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六十三章 暗潮间奏(三)

第六十三章 暗潮间奏(三)

  门阖上了。布罗谢特与达哈尔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露西安娜随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懒散地倚着椅子坐下,放松地吐出一口气.她并未坐太久,很快便起身走到书架前,饶有兴致地审视布罗谢特的私人藏书,纤细的手指在书脊之间轻轻点过,目光随之摇摆。

  “你不打算继续吗?”埃修等了一会,发现露西安娜一时半会并没有转身的意图,忍不住问。

  “院长说的,我可以休息一会。”露西安娜终于选定了自己的目标,抽出一本厚重的书籍,坐回书桌。埃修瞥了一眼,封面烫金的线条交缠出了数个不算特别复杂的诺多符文,直译过来大概是“艾拉克莱诗歌集录其三——游吟者的辉煌与落魄”。他能一眼认出,但是露西安娜就比较吃力了,喃喃自语了好一阵子,也只是分辨出了寥寥的几个名词,轮到那些指涉语法的符文便难以为继。

  “你这也算休息吗?”埃修叹了口气,“强行翻译那些符文集反而比手术还要消耗精力吧?”在露西安娜反驳前,他伸出右手,将桌上的刀片与镊子拢到自己这一侧。“接下来我主刀,你打下手总可以吧。”

  “你行不行?”露西安娜看了埃修一眼,她话音未落,埃修已经切开了自己的手臂,然后手掌一翻,镊子已然在手。在清醒的状态下旁观了这么久手术,埃修多少也摸到了一些诀窍,只是他操控镊子的动作笨拙且粗暴,创口中不时溅出细小的血柱,还伴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磕碰骨头的声音。埃修的神色也并不轻松,冒失行事的代价是更为猛烈的痛楚,以及大规模的出血。甚至在切口愈合时,皮下便出现了深色的淤青。露西安娜在一边看得心惊胆战,终于忍不住抓住埃修的手腕,强行中止了他名为手术,实为自残的行为:“你这样下去只会让伤势进一步恶化!”

  “那你休息好了吗?”埃修看了她一眼。

  露西安娜反应过来,恼火地质问:“你故意的?”

  “并不是,如果你一门心思地想要跟那本诗集较劲,我就只能自己进行手术。”埃修将刀片递到露西安娜面前,“那么,再确认一次,你休息好了吗?”

  “好了!”露西安娜赌气般地大声说。她原本想把书推到一旁,但是看了看鲜血淋漓的桌面,迟疑一会还是插回了书架。“你负责切口,我负责修复里面的肌腱。”

  “可以。”

  于是手术重新回到正轨。随着冰冷的金属在肌腱与韧带之间拨弄,将那些错位的结构一一矫正,知觉丝丝缕缕地回归埃修的手臂。他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长时间僵死的肌肉正在逐渐恢复舒张的能力。血液重新痛快地奔流,酥麻而瘙痒的热流沿着血管扩散。

  “巴兰杜克,”小臂的修复工作基本完成,埃修换了新的刀片,只等露西安娜在肘关节收尾后便割开大臂,蓦然一个尖锐的问题便从对方嘴里抛出来,“如果日后你真的会如同马迪甘预言那般,统一整个潘德,那么你会报复我的国家吗?”

  “你的国家?”埃修抬起头,看了露西安娜一眼,想起来她是帝国人,“这种时间上与空间上都很遥远的问题,当下的回答毫无意义地可言。先把手术完成。”

  “不行,我需要知道你现在的想法,这很重要。”露西安娜倔强地说。

  “如果你坚持的话。”埃修无所谓地耸了耸自己的半边肩膀,“在马略的授意下,在雅诺斯的旧潘德贵族皆被暗影军团屠杀——其中就包括我的父亲。如果不是因为那个酒鬼,我只会以一名角斗奴隶的身份,在大角斗场中进行无止尽的血腥表演,以此娱乐你们,至死方休。有这样的经历,复仇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但你肯定不会这么做。”露西安娜幽幽地说。她并未看埃修,但是语气非常笃定,“因为你是预言之子。”

  “这其中并不存在任何必然的联系。”埃修皱了皱眉,他从来都不喜欢与露西安娜交谈。从两人在门德尔松山脉相遇开始,露西安娜似乎总是能洞见他的想法,而且她从未有尊重他人隐私的自觉

  “存在。”露西安娜平静地反驳,“不然你不会遵循马迪甘中的预言,横跨整个潘德来到北境,而该是找机会潜回帝国,对皇帝与执政官展开接连的刺杀以宣泄自己复仇的怒焰。”

  “我更倾向于率领一支军队踏平帝国全境。”

  “如果动机只是出于复仇,那你现在应该为白银王座上的乌尔里克五世效命。赤色雄狮一直是帝国的宿敌。”露西安娜将自己的镊子从埃修的肘关节中拔出来,“但是你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在布伦努斯公爵凯旋的晚宴上,当他的面前刺杀了奈德·格雷兹。马迪甘是这么形容的,‘狂徒之刀’——把你的肱二头肌切开。”

  刀锋只是悬停在半空,露西安娜感觉到危险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拂开额前被汗浸湿的发绺,昂起脑袋与埃修对视:“埃修·巴兰杜克,我现在告诉你,我的全名是露西安娜·贾斯特斯·杜克斯,我的父亲是帝国的律法执政官贝伦斯·贾斯特斯·杜克斯,参与制定了针对旧潘德贵族的法规《排夷七条》。你父亲的死他也有责任。你现在会怎么做?割开我的喉咙吗?或者找个机会把我拿下当人质?”

  “然后面对暴怒的布罗谢特?”埃修收回视线,对露西安娜挑衅无动于衷,刀锋落下,干净利落地切开大臂,血肉朝两边翻开,“贾斯特斯小姐,你不在帝国当你的掌上明珠,反而与我一样,不远万里横跨潘德,来到这苦寒之地,那么你的动机是什么?”

  露西安娜眨了眨眼:“你是在用问题回答问题?”

  “人都有各自追求的目标。你既然一定想知道我的,也许应该先从分享你的开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