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五十一章 叵测之旅(十三)

第五十一章 叵测之旅(十三)

  五秒之前。

  埃修胯下的坐骑一个趔趄,不断累积起来的细小伤口终于抵达了这头牲畜意志的临界点。三名往来穿梭的骑手在它的瞳孔眼中交织成恐怖的阴翳,迫近的死亡让它愈发地狂躁,开始原地蹦跳起来,意图将自己唯一能感受到的压力给颠下马背。坐骑的骤然反目让埃修猝不及防,不得不夹紧马腹、把住马鞍以免被甩落。一瞬间他的周遭空门大开,三道早有预谋的尖锐寒光无所顾忌地朝他突刺!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胡撒卓尔!好一个精心营造的杀局!”扎卡尔微微点头,不动声色地在心里赞叹一声,随后又轻轻摇头,“可惜啊可惜,胡撒卓尔也在这里等着他们。”

  埃修伏低身子,双手掌心按住马背,脚腕以轻微的幅度转动,双腿慢慢地脱离了马镫的掣肘。当包围他的三名骑手才刚完成刺击的准备动作时,雄浑的力量已经沿着起伏的肌肉与紧绷的筋络源源不断地注入埃修的两臂。埃修闭上眼,屏住呼吸,无垠的黑暗中被割裂的风为他指明了三条清晰的轨迹。埃修在等待,他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沉静地等待!

  就是现在!

  埃修睁开眼,积蓄“多时”的力量自掌心磅礴地奔涌。他撑着马背跃起,凌空接连将三根套马杆精准地拦截——最后一根被埃修接住的矛头仅与他的小腹隔着一层薄薄的单衣。意料之外的逆转与死亡一同降临,三名骑手还未来得及从震惊中回过神,埃修已经从套马杆上掰下矛头,将他们一一掷杀。

  扎卡尔这方的迦图骑兵足足愣了两秒才想起来欢呼。在欢呼声中,埃修却听到一阵不友善密集的马蹄声自相对的方向传来。他头阵斩了两人,第二阵又杀三人,那这最后一阵——埃修蓦然朝声音的来向看去,发现五名骑手正气势汹汹地朝他这里逼近。而那名替代了汉子指挥位置的骑手张开五指的手掌还未来得及落下。注意到埃修的注视,骑手微微朝这边颔首致意,另一只手举起来,无声地鼓了几下掌。不错,他似乎在说,让我看看你如何打这最后一场。

  五骑来得相当之快,刚一入场就策马全力冲刺,完全没有给埃修留下喘息的空间。埃修当机立断,跳离自己已经奄奄一息的坐骑,落到另一匹战马的背上。后者刚有所挣扎便被肆虐在面骨上的剧痛所折服,求生的本能抹去了它桀骜的脾气以及对旧主的忠诚。埃修调转马头,绕着野马群飞奔,以免再次落入包围圈中。三名亲卫组成的连环攻势应付起来已经让埃修倍感吃力,没必要以身涉险去试这五人的能耐。这场争马的胜负并非一定要全灭竞争对手,将野马群的头马抢回本阵才是真正的关键。埃修犹然在寻找头马的位置,一朵红云突然从视野的死角串出!

  正是那头公马!它拦截在埃修前方,发出沉雄的嘶鸣,如同把雷霆噙在口中咆哮,赫然是一副主动出击的架势!埃修刚驯服的坐骑在嘶鸣声中退缩、叛变,而后便是臣服,前膝直接跪倒在地。埃修直接从马背上被甩飞。而公马已经好整以暇地守在埃修前扑的路径上。它转过身,前蹄踏实地面,支撑自己沉雄的身躯,后蹄高高扬起,全身的肌肉从前往后依次序发力,蹬出一记凶狠的、爆炸力十足的飞踹,在半空中的埃修无从借力闪躲,只能交叉双臂护在前方。

  喀嚓!埃修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旋转着飞越马群上空,落地后又重重地翻滚几圈。埃修很快调整好身形从草地上坐起,忍痛矫正自己扭曲的臂骨,刚要起身,周遭蓦地一暗,他已经置身于五骑的包围之中。五根套马杆从天而降,接连捆住他的四肢,脖子,而后立刻绞紧往外拉扯。骑手已经见识过埃修的膂力,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套住埃修脚踝的两骑更是铆足了劲,绝不让埃修能够踏到地面。埃修一开始还能抵抗五人五马从不同方向的拖拽,然而随着脖子上的套索随着角力愈发地压迫气管,他逐渐呼吸困难,“海纳法”更是无从施展。

  之前两阵一直作壁上观的野马群却在这时暴动起来。那匹公马在偷袭埃修得手以后并未善罢甘休,它率领自己强壮的子嗣向五名迦图骑手发起了冲锋,宣告自己正式介入这场本该以它为战利品的冲突。

  野马群的反扑一时间让五名迦图骑手手忙脚乱,有一人差点被公马叼住小腿拽下马来,还好他规避及时,不过胯下的坐骑却被撕下了一大块肉。埃修立刻抓准时机挣脱了束缚,骑手们也很果断,保持阵型与他拉开了距离。到底是训练有素的迦图精锐,一边退却一边完成了对公马的包围,同时不动声色地将其他野马引导到埃修附近。一时间埃修四周全是狂暴的野马,或践踏,或冲撞,或撕咬,霎时便将他淹没在驳杂的乱流之中。而这时五名骑手已经换上捕马专用的套索,几个轻巧的穿插变换,公马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简易的辔头已经在头颅上构建完毕,而后五骑共同发力,将公马朝自己的本阵中拖拽。

  “糟!”兰道夫一拍大腿,“要输?”

  扎卡尔紧皱眉头,只是看着暴动野马群,一言不发。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眼看着公马正在一步一步地接近朱达方的本阵,扎卡尔终于忍不住了,“第二批,出——”

  扎卡尔话音未落,巨大的,小山岳般的黑影突然间自马群中腾飞而起。一名亲卫猝不及防,从马背上径直被砸下来,一道血箭自他嘴里呛出,全身的骨骼发出让人胆战心惊的破裂声。几乎将他身躯压碎的居然是一匹野马!

  海潮一般澎湃的呼吸声在纷乱的马蹄声中清晰地起伏,甚至连风的流向都为之波动。埃修扛着另外一匹野马,自马群中高高跃起。他每一步都沉重地没入草下,每次跃起却又矫健得仿佛振翅的飞雁。野马在他双臂的擎举下哀鸣。埃修如同天神一般扛着野马冲向残存的四名骑手,将“挥砸”这个动作重复了四次,草地上便多了四具瘫软的尸体——亦或者是五具,被当成武器的野马在挥砸第二次时已是七窍流血。

  “到你了。”埃修将野马的尸体扔到一边,目光灼灼地盯着公马。他抚摸着自己的咽喉,上面被套索勒出来的痕迹还未完全消退。公马从埃修冷硬的表情中觉察到了非同寻常的危险,野兽的本能使得它一步步后退,而后转身狂奔!

  埃修再次展现出他那匪夷所思的速度。他发力得甚至更早!公马才转过身,四蹄还未撒开,后腿已经被埃修抱住。他全然没有顺势骑上去的打算,澎湃的呼吸声再度响起,在一众迦图骑兵的惊呼声中,埃修高高举起公马,在空中抡出完美的一百八十度弧线,悍然将它掼翻在地!在吃了一记狠的后公马居然还有余力反抗,后腿一蹬,正中埃修小腹。

  埃修浑然不觉,只是捏住公马的后腿,再次将其身躯抡过头顶掼倒。他不像是在驯马,反而更像是将马匹当成一个宣泄暴力的对象。但是公马并未轻易地屈服,相反,暴力将它凶悍的天性进一步的激发。它张嘴去咬埃修,原本用以咀嚼长草的牙齿间赫然有几枚锋利的犬牙。埃修反手将它的嘴巴抽开,将它的身躯高高举起重重砸落。尽管有柔软的长草地作为俯冲,公马还是发出一声痛楚的嘶鸣。野马听到了领袖的呼唤,想要上前救援,但是埃修飞起一脚,它们便被踹翻在地,短时间内无法起身。

  兰道夫看得揪心,这浑人莫不是杀得性起,该不会真的失手把头马给宰了吧?只是兰道夫不敢在这时候叫停,先前埃修以野马为武器挥砸破局的场面太过震撼,以至于兰道夫很怀疑自己若是这个时候开口会不会就有一匹野马往这里飞过来。他偷偷看了眼扎卡尔,后者扶起额头,显然也不如何认同埃修的手法,不过他也没有开口。

  兰道夫没来由地想起了达夏那些以熬鹰为业的训鹰人,埃修目前所做的跟那些人有些类似。只不过熬鹰是人与鹰以彼此的意志力相互折磨,而埃修现在只是在以无与伦比的暴力对头马的精气神进行一边倒的凌虐。双方的体能都在急剧地消耗,而头马是最先支撑不住的。它能够带领着自己的族群在草原上驰骋多时而不显疲态,但与埃修高强度的对抗却在极短时间内榨干了它。很快它不再抵抗,躺在草地上认命地闭上眼睛,任由埃修拽着它的后腿径直拖往扎卡尔的本阵。野马群犹疑了一会,默默地跟了上来。

  “竟然有这种人士啊,无怪扎卡尔会喊他‘胡撒卓尔’,可就算是部落中最为尊贵的称号,放在这人身上,还是显得卑贱了些。十名亲卫都折在他手上,输了这场争马倒也不冤。”骑手看着埃修的背影,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朱达大人有必要知道,迦图草原外又多了一名不知来历的超一流武者。”

  “大人……”汉子凑上前来,诚惶诚恐地问,“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骑手回过头,抽出马刀将汉子的头颅干净利落地斩下。“总得有人为这次失利负责。”骑手拎着头颅的发辫,盯着那双饱含错愕的瞳孔慢条斯理地说。“你的部落,包括你的妻女就由我来接收了。你们,”最后一句话他是对自己的部下说的,“把这废物带来的二百二十四人整顿一下,流羊血的去当奴隶,流狼血的可以考虑收编。走吧。”说完,骑手调转马头,也不下令收敛那些亲卫的尸体,就这么策马远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