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四十三章 叵测之旅(五)

第四十三章 叵测之旅(五)

  在迦图骑兵的带领下,商队一路向草原的深处挺进。规模将近百人的武装部队还是引起了不少部落的警惕或是觊觎,但他们在认出了护送者归属的部落之后纷纷明智地选择了视而不见。兰道夫估算了一下行进的距离与时间,发现比起上次过来又远了不少,那位迦图军阀显然继续在草原上扩张自己部落的势力范围,连带着中心营帐也往草原的更深处迁移。曾经的归月之原,如今的迦图草原具有非常奇妙的气候与生态,外围虽然还是干湿季泾渭分明,但越往深处界限便愈发模糊,在达到一定纵深后一整年下来皆雨水丰润且日照充足,因此地理位置越深的草场越适合放牧牲畜。受此影响,迦图人逐水草而居的游牧习惯也得到了很多改变,整体迁移的大方向呈现从外自内的运动趋势,而且更多以流血冲突决定而非气候环境等因素,而能够越接近草原中心的部落,其实力往往越雄厚,也是外围部落争相依附的对象。相应的,彼此之间的竞争也极其残酷。别看迦图草原之广袤不逊色于潘德任何一国的疆土,但真正丰厚却有效的资源其实只集中在少数几位大军阀身上——包括将要会见兰道夫的那一位。

  那么与“破坏者”朱达那个疯子起摩擦应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两名军阀一北一南已经割据了大半草原,回去之后找个机会跟主人汇报,提早囤积一些武器装备,万一两方真的冲突起来不失为一次极好的商机。尽管在年初的几场大规模战役之后,潘德五国纷纷开始休养生息,不过任何和平都只是短暂的假象,战争的暗流无时无刻不在汹涌,战马一直都是军备竞赛中炙手可热的硬通货,更何况是迦图的战马……兰道夫的思绪突然被几声嘹亮的马嘶打断,他回过神来,发现商队已经被成片的、绵延的、大大小小的白色帐篷所环绕,而他们正处于一片被刻意空出来的平坦草地中。若干名裹着破旧皮袍的奴隶轻车熟路地走到货运马车旁,麻利地卸下成桶的食物与淡水。兰道夫跳下马车,与前来迎接的迦图男子拥抱,用力拍打彼此的后背。来人身材高大魁梧,兰道夫差了他足足两个头,乍一看像是他把头埋进了对方的怀里,而男子需要将手低垂才能拍到兰道夫的背而不是他毛发稀疏的脑袋。

  “朋友!欢迎再次光临我的牧场。”男子热情地说,视线却不经意地游移在马车周围,挨个在诺多游侠身上短暂地停留,随后才看向兰道夫,“你这次怎么成了赶车的马夫?莫不是车厢里坐着那位神秘的富豪?”

  “扎卡尔大人,我依然全权负责与您的商谈。”兰道夫微笑着说,他的措辞虽然恭敬,语气却不疏远,带着友人般的热切。他一直都很欣赏面前的军阀,享受与他打交道的过程——倒不如说全潘德的行商都爱与此人打交道。在这片异大陆入侵者扎堆的草原上,扎卡尔或许是唯一一位被潘德文明“开化”的迦图人,他会说流利的通用语,能写工整的潘德文字,时常会用良骏或精致的武器交换兰道夫手中的书籍。也许是受了所谓骑士精神的熏陶,他很少杀降,对待俘虏的态度要比其他大军阀相对温和许多。据说近年里草原已经开始流传起这么一个谚语:在朱达身边做亲卫不如在扎卡尔手下当奴隶。他一贯的手段是扣下来索要赎金——当然是以粮食或淡水抵扣,若是支付不起也没关系,为扎卡尔当一段时间的武装奴隶也能重获自由。若是在战斗中表现英勇,走之前还能获得扎卡尔的馈赠,可能是一匹战马,也可能是诺多的制式武器或防具——扎卡尔向来高度赞赏诺多精灵的实力与品质,一般不会为难被他俘虏的森林居民,也不怎么经手相关的人口贸易,不过武器装备该缴获的还是会缴获。他本人与其麾下的精锐卫队“冷酷骑手”皆是清一色的米斯龙德武装。而诺多虽然痛恨扎卡尔就跟痛恨其他迦图人一样,但也不得不承认此人比他的同胞值得额外的敬重,“会给他一个仁慈且痛快的死法”,这便是精灵们对宿敌表示尊敬的方式。

  而兰道夫此次携重礼来访的目的,便是交换几名失陷在扎卡尔手中的诺多精灵。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只不过这回比较特殊,因为身后马车的车厢中坐了一位身份非常敏感的人物。

  “大人,去您的帐篷中谈吧。”兰道夫说,“烤得焦脆的羊羔肉肯定已经开始想我了。”

  “想念朋友的可不止烤羊肉,还有马奶酒!比达夏人酿造得还要纯正许多!他们可没有我这么好的草场!”扎卡尔哈哈大笑,他没费什么力气就理解了兰道夫的修辞。“不过马车里的客人,还有这几名来自森林的游侠,都欢迎加入宴席。”

  兰道夫愕然,随后苦笑:“大人,您认出来了?”

  “太招摇了,想不认出来都难。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把自己的绿眼睛隐藏起来,但是一些独特的习惯一时半会很难改变。”扎卡尔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地笑起来,“这种轻浮的伪装大概也就骗骗朱达,我俘虏过的诺多精灵少说也有两百人了!”

  诺多游侠们不约而同地捏紧了手中的符印弓,唯独里泰迪兰是例外,只是环抱双臂漫不经心地冷笑。兰道夫后背冷汗直流,这好像不是自我夸耀的场合吧?事态的发展一瞬间便超出了他的预料,迦图与诺多,一对结怨已久的死敌此刻只隔着一张薄薄的帘子。兰道夫知道自己毫无掌控局势的能力,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自家主子在双方间多年的经营不要在今日毁于一旦。

  马车车厢中的阿尔达利安却无太多激烈的反应,少顷,帘子里传来她冷淡的声音:“我对迦图的食物不感兴趣,你们谈你们的,我只负责带走那些人。”

  扎卡尔无谓地耸了耸肩,丝毫不在意诺多游侠愤怒且充满敌意的视线,“没有其他客人了吗?”他的视线突然一转,落到了附近的埃修身上,发出惊讶的一声,“咦?你不是先前那个被朱达手下追杀的潘德人吗?”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