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六十九章 暗潮间奏(九)

第六十九章 暗潮间奏(九)

  伊苏兰迪尔的身影消失在繁密的林间,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将自己的后背贸然地展露给骷髅。约格特能感知到对方冷酷的视线不时从自己身上扫过,每次都会让他的肌肉不自觉地战栗抽搐。冷汗逐渐浸湿了约格特的后背。好在伊苏兰迪尔终究很顾忌一直站在约格特身旁的骷髅,并未继续向他出手。随着那位半神的离去,弥漫在森林上空那股无形的压抑氛围也开始消失。

  “你可以从地上爬起来了,年轻的野心家。”骷髅说。它并未正眼看约格特,只是将自己森白的骨手端到面前,指节逐个活动,发出摩擦的异响。它凝视了半晌,突然嘶哑地笑出声来:“原来是这样,还挺有意思的。”

  “大人,事不宜迟,请立即随我前往教派位于中部大平原的总坛。”约格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枯叶与草屑。他先是迅速往崔佛倒下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后者仍有气息,只是陷入了深度昏迷状态,恶魔形态也已经解除。几名黑骑士正在搀扶着他。现在的崔佛就是一个遍体鳞伤的枯槁老人,不知道要休息多久才能恢复战斗力。

  “还不是时候。”骷髅说,“你还需要进一步证明自身的价值。既然想为艾瑞达·奥克斯瑟建成地面的神国,首先需要一支庞大的军队。”他看向约格特,眼眶中的火焰幽幽地跳动。尽管那张没有血肉的面骨不可能再做出任何人性化的表情,但约格特似乎还是觉得骷髅正在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自己。“当然,我可以给你一些友善的提示,不用去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征召民兵,我可不打算为毫无战斗经验的生者购置装备、支出军费。我需要你为我物色到一处合适的募兵地。”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那么我这就着手准备。”约格特微微躬身,“可是大人,您现在是女神意志的代行者,只有您回到总坛,如今分崩离析、各自为战的教派才会重新凝聚成强大的集体!”约格特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骷髅冷漠地打断了他:“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无论是我还是阴森之眼,都绝非你可以使役的。收起你那假惺惺的姿态吧,年轻的野心家。明确这一点:你需要潘德·卡瓦拉来抑制一位恶魔领主的暴虐天性,不然你的理想国在成立之前就会被它毁灭,连同你自己在内。”

  “……是。”约格特再次躬身,“那么容我冒昧地询问,尊贵的卡瓦拉冕下,面对鲜血契约的约束,您自己的意志还能抵抗多久?您说得没错,我无法控制一位恶魔领主,但是控制一位尘世帝王绝对绰绰有余。”

  “足够我处理完一些陈年的旧事,到时候我自然会回来找你。”骷髅说,“你不就是需要一个有力的佐证,证明你成功将阴森之眼召唤至潘德吗?其实并不需要我现身。”骷髅走向那些黑骑士,张开嘴朝他们喷吐出大片硫磺色的气体。

  立时有痛苦的嚎叫此起彼伏,气体从毛孔侵入黑骑士的身体各处,皮下的肌肉迅速地脱水,萎缩,最后全身的皮肤都软绵绵地塌陷下去,勾勒出骨架嶙峋的形状。待气体散去后——不,是尽数涌进黑骑士的身躯后,他们所有的生机在一瞬间断绝,站在原地的不过几具被金属铠甲包裹的行尸走肉。

  崔佛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他也处在硫磺色气体的笼罩范围内,但并没有落得黑骑士那般凄惨的下场,身上的伤口反倒开始出现愈合的症状。

  “原来典籍上的‘堕落者幽灵’是这么形成的……”约格特狠狠地打了个寒噤,后退几步。

  “这就是你想要的证据。这些‘人’会完全听命于你。如果有死硬分子不相信,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也有数吧?”骷髅看向约格特,伸出手,“给我一件长袍。”

  “那我便在中部大平原静候阁下的归来,届时也会准备好一个堪称完美的募兵场所。”约格特脱下自己的长袍递到骷髅手上。

  “听起来你似乎有了眉头?这很好,我开始期待你未来的表现了。”骷髅将头上的皇冠摘下来塞进胸腔中,用两根肋骨固定住,大剑则背在身后。随后披上约格特的黑袍,将所有亡者与骸骨的特征遮掩住,随后向北踽踽而行。约格特目送着骷髅离开,被改造的黑骑士木讷地站在身后,等待他的命令。

  “把卡瓦拉的棺椁扛起来带走。”约格特头也不回地说,“这可是由纯粹的秘银打造。萨里昂的禁卫军不过是在自己的盾牌上踱上一层秘银就能成为全潘德最强硬的铁乌龟。如果能在教派内寻到能妥善利用的人才将其熔炼——”他突然顿住了,四下一片寂静,只有身后几名堕落者幽灵粗哑干燥的呼吸声。约格特转过头,挨个审视那些毫无生气的干瘪脸孔,这些曾经都是他忠实的部属,当然现在依旧是,也仍然会继续跟随他出生入死——但不会再有任何交流,这是生者与亡灵不可跨越的鸿沟。

  “你们已经失去了虔信者的身份,甚至严格意义上也不能说是女神的仆从,充其量只能算作恶魔的奴隶……”约格特自嘲地笑了笑,伸出手去逐次拍打他们的肩膀,“女神,我恳求您,将他们的信仰寄托于我,我会同他们的份一起,加倍地侍奉您,加倍地奉献您。”

  ……

  埃修在空旷的神殿中狂奔,林立的石柱被他一一甩在身后,但不断有更多石柱在视线的尽头中衍生。黑日沉默地悬挂在高远的、惨白的天穹上,冷峻地注视着埃修徒劳地穿梭在石柱间,兜着永无止境的圆。

  等等!什么时候?

  埃修停下脚步,他不知何时又回到了这里。他下意识地转过头,于是那尊粗糙的秩序女神像出现在他身前不远处。他上一次来到这座神殿时,有一头鼻青脸肿的山猫雕像的脚下卑微地匍匐。

  但埃修并没有看见山猫,只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双手拄剑,伫立在神像面前。他全身披挂着亮银色的铠甲,夺目的辉光在铠甲表面繁密的雕文中流转。最引人注目的是男人头上那尊精致而璀璨的环状皇冠,各色菱形宝石以绝伦的工艺嵌入山峦般突起的尖端,鎏金的线条在冠冕正中央绘制出一头展翅的狮鹫。

  “你就是尤诺米亚的人选吗?她的眼光明显退步了啊。”男人转过头,看向缓步靠近的埃修。他的脸庞棱角分明,肌肉的线条绷紧得恰到好处,一看便知道此人处于鼎盛的年龄。可他发出的声音暗哑,干涩,不知道是何等破败的声带才能发出这种扭曲得不似人类的音色。“你的姓氏是什么?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认识你的先祖。”

  “你是谁?”埃修在一个谨慎的距离停下,不再接近。他也没回答男人的问题,只是反问了一句。

  “我?”男人指了指自己,“我以前跟你差不多,也是个帮尤诺米亚跑腿的。不过现在在帮另外一个人做事。以后就是对头了,所以来跟你打个招呼。”

  埃修沉默不语。

  “原来是个闷葫芦。不过没关系,我们会再见面的,预言之子——应该是这么称呼没错吧?”幽黄色的火焰自男人的瞳孔中喷薄而出,将其面孔烧蚀得支离破碎,暴露出森白的骨骼,但男人似乎并未察觉,失去血肉的上下颚仍在一板一眼地开合,“希望到时你别让我太失望。”

  埃修震惊地后退几步,幻觉的空间如同琉璃一般狂乱地迸碎,现实的世界重新折射进感官。他仍旧身处于波因布鲁的街道上,头顶是灰蒙蒙的天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