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五十九章 归路绝途(八)

第五十九章 归路绝途(八)

  “这个加斯托夫,什么来头?”埃修低头看了地面一眼,那块色泽浑浊的金条孤零零地躺在雪地里。尽管成色肉眼可见的低劣,但在经济普遍困顿拮据的北境,就算是领受一堡之地的伯爵都未必有财力随身揣着一块或是更多当做交易的零用,然后还能在不欢而散以后满不在乎地丢弃。

  “加斯托夫·雪博恩是亚历克西斯公爵在第二次龙狮战役期间收养的孩子,但是不曾用心管教,因此逐渐成长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在龙骑士学院也是恶名昭著。巴兰杜克阁下,您没必要跟他置气,尽管加斯托夫并不具备继承权,但是亚历克西斯公爵护短的性格并不会因为疏离的血缘而在他身上打折扣。因此诸多伯爵都不愿意得罪加斯托夫,但也不会刻意地讨好他。”达哈尔拨转马头,示意埃修跟在自己身后,“每年开春时,王立学院与龙骑士学院都会派遣学员进行交流活动,加斯托夫正是今年负责带队的士官。不过那些包围你的并非严格意义上的龙骑士,而是从属于骑士团的扈从军,不过被加斯托夫用自己的特权超规格地武装起来,充当自己的护卫。不过想来亚历克西斯公爵再怎么纵容自己的养子,也不会轻易地让他私自调配本就稀缺的战马。不然加斯托夫也不会在听说了关于您的传言以后便火急火燎地出城。原本应该是吉格过来找你,但是院长担心以吉格那老实的性子,要是被加斯托夫三言两语撩拨得火气上来没准会把他揍一顿,到时更不好收场。幸好我动作也比较快,不然您大概已经砍翻一个人了。”达哈尔大尉摇了摇头,“巴兰杜克阁下,作为北境新晋的男爵,以前那用武力解决一切问题的思维方式还是要收敛一些为好。不过话说回来,您的迦图之行,似乎收获颇丰啊,只是——”达哈尔的视线落到埃修那以极不自然的姿态下垂的左臂,“发生了什么?如果我没看错,那应该是一根弩车专用的弩矢,迦图人现在已经会用攻城武器了吗?”

  “比较复杂,不好解释。”埃修说,“原本会带回来更多马匹,但回来的途中折损了不少。”

  “真是太可惜了。”达哈尔说,“更可惜的是以骑士团的预算,院长大概只会购置一匹公马作为种马——确认一下,它们应该都没被阉割过吧?”达哈尔在马背上折下身子,往后面几匹公马的胯下投以快速的一瞥,有些讶异地抬起头,“我听说迦图人只会交易被阉割过后的战马。”

  “这一批是例外,严格意义上讲也并非是交易所得。”埃修回答,“我误打误撞介入了扎卡尔与朱达之间的争马传统,这些姑且算是扎卡尔给我的谢礼,或者是酬劳。”

  “扎卡尔居然会愿意让你参加他们争马的传统……真是让人意外。我不止一次听说过那位特立独行的迦图军阀是如何的开明,如今看来那些传闻并非什么虚言。”达哈尔摇了摇头,“可惜了,瑞文斯顿的邻居是朱达那个老疯子,因为儿子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便迁怒于北境,搞得我们现在不单要提防北方山脉里的蛮子,还得留神南方草原里的马匪。如果扎卡尔的地盘跟朱达互换,学者们想必很乐意深入草原探索那里独特的地理气候,而且北境也能早点从战马交易中分一杯羹。”

  言语间,波因布鲁已经近在咫尺。但是出乎埃修与达哈尔意料的是,加斯托夫居然就等在城门口,甚至布罗谢特也在场,装束除却一贯的白色学士长袍以外,还在外披了一件漆黑的、由渡鸦羽毛编织而成的斗篷,双肩处用金线绣着一对沉肃的天秤。达哈尔心里“咯噔”一下——那是领主法庭仲裁官的装束。

  “院长。”达哈尔翻身下马,带着疑虑朝布罗谢特行礼致意。他知道仲裁官是布罗谢特在波因布鲁挂名的众多头衔之一,但达哈尔印象中很少见到布罗谢特披上这件斗篷行使权威——院长一般不会轻易插手波因布鲁的内务。

  布罗谢特点点头,看向加斯托夫:“加斯托夫·雪博恩·亚历克西斯子爵,你确定要指控男爵埃修·巴兰杜克非法盗窃并占有了你的财产吗?”

  “正是,我相信他随身持有一块属于我的金条。”加斯托夫抱着双臂说,“那是我无意在路上遗失的,后来回去找已经不见了。仔细想来,这位曾与我同行、又中途折返一段时间的新晋男爵嫌疑最大”

  “男爵,”布罗谢特先是看了焚野好一会,然后才将视线对准埃修,“面对指控,你有什么要申诉的吗?”

  “我在路上从未见过这位——呃,子爵。实际上,我跟他是第一次见面。”埃修跳下马背,摊开手——他倒是想来着,但是左臂并不能动弹,“我也从未见到过什么金条。在遇到达哈尔大尉之前,除了半路上窜出一群野狗跟着我狂吠了一段时间以外,我都是独行。”

  好家伙。达哈尔哭笑不得。加斯托夫信口开河也就算了,没想到巴兰杜克也丝毫不落下风,言语间还尽是针锋相对。看起来自己之前的告诫是被这位男爵当做耳旁风了。

  布罗谢特眨了眨眼,两颊的肌肉微微抖动起来,有那么一瞬间他脸上那故作严肃的姿态几乎就要被难以自禁上扬的嘴角割裂,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很好,男爵,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

  “加斯托夫子爵,”布罗谢特转向加斯托夫,“巴兰杜克男爵认为在此刻之前,他与你素未谋面。你们二人各自的证言存在冲突,无法对照。”

  “那就搜个身。搜出来定罪,搜不出来拉倒。”加斯托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难道我们要在这里按照程序一言一语地废话半天吗?”

  “我拒绝。”埃修斩钉截铁。

  “巴兰杜克男爵,根据瑞文斯顿律法,由于你的爵位低于你的指控者,因此你无法拒绝这一要求。”布罗谢特说。

  埃修皱了皱眉:“如果是律法规定,那我会遵守。但是——”埃修的话语戛然而止,他左臂的伤势又开始发作了。这次的痛楚来得格外强烈,连带着让人难以忍受的眩晕感,似乎有千万根针在那僵死的肢体中巡游、翻覆。足足数秒后埃修才恢复了言语的能力,“但是,如果搜不出来的话,指控者是否应该为他的轻率付出相应的代价?”

  “按照律法,”布罗谢特沉思片刻,“受指控者的名誉会获得恢复,同时可以获得相应的经济补偿。如果你真的不曾持有加斯托夫子爵的金条,那么作为虚假指控的发起者,他该给你一块金条。”

  “行了行了,律法普及时间到此结束。金条我已经准备好了,如果没搜出来你就拿走。”加斯托夫又从怀里摸出一块金条扔在雪地里,成色比先前那块还要驳杂。虽然埃修多少已经有所察觉,但是一见到加斯托夫这副态度,他完全可以确定此人自始至终都是在找茬而已。

  这时加斯托夫已经走近了埃修——他并未让随从代劳,而是亲自上前。他先是围着埃修转了几圈,而后猛然抬起埃修的左臂,然后粗暴地左右摇摆起来,另一只手同时沿着肩膀往下揉捏、敲打。先前的痛楚还未来得及彻底消散便又在加斯托夫一系列被坚硬手甲加持过的蛮横动作下再度爆发,而且这次来势更为猛烈,埃修虽然已经做好了自己伤臂会被对方拿来做文章的心理准备,提前紧咬住牙关,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断断续续的冷气。尽管他以无与伦比的意志力克制住痛呼的冲动,但脸部抽搐的肌肉,盘踞在喉咙间若有若无的细微呻吟都将他的痛苦真实地出卖给了加斯托夫。后者扬起得意而轻蔑的冷笑,放下埃修的左臂,后退一步,脸上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你们几个,上来,把这家伙的裤子扒了,给我'仔仔细细'地找那块金条。”他对自己的随从说。

  达哈尔不忿地上前,刚踏出一步便被布罗谢特拦住了:“没必要。”

  “院长,”达哈尔压低了声音,“巴兰杜克不可能容忍这种程度的羞辱,加斯托夫的行径也已经超出了搜身的范畴。在事情闹大之前,还是叫停为好。”

  “可我就是想让事情闹大啊,达哈尔。”布罗谢特慢悠悠地说,“不然你以为加斯托夫能请得动我出来主持这场闹剧吗?”

  达哈尔一愣,还在琢磨布罗谢特的言外之意,旁边已经传来几声连贯的、几乎不分先后的惨叫,加斯托夫的随从自埃修身边倒飞出去,脑袋朝下栽进雪地,一个沉重的拳印出现在他们打磨光鲜的铠甲上。

  “嚯,”加斯托夫抱起双臂,好整以暇,“男爵阁下这是要暴力反抗仲裁官的判决?”

  “适可而止,私生子。”埃修狠狠活动了一下右肩,“否则我就只能替你的亲生父亲好好管教你了。”他的措辞极尖锐,语气极冷酷。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