿,关于伊斯摩罗拉,我在酒馆里打听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要现在听吗?”

  “不急,收拾下行李,我们要出发了,路上再汇报。”埃修说,“安森呢?他的训练有落下吗?”

  “头儿,其实……”萨拉曼将安森此前的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埃修沉默地听完后,烦躁地挠了挠眉心。基亚还在的时候这些事根本不需要埃修去过问,他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副官,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一切关键的情报筛选、整理完毕,同时还能游刃有余地处理内勤事务,安森的心理问题对埃修来说很棘手,但换成基亚或许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开解对方。可如今基亚大概早已在马里昂斯当回他的子爵了,于是埃修就不得不亲自面对这些难题了。

  ……

  普鲁托尔正在院长居所安静地等待布罗谢特回来,门外堆放着他的行李。哪怕身份显贵如他,若想在王立学院中学习也一样要办理相应的手续——又或者正是因为身份显贵如他,只有院长才能以相对平等的姿态接受他的请求,不过布罗谢特临时有事并不在居所。为了不至于错过,普鲁托尔婉拒了阿尔德玛公爵的邀请,就在居所内做些随意的速写打发时间。

  门口走过几名学者,交谈的声音绕过虚掩的门传进房间,“听说了吗,前几天赫菲斯托老师回到王立学院了。”

  “那个赫菲斯托?你不会说的是——”

  “对,就是那个赫菲斯托。当年冶炼学、地质学与工艺学共同的首席大导师啊,也是当初破了最年轻首席大导师记录的人。如今统管瑞恩城后勤事务的工匠长伏卡洛也曾经是他的学生。要不是当初赫菲斯托接受了伊凡勒斯家族的邀请,去往芬布雷堡担任铁匠长,不然那三门学术恐怕就被他整合为一门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健在啊?我还以为亚历克西斯公爵攻占芬布雷堡时他已经遭遇不幸了,毕竟以他老人家的脾气……啧啧。”

  “倒不至于,瑞恩公爵再怎么跋扈也不会随意杀害一名王立学院的学者,不过芬布雷堡内的工匠倒是被他掳去了一大半。据说全盛时期赫菲斯托手下有八百八十名工匠,以天空的八十八星座命名,现在不知道还剩下多少人。”

  ““山猫屎!”一名年轻的学者粗野地骂出声来,“他就不能好好地在芬布雷平原度过余生吗?这次回来时不会是想完成他未竟的‘事业’吧?那整合以后我地质学的石珠是不是会被收回?”

  “这应该不至于吧,当初布罗谢特老师还不是院长的时候就不同意他这么做,因为两人都是举足轻重的首席大导师,这次回来他也就讨了个新的学术之环和石珠。”

  “你们在我居所前面聊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怕我听不到是吗?”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地插入进学者们的谈话之中,“没什么好担心的,该干嘛干嘛去。还有,是谁把这么多包裹堆在门口的?”

  普鲁托尔拉开门走出去,向庭院中站着的老人优雅地行礼:“普鲁托尔·格雷戈里,向布罗谢特院长问好。”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