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六十四章 暗潮间奏(四)

第六十四章 暗潮间奏(四)

  “又是以答案换取答案?好像在门德尔松山脉我们也曾进行过类似的谈话。但确实是一个公平的要求。”露西安娜脸上突然浮起一丝红晕,她先前还咄咄逼人,现在居然扭捏地避开了埃修的注视,眼神开始在屋子的各个角落翻飞。

  “你是在害羞吗?”埃修问。

  “对啊!”露西安娜用镊子狠狠地挑开一条错位的肌腱,将其归位,“开诚布公,袒露心扉,那是我的密友或是未来的情人才会有的待遇!巴兰杜克,我跟你的关系还没亲密到那种地步!”

  “彼此彼此,贾斯特斯小姐。你既然会这么说,那就该知道自己先前的问题该有多么唐突失礼。”

  “所以你之前不停地搪塞我,也是因为害羞吗?”露西安娜歪了歪头,狡黠地笑了笑。

  “只是因为抗拒。”埃修回答。

  “没有区别,都是自我防卫机制的表现方式而已——总之,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来到北境的原因,告诉你也无妨。只是作为交换,你的回答也该有对等的分量。”露西安娜停下手里的动作,将镊子放到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脸。手放下时,眉宇间已经是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但眼神深处还是有些许难掩的羞赧。她缓缓靠在椅子上,空灵的视线从天花板上漫无边际地洒落,很快她全身心地沉浸入回忆,开始了自己的叙述:

  “在伊索斯,不乏有追求者想讨好我,想借机与我的执政官父亲攀上关系,但无一不是徒劳而返。他们绞尽脑汁作地情诗在我看来乏味至极,辞藻背后是肤浅的思想,浮夸、庸俗到了极点。对这些所谓的‘作品’,我回以犀利而激烈的抨击。他们觉得我是在折辱他们的智慧——如果他们但凡有那么一点,就该把精力放在钻研军事理论上而不是企图用一些拙劣的暧昧言语与名媛勾勾搭搭。后者同样看不惯我,也许是嫉妒我父亲对我的宽容与放纵,不让我受贵族交际礼仪课程的荼毒;又或许只是因为我准确地指出了她们爱不释手的情书出自我曾经哪一位具体的追求者之手。很快,我发现自己被刻意地排挤在贵族的交际圈外。但被孤立不代表就能获得清静。我享有的一切自由皆来自于我父亲的权威,但他不可能长久地、无条件地庇护我,一位妙龄适婚的少女始终是家族相当宝贵的政治筹码。终有一天我会易手,名字后被冠以陌生的姓氏,就像无知的收藏家给自己的藏品打上烙印那样。巴兰杜克,你见过哪个角斗士,甘心在大角斗场中以奴隶的身份厮杀至死么?”

  埃修摇了摇头。

  “所以出逃自然便成了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波因布鲁的王立学院则是理所当然的目的地。在潘德王国分崩离析的那几个世纪,被流放的学者聚集在此处,延续、完善、传承自己的研究。跟学者相处,我会很自在——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好了!”露西安娜直起身,快活地拍了拍自己的手,以响亮的掌声为自己漫长的倾吐划上欣欣自喜的句点,“这就是一个帝国贵族小姐为何离家出走的心路历程。该轮到你了。”

  埃修只是看着露西安娜,一言不发。

  “干嘛,你不会是想反悔吧?”露西安娜跟他对视了一会,突然心虚地移开视线,“我可说得都是实话。”

  “但不是全部。”埃修说,“你省略了一些至关重要的节点,将动机简化得过于单纯。不过我不会去追问,而这就是我跟你不同的地方了,贾斯特斯小姐。我会尊重你不愿意吐露的隐秘。”

  “看来你脑子里也不全是发达的肌肉,不过我可不会因此感到感激,此外,那也是你的损失。”露西安娜哼了一声,拿起镊子,在埃修的左臂上方比划了两下,“接下来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还有,把这里割个口子。”

  “向帝国复仇对我而言毫无意义,现在是,将来也是,我不会让自己被仇恨裹挟进无止尽循环的怪圈中。”埃修的回答跟他下刀一般干净利落,“我有更重要的目标去达成。”

  “仅此而已?然后呢?”露西安娜的手一抖,不慎挑断了一根血管,“我之前可是絮絮叨叨了一大段淑女的深闺心事,为表诚意,你是不是也该铺垫一段复仇者的心路历程?”

  “这同样也是我跟你不同之处,贾斯特斯小姐。我不会酝酿情绪,因此也不会被其左右。”埃修低头看了眼正在喷血的伤口,抬起手压住大臂,“你不打算处理下吗?”

  露西安娜气急败坏地咕哝了几句,她用的是口音非常重的帝国方言,埃修听不懂,但想来不是什么好话。随后她不再吭声,只是埋头跟埃修的伤臂较劲,不过埃修还是能从镊子起落的节奏与力度中感受到对方深深的怨气。不过埃修心情倒很愉快,这场言辞交互的攻坚战最终是他占据了上风,坚壁清垒,不留破绽,甚至可以说是大获全胜——如果露西安娜没有拿他的伤臂出气的话。

  “你下手能不能轻一点?”埃修忍不住打破了来之不易的清静。他的左臂基本上已经完全恢复了知觉,只有部分肌肉还有残余明显的僵硬感,而露西安娜正是在那里大做文章。她已经不满足用一个镊子去拨弄了,而是两手齐齐上阵,双管齐下,在肌腱与血管之中翻翻拣拣,时不时还敲打臂骨两下。这些操作对于自己伤臂的修复有无效果埃修无从得知,但加剧的痛楚却是他能鲜明感受到的。

  “怎么?院长举荐的硬汉连这点皮肉之苦都受不了吗?”露西安娜并未正眼看埃修,只是挖苦了一句。

  “不,你应该知道手术差不多已经进入收尾阶段了,你如果这么大大咧咧的话,”埃修耐着性子解释,“很容易出现——”

  话音未落,露西安娜的两根镊子发出“喀啦”一声响动,不知道磕碰到了什么位置,埃修的手臂弯曲着从桌面弹起,差点就要砸到露西安娜的脸上。埃修一脚蹬在地上,将自己连同座椅从书桌旁推开,于是那条手臂只是将将地贴着露西安娜的前额飞起,抡出一个不伦不类的弧度后在最高点颓然坠落。

  “就很容易出现这样的意外事故,”埃修将自己的左臂压回桌面,后者仍在不停地扭动着,看起来像是一条被斩首的蟒蛇,“不是每次我都能及时跟上自己无意识的条件反射的。”说完,埃修晃了晃脑袋,试图驱散脑子里的眩晕感。骤然的应激反应消耗了他在长途跋涉后本就不多的精力。在把座椅搬回书桌的时候,他的手指一直在颤抖。

  “……对不起。”露西安娜理了理自己被撩散的刘海,弱弱地说。她不再搞报复性的小动作,于是最后阶段的修复进度非常迅速,很快那些绷紧的肌肉、暴起的青筋都平复到放松的状态,只是因为无必要的失血过多,整条手臂都显得有些苍白。而也许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埃修的痊愈能力亦出现了显著的下降,最后的几道刀口始终没能愈合。布罗谢特并没有考量到这点,因此也没准备缝合伤口用的阵线,露西安娜手忙脚乱地一顿找了一阵,最后只能撕下自己学士袍的衣角替埃修简易地包扎起来。

  “谢了。”埃修满意地活动了两下肩膀,他终于不再是一个残缺的健全者,而是意识上与生理上皆回归完人。“如臂指使”。这个冒然而不恰当的想法让他有些啼笑皆非,但也侧面说明了手术很成功——尽管出了这么多幺蛾子。

  “手术结束,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露西安娜草草地整理了一下桌面,随口问了一句,却发现埃修已经趴在桌子上,发出平稳却沉重的呼吸声,赫然是睡了过去。尽管是在沉睡,但埃修的面部表情也是绷紧的,沉肃的,但眉宇间隐隐然藏着一丝含蓄的、放松的笑意,这让他看起来平和了不少。

  露西安娜自己也很疲乏,但她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椅子挪到了埃修一侧。她枕着自己的双臂,以平等的高度注视埃修的睡颜。

  “你真是一个无趣的人,巴兰杜克,”在眼皮挣扎着合拢前,露西安娜以自己都听不太清的声音嘟囔着说,“可谁让你是马迪甘的预言之子呢?虽然不太乐意承认,但你的的确确是我不远万里前来北境的动机。”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