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二十九章 雪之瞳(七)

第二十九章 雪之瞳(七)

  埃修见到赫菲斯托的时候,工匠长正在村庄中央用脚丈量领主居所的尺寸,偶尔停下来狠踹边角的圆木。赫菲斯托与他手下的工匠都没有直接参与到伊斯摩罗拉的守卫战中,而是忙着在村庄里物色无人的石屋,将其改造为临时的后勤营地,不过战斗结束后矩尺座小队的工匠倒是参与到搬运伤员的行列中。

  “居然没费什么波折,你的运气真的不错,”这是赫菲斯托见到埃修后的第一句话,“如果不是这批出现得恰到好处的迷雾山蛮子,以巴克利人的臭脾气,你想要兵不血刃地占领伊斯摩罗拉还真没那么容易,而且我最惊讶的是那家伙居然只想用根鞭子把你绑起来,”工匠长摊开手掌,里面赫然是几块士官鞭的残片,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捡起来的。赫菲斯托搓揉了几下,露出鄙夷的神情,不屑地把残片扬到风里,“牯牛皮绞的鞭子也就用来抽抽打打,绑人还是算了。我原本以为他会从裤裆里掏出一杆火枪顶到你脑门上。”

  “这可不是占领,重申所有权而已,甚至连收复都谈不上。”埃修纠正,随后赫菲斯托话语中一个非常陌生的名词勾起了他的兴趣,“火枪,那是什么?”

  “巴克利人鼓捣出来的一种相当好玩的远程兵器,通过点燃火药发射金属弹丸,威力跟射程都不错,就是准头欠佳。在银湖镇,巴克利的火枪兵是人见人爱的雇佣兵,尽管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算不上合格的射手,不过还是有很多雇主愿意花钱聘用他们——毕竟他们的要价比起弓弩手低不少,闹出来的响动也很能震慑宵小。我年轻时对火枪的工艺比较感兴趣,曾经试图用帝国的‘燎水’替代巴克利特产的‘孔雀硝’做火药,但是燎水是液体,性质太过活跃,当时我也没有处理这种材料的经验,堆放时跟空气还有硝石起了反应,还好量不多,不然可能会把半座王立学院送上迷雾山巅。”赫菲斯托在回忆往事时的表情更多是在惋惜那些被他无端浪费的原材料,至于真正让人心惊肉跳的某个可能性则是被他轻描淡写地带过了,“也是因为这件事,后来王立学院院长迭代时我没能竞争过布罗谢特,他继任之后第一个命令就是严禁我进行相关的研究,还把我一些初步成果放进了禁书区的最深处,不过我上次回去的时候都已经带出来了。”

  “你叫我来,就是想告诉我你打算在伊斯摩罗拉继续对火枪的研究?”埃修怀疑地打量着赫菲斯托,“先向我保证你不会把伊斯摩罗拉送上天。”

  “哪里,没那么快。”赫菲斯托的回答模棱两可,不知道是他不会那么快重启火药研究还是不会那么快送伊斯摩罗拉上天,“这只是题外话,我真正想告诉你的,跟这个东西有关。”他将一个黑咕隆咚的东西扔向埃修。埃修抬手接过,发现是先前在村外被老人掰走的箭头,入手的感觉非常粗粝,掌心摩挲起来具有砂石般的质感。“凑近了仔细看。”工匠长在一旁提醒。

  埃修端详起来,眼前的这根箭头色泽晦暗斑驳,不像是被打磨过的铁片,更像是质地不纯的铁矿石被摔砸出锋利的截面,箭头末端还绑着短短的一小截箭杆。埃修抬起头,迷惑地看向赫菲斯托:“这是——”

  “铁矿脉,而且纯度很高,甚至有可能是露天的。”工匠长斩钉截铁的说,“真是浪费,居然拿这种未经提炼的矿石做箭头。走,牵两匹马过来,我们去考察一下伊斯摩罗拉周围的环境,再做进一步的商谈。”他的语气俨然他才是伊斯摩罗拉的领主,不过埃修并未计较老人僭越的态度,他的注意力全然被那可能的矿脉吸引过去。两人出了村,在伊斯摩罗拉周围的雪原游荡,同时刻意地同密林与山岳保持一定的距离,足够观察全貌,又不至于惊动盘踞其中的恶徒。赫菲斯托不愧是一位曾与布罗谢特竞争王立学院院长位置的宗师级学者,他仅凭一双肉眼就能从被深雪覆盖的地势中判断矿脉可能的所在,一路上他接连划定了几处矿脉可能的所在,不过大多险恶偏僻。“做好遭到抵抗的准备吧。而且以伊斯摩罗拉现在的人力还不足以扩张到这里——慢慢来吧。”赫菲斯托叹了一口气,拨转马头,“回去吧,男爵阁下,现在还不是操心这些的时候。”

  “身为一名领主,你要做的事情很多,村庄的人口你需要了解,青壮年多少,老年人多少,小孩子又有多少,村庄里有几间空房,有没有扩建的必要?基本物资的供应倒不必操心,领主的议事堂不知道闲置了多少年还没被拆了做柴火,足以说明伊斯摩罗拉虽然地处偏僻,但物资并不会匮乏。你可以指派一位村长处理村庄中鸡毛蒜皮的琐事——如果已经有而且能力合格有人望的话那便不需要费神,不过肯定不能让那个多诺万来当。然后你需要留下一些士兵来保护村庄,尽可能地肃清周边盘踞的劫匪,在保证村庄附近的安全以后,便需要开始将这里纳入北境的贸易网络中,不然你就算再经营一个世纪都不可能有一分第纳尔的税收,还是只能烧自己的私人储蓄。不过这里距离奥登堡太远了,商队势必需要重兵护送。如果冰流不是一年四季都冻着的话,应该有一到两个月的汛期,可以通过水路将商品运送到瑞恩的长歌港或者是使落半岛,那里的价钱会更公道一些。食物的话,靠狩猎跟捕鱼填饱肚子倒是不在话下,如果能做到对外作为贸易品输出更好,毕竟北境一直缺粮,皮货也是不错的经济来源,只是免不了要与迷雾山的蛮子争食——啧,确实蛮险恶的,人手不足,发展起来束手束脚。我也不能太快成立工坊——当然,男爵,我很欢迎你去外面拐些人回来,奴隶都是廉价的劳动力。这方面我建议男爵你向帝国看齐,在潘德南部,奴隶可是比金第纳尔还硬通的货币。帝国所谓的自由公民可都是靠一群跟牲畜无异的奴隶供养起来的……”

  回村路上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赫菲斯托在滔滔不绝地向埃修灌输如何去经营领地,而埃修一言不发地听,偶尔应上两声表示自己并未走神。很难想象眼前这位芬布雷的前工匠长会如此深谙领地管理事务。伊凡勒斯子爵确实是在尽心尽力地履行誓言中属于他的那部分责任,但伊凡勒斯子爵为此付出得越多,埃修便觉得他即将承担的责任越重,但是赫菲斯托确实让他少走了很多很多的弯路,如果埃修能够尽快地处理好伊斯摩罗拉的历史遗留问题,让村庄顺利地步入自行运转的正规,那他便可以启程前往迦图草原了——埃修始终惦记着跟布罗谢特的那笔关于迦图战兽的交易,而且他也觉得是时候该给自己整一匹合乎心意的坐骑了。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