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三十六章 驰骋之风(六)

第三十六章 驰骋之风(六)

  埃修趴在河岸上,半截身子浸泡在湍急的水流中,但是他实在没有把自己拉上岸的力气了。如果不是埃修极具先见之明地将狼斧劈进河岸,这时他很有可能已经漂浮在河面上随波逐流,随时有被暗涌吞没的可能。然而太过锋利的狼斧反而在这时帮了倒忙,在水流的牵引下斧刃正缓缓地割开河岸松软的泥土将。埃修干净松开斧柄,单手抠进地里,姑且将身体固定住。随后埃修咬破另一只手的手指,半截手臂都沉进水中。他耐心地等待了一段时间,终于感觉到有一条大鱼正在贴着手臂打转。埃修手指微屈,猛地抠进鱼腮里,“哗啦”将其提出水面,而后狠狠一口咬在挣扎不已的大鱼身上。埃修先是慢慢用牙齿刮掉鱼鳞,然后从柔软的鱼肚开始将腥味极重的鱼肉一条一条地撕扯下来,嚼也不嚼直接吞下肚子。每当埃修觉得反胃时便低头灌几口河水,如是他终于将整条鱼吃得只剩内脏与骨头。

  埃修又如法炮制逮了两条鱼,虽然都不如开始的那条大,但多少够他填饱肚子——让他感到饱的并不是鱼肉,而是在胃里累积起来发酵的鱼腥味。生吃了三条鱼后无论怎么喝水埃修都没法压制那剧烈的反胃感了,但是他又不敢呕吐,生怕好不容易恢复的体力随着这一呕又付诸东流——各种意义上的。他难受地又在河岸边趴伏了将近半个小时,等到水流不再那么湍急时,终于爬上了岸,这时他的下半身已经被河水泡得发白发软了。

  埃修在岸上翻了个身,尝试舒展仍旧有些酸痛的四肢。他头一次感到如此疲惫,如果长河在大陆上的位置整体再往南挪动一两百米,那么埃修势必会在这场肉身与马蹄的竞速中惨白。哪怕先前在瓦尔雪原追逐地狱修女都不曾令埃修如此消耗精力。那名迦图军阀确实很看得起埃修,从部队、战术到临场的执行力,在各个方面都近乎完美地限制了埃修的发挥——当然其中也有埃修自身准备不足的缘故,他若是手边常备一套弓箭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先前截杀迦图马队时埃修有很多次机会搜刮一些弓箭,但埃修觉得弓箭杀敌效率远不如自己动手砍,加上他还有折箭投掷的杀招,并不需要如何依赖弓箭。结果就是这点轻慢心思使埃修吃了大亏,现在埃修不光失去了坐骑,挂在马鞍上的干粮以及用来牵引马群的长缰绳也一并遗失,就连衣甲都破损严重。、

  不过终于是摆脱了追兵,埃修安慰自己,他当然不清楚迦图人有多忌惮此地的领主,但他至少有些休整的时间。

  埃修起身时,已是傍晚,暮色下长河悠然地自东部大森林淌出,在平坦的大地上蜿蜒地朝内海奔流。晚霞如涌,垂落在层叠起伏的林海上。远处的丘陵上矗立着一座堡垒,而一队无旗帜的骑兵正朝埃修这里接近。

  埃修快速朝自己脸上抹了一把污泥,匿入河边的草丛里,布伦努斯公爵曾经在王城对他下达了通缉令,他不确定这些骑兵会不会认出自己。尽管埃修可以一瞬间全灭,但他现在终究是瑞文斯顿的领主,如无必要,还是不要贸然与萨里昂生起事端——不过好像没所谓?埃修才想起来自己是独自出行,甚至连旗帜都没有,他不说的话谁知道他是格雷戈里四世的封臣?

  近了,埃修才发现这些骑兵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他们围成一个圈,正在大声地说笑。圈子的中间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双手被沉重的镣铐锁着,镣铐连着一串粗长的铁链,另一端握在似乎是队长模样的人手里。女人一直在努力抵抗铁链的拖拽,但这只是让她不时地在地上翻出尘土飞扬的跟斗。有一次她好不容易找准了平衡,差点将队长从马背上拉下来,然而被其他骑兵用长矛轻轻一捅膝弯便又栽倒在地。挣扎间,埃修看到了女人一对熊熊燃烧的碧绿色瞳孔——那赫然是一个女性诺多精灵。

  “兄弟们,今儿我做主,把这个诺多婊/子带到河边给大家爽爽,完事了咱们把她洗干净了再交给凯德伦大人。”队伍来到长河边,骑兵们纷纷翻身下马。队长拽着女精灵的头发,用自己的头盔满满地舀起一瓢河水泼在她身上,“来来来,先给她湿湿身子!”

  一片口哨声与鼓掌声中,骑兵们有样学样,在泼水的同时也不忘揉捏女精灵丰满的身躯。没有人注意到趴伏在草丛里的埃修,他们面色涨红,喘着粗气,有人已经开始急不可耐地卸下皮甲,即将到来的性暴行使这些军伍草莽兴奋不已。“队长,万一这女精灵回去告状咋办?”有人大声发问。

  “男爵肯定不会介意的,他自己的诺多女奴都是贝克大人玩腻过后扔给他的。”言罢又是一阵粗俗的大笑。“不过嘛……”队长陡然目露凶光,一拳打在女精灵的肚子上,迫使她痛苦地跪倒在地,“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割掉她的舌头好了,你们谁有带止血的草药?”

  “我这边还有几根。”有人举手。

  “那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我今天也谦让一下,兄弟们,你们先来,先到先得!”

  “我来!”有人迫不及待地举手上前,但下一秒他的手掌便被一枚羽箭所贯穿,而还没等他惨叫出声又有一枚羽箭刺穿了他的喉咙。“敌袭!”欲焰高涨的骑兵们骤然乱作一团,完全顾不上那名女精灵,只想去寻找武器与盾牌,然而此时伏击者却改变了目标,先后往他们的坐骑臀部射了一箭,将那些骏马惊跑,于是剩下的骑兵只能在长河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唯一自保的机会在惨嘶声中渐行渐远。但他们没打算坐以待毙,队长还算机敏,从鞋子里拔出短刀,扑到女精灵旁抵住她的喉咙:“你们都围过来!听着,卑劣的偷袭者,不管你是谁,藏在哪里,若我再见到一根箭矢飞过来,这个诺多婊/子立刻没命!”

  队长话音刚落,诺多女精灵突然高高昂起头,嘶哑地吼叫起来:“Morituri  te  salutant!”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将自己的脖子压到短刀的锋刃上。温热的血液沿着刀柄“滴滴答答”地垂落,队长吓傻了,他完全没反应过来。但此时箭矢又开始飞舞,这一轮的射击带有报复的虐杀意味,骑兵们四肢的关节被射穿,胯部也钉了一根箭矢,只能无助地趴在地上哭嚎着祈求宽恕,但而后又是数根箭矢射穿他们的脸颊,将舌头裁为两截。

  队长睁着眼睛,感受着生机慢慢地流逝,他听到了轻盈的脚步声,应该属于那名不知名的伏击者。他走过队长的残躯,慢慢地扶起女精灵,温柔地合上她的双眼,低声说:“Requiescat  in  peace.”

  然后他转向埃修藏身的草丛,用标准的潘德通用语冷漠地发问:“阁下看够了吗?”

  :。: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