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五十八章 归路绝途(七)

第五十八章 归路绝途(七)

  跨过边境以后,埃修再没有遭遇到截杀,因而他得以顺利地穿越克洛维斯侯爵管辖的艾瓦索德平原。此处是北境与迦图草原的缓冲区间,亦是瑞文斯顿除了使落半岛以外唯一的产粮地。只有由于迦图人这个擅长游击搅扰的恶邻在侧,规模不算很大,因此构成主要为步兵与步弓手的守备部队也能堪堪看护周全。

  然而一直到走出艾瓦索德平原,埃修的左臂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通过不时起伏的强烈阵痛,埃修能感知到这一肢体依旧与身躯存在牢固紧密的完整联系,从肩膀开始,一直到手指末端的每一根肌腱都死死地绞缠,将接住弩矢那一极尽惨烈的瞬间长久地定格,埃修任何驱使的念头都难以渗透那些绷紧的神经。这种伤势虽然不至于威胁生命,但却大大地折损了埃修的战斗力。他无法拉弓,挥动狼斧时亦会被不平衡的身躯所影响。若是前方再遇到一个精心设计的埋伏圈,唯一能帮埃修脱困的大概只能是脚力强劲的焚野。

  于是埃修进一步地加强了自己的警惕性,昼夜都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留心大路上每一个路过的行人与商队。仿佛在左臂内扎根的痛楚让埃修的心情分外恶劣,也为他审视的眼神平添几分阴沉。偶尔会有一些不长眼的剪径劫匪拦截埃修,这些人自然成了埃修撒气的对象,下场极惨,基本没有人留下全尸。

  唯一能让埃修感到有所宽慰的是,自己从迦图草原带回来的野马体质足以耐受北境的严寒。无论是成年的公马还是正在发育的马驹,渡过凝霜桥后,行走在冰天雪地之间也不见什么负面反应,甚至还因为新奇陌生的环境而表现得相当亢奋。前往波因布鲁时,埃修与他的马群极其引人注目。就算是对马匹一窍不通的行人,也会震惊于焚野那魁伟非凡的体格。尽管其野性已经被埃修蹂躏过,但眼神偶尔的顾盼依然能够惊吓到往来商队的驮马。不乏识货的行商向埃修询价,更不乏见埃修势单力薄,想强买强卖者。

  埃修并未诉诸武力,而是搬出了布罗谢特。如是倒也屡试不爽地打发了不少人——在波因布鲁附近做生意的,可以不知道管辖此地的领主姓甚名谁,但黑矛骑士团大团长的名号必然是如雷贯耳,毕竟不是随便一家骑士团的大团长都愿意以堪比银湖镇雇佣兵的低廉价格将自家的扈从小队的出租给商队做护卫的。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被布罗谢特的名头吓退,尤其是当相关的传言如波纹般扩散开以后。在距离波因布鲁约莫还有两公里时,埃修在大路上被一群人迎面截住了。清一色的重甲骑兵,胸甲上纹着暗蓝色的龙爪纹章,但仔细看会发现那并非刻画的图案,而是精致的贴花。

  “这是王立学院院长布罗谢特预定的马匹。”埃修环顾一圈,心知这阵仗肯定不是来迎接自己的,条件反射般,已经重复过若干次的说辞便机械地自他嘴唇里翻滚出来,与此同时,埃修的手已经不着痕迹地落在了腰间的斧柄上。

  “我知道,”为首的骑士不耐烦地打断了埃修,他戴着龙骑士标志性的覆面头盔,看不到脸,只有飞扬跋扈的语气从中飘出来,“那老家伙要这么多马干什么,你那三匹成年的公马,还有你胯下的这一匹大的,一匹一万第纳尔。剩下两匹母的小的你送到波因布鲁交差。”他从怀里摸索出一块色泽浑浊的金条,丢到焚野脚下,“这权且当做订金,剩下的先欠着。我给你写一张欠条,之后你到瑞恩的龙骑士驻地,跟主管报我的名字拿钱。”他用口音浓重的通用语哇啦哇啦地说完,打了个手势,几名骑兵便上前,似乎是要强行牵走马匹。

  埃修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做派的贵族子弟。此人的气质,谈吐,以及这种拦路强买强卖的行为未免过于烂俗,想必随便一本骑士里大概都能寻出若干此人的翻版。如果可以的话,埃修当然不愿理会这名贵族子弟的纠缠,想个办法扬长而去。但是问题在于,埃修一个人突出包围固然轻而易举,但身后的五匹野马势必会落入对方手中,这是埃修绝对不可能接受的后果。他还指望着靠这五匹野马从布罗谢特身上狠赚一笔。

  那么选项似乎只剩下正面冲突了,但对方似乎有龙骑士团的背景,因此埃修很难保证如果两方发生冲突,面对这些似乎训练有素的重甲骑兵,以他左臂的伤情,想要克制地留手比较困难,很难确定自己不会失手砍死一个两个的。到那时恐怕会引发极其复杂的连锁反应。

  要不……就在这里把他们全部杀了吧——不,得想个办法勾引他们偏离大路,不能有目击者,也不能留下活口。埃修阴冷地看着那几名朝自己接近的骑兵,手指不住地在斧柄上跳动。这时左臂的阵痛又开始发作了,埃修烦躁地握紧了斧柄,正准备抽出来掀开最近一人的脑壳时——

  “欢迎回到北境,巴兰杜克男爵,”又一队骑兵呼啸而至,胸甲上三根黑色长矛交错排列,是正儿八经的骑士纹章。为首的骑士一马当先,直接撞开包围圈,一直到埃修近前才勒住马,而后在马背上毕恭毕敬地朝埃修行礼。骑士摘下头盔,露出一张让埃修倍感亲切的面孔——那是布罗谢特的左右手,黑矛骑士团的代理团长达哈尔大尉。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埃修松了一口气,也松开了狼斧。

  达哈尔先是向焚野投以惊叹的一瞥:“骑着这匹神骏在雪原上行走,相关的流言早已经如风一般席卷到波因布鲁来了。院长觉得那应该是你,便派我沿着道路迎接。当然了,”达哈尔大尉朝加斯托夫笑了一下,“院长也让我帮忙向加斯托夫子爵捎个话,问问您为何要擅自离开学院。作为龙骑士学院的交流士官,如此表率很难服众。”

  “达哈尔,你少管我的闲事。”加斯托夫态度恶劣地说。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护卫撤下,又看向埃修,扬起下巴。“原来你就是那个靠杀迷雾山蛮子上位的男爵,那应该向我行礼问好。王立学院也有礼仪课,能教你如何将尾巴摇得好看些。达哈尔先前就为你做了一次表率,你得向他学习。”

  “是吗?”埃修面无表情,“原来是子爵加斯托夫大人,失敬失敬,我还以为是伪装成骑士团扈从的雪原强盗,差点就把您跟您的随从全宰了。达哈尔大尉某种程度是救了您一命,您要不要也向他摇摇尾巴?”

  “哈!”加斯托夫夸张地笑了一声,“王立学院应该给你发一个说笑话的石珠子。”他原本已经调转马头,在听到埃修的回应后又转过来,拦住埃修,“不过就算是笑话,我也不会就此忽视其中的指控与威胁。道歉,巴兰杜克。”

  “我如果不呢?”

  “那就跟我走一趟瑞恩吧,在领主法庭上好好说道说道。”加斯托夫说,“巴兰杜克,你指控一名子爵为强盗,且在言辞中流露谋害其性命的意图。我想你会打破潘德史上最快被削爵的记录的。”

  “为什么要去瑞恩?”达哈尔大尉说,“波因布鲁也有领主法庭。”

  “因为他威胁的是瑞恩的子爵,而不是波因布鲁的子爵。”加斯托夫说。

  “但是此处归属于波因布鲁,按照瑞文斯顿律法,你如果要指控巴兰杜克男爵犯有以上的罪行,需要提交给波因布鲁的领主法庭审理。”达哈尔大尉说,他做个手势,黑矛骑士立刻上前,“而且请不要忘记,您现在的主要身份是王立学院的学员,我想亚历克西斯公爵已经告诉过您了。”

  “呵……”加斯托夫冷漠地嗤笑一声,“布罗谢特的狗彼此爱护,真是令我感动。算了,跟你在这里扯皮没什么意思。我们走!”他狠狠踢了下马腹,带着自己的随从朝波因布鲁的方向扬长而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