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六十五章 暗潮间奏(五)

第六十五章 暗潮间奏(五)

  布罗谢特推开门的时候,埃修正站在书架前,漫不经心地翻阅那本《艾拉克莱诗歌集录其三——游吟者的辉煌与落魄》,泛黄的书页在他手中快速而无声地翻动,古奥的字符被连贯成立体的结构。露西安娜伏在书桌上,头枕着垫起来的双臂,睡得很沉。

  出来。布罗谢特以眼神示意埃修,待埃修走出门以后轻手轻脚地把门带上,压低了声音开口:“手术既然完成了,还赖在这里干嘛?难道还要我给你管饭不成?”

  “加斯托夫那边处理的情况怎么样?”埃修反问,“而且我现在是王立学院的学员,不待在学院,难道每天都要在波因布鲁与伊斯摩罗拉之间往返吗?”

  “那是该你自己解决的问题,”布罗谢特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你又不是学者,学院没有义务帮一位男爵处理食宿这些杂事。至于加斯托夫则根本不需要你操心,这里是波因布鲁,不是瑞恩,颐指气使的只能是我而不是他。现在谈正事,你从迦图草原上带回了八匹骏马,包括你的坐骑在内,四头公马,一头母马,一头马驹,经过黑矛骑士团内的驯马师鉴定,其血统都能归入‘战兽’的行列。按照我们先前的约定,一公一母,三万第纳尔。此外,你从迦图草原带回一批血统优良的战马一事,要不了几天就会传遍北境。先想好怎么应付那些闻风而动的买家吧——尤其是此地的领主小阿尔德玛,他很早就想把波因布鲁守备军发展成骑射部队,以增强机动力,但北境的马种委实太次了,根本无法荷载那帮重甲罐头进行持久作战,他确实很需要一匹血统优良的种马配种,能凑齐一对最好,不过呢,”布罗谢特得意地抚摸自己的胡须,“唯一的成年母马已经归属于黑矛骑士团了,剩下那头小马驹想要配种至少得等一年。”

  埃修快速地盘算片刻。不算焚野的话,他本该从草原中带出十二匹野马,然而在边境的一场伏击后,仅剩下五匹野马与他抵达了波因布鲁,委实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至于这些野马的归宿埃修已经有了大概的打算,伊斯摩罗拉现有的资源供养不起这么多金贵的祖宗,只能全部转手出去。

  “一匹公马与一匹马驹,我打算捐赠给凛鸦城。剩下两匹公马拍卖竞价,所得部分折算成物资,部分折算成军备。”

  “嚯,看来你脑子里也不全是萨里昂商人的那套生意经,还是说你终于学会了阿谀奉承?纵观北境历史——不,哪怕是潘德帝国从成立至分崩离析至今,都不曾有一位男爵出手如此阔绰豪气。”布罗谢特毫不客气地讽刺了几句,“这些事情你跟我说没用,自己差人去办。”

  “我哪里有人?”埃修摊开手,“一成佣金。”

  布罗谢特盯了他一会:“王立学院不差那点第纳尔。这样,你帮我做一件事——不要立刻摆出一副臭脸,不会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具体是什么?”埃修问。

  这时几名学者走过门庭,向布罗谢特行礼致意。老人警觉地将快要出口的话语收了回去,敷衍地朝他们颔首。待到打发这些学者以后,他环顾庭院一圈,确定一时半会不会有人经过。这才看回埃修:“盖尔博德·伊凡勒斯,你对这个名字有没有印象?”

  “伊凡勒斯子爵的儿子?以前见过几面。”埃修皱眉,不知道布罗谢特用意何在。

  “他的父亲打发他来这里,说是进修——不过据我的观察,应该是流放更贴切一些。明明也是一位有领地的男爵,但是却没有随从随行,起居都是自己一个人打理,也不与其他人来往书信。有时候看见他,总以为是看见一座游弋的孤岛。”

  “说重点,你想让我做什么,把这座孤岛拉回陆地?”

  “没那个必要,行为处事比盖尔博德更孤僻的,学院中大有人在,我不会干涉。但那些人都是学者,每天就是在图书馆与自己的居室之间单调地往返,不会像盖尔博德那样,频繁地出城,而且大多是在深夜或者是凌晨——就算是出城打猎,时间点的选择未免也过于糟糕。”

  “所以你觉得他很可疑,”埃修顺着布罗谢特的话整理思路,“想让我去刺探他的行踪?”

  “从目前的迹象上来看,还不至于让我升起疑心,不过你这么理解我也不会否认。毕竟格雷戈里四世的独子,北境王室的继承人普鲁托尔目前由我监护,神经再怎么绷紧都不为过。”布罗谢特说,“其实我是想让吉格去的,毕竟一开始向我汇报盖尔博德深夜出城的人是他,但我担心他会搞砸。你帮我搞清楚那个年轻人在背地里折腾些什么,我就指派一位精于商贾的学者,他是待价而沽的专家,知道最大化利益——当然他要价很夸张,像战马这种高价值货物,他一经手就得收取四成的佣金。如此一来,还算是你占了便宜。”

  “我宁可付佣金,”埃修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我似乎没有选择的权力。这件事需要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不可能立即出结果。”

  “这有什么关系?”布罗谢特耸了耸肩,“大不了款项我先扣在这里。更何况你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除非你告诉我你已经完成了所有的理论学习。如果你需要处理领地那边的事务,可以指派信使或是渡鸦——你现在就可以写封信通知他们你已经回到北境。还有疑议没有?”

  埃修摇了摇头。

  “那该干嘛干嘛去吧,男爵。”布罗谢特立刻不耐烦地朝埃修挥了挥手,回到自己的居所,推开门看了一眼又阖上,“还是说你要在这里当门卫?替我守在这里一直到露娜醒来?”

  埃修没理会布罗谢特,转过身准备离去。“慢着,”布罗谢特喊住了他,“礼仪方面的事情我向来无所谓,但其他贵族可不会苟同,告退时不敬军礼对他们而言是莫大的冒犯,一旦斤斤计较起来,一位男爵也吃不消。记住这点。”

  “明白……”埃修平端右手,拇指从左往右划过眉心,“那么我先告辞了……呃,院长。”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