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第七十章 暗潮间奏(十)

第七十章 暗潮间奏(十)

  埃修迅速地扫视周遭的环境,一时半会无法确定自己具体在波因布鲁的哪个位置。幻觉出现得毫无征兆,以至于记忆在方向感上无从延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断层。唯一有价值的参照物是不远处耸立的城墙,意味着他可能位于上下两城区的边缘之一。万幸的是,尽管埃修暴露了踪迹,但后头似乎并无追兵,也不知道盖尔博德或者是那名不知身份的女声有没有认出他来。

  还是再确认一下。埃修又看了一圈,格外留心周遭的行人是否有可疑的举止或是向这里投以窥探的视线——一无所获。埃修并未掉以轻心,也没有即刻寻路返回上城区,而是绕了一条曲折的远路出城,径直来到黑矛骑士团在城外的驻地,找到吉格,说明自己在王立学院进修期间需要地方暂住。吉格对此当然表示欢迎,甚至将自己的士官帐篷让了出来。盛情难却,作为报答,埃修便参与到告死天使小队的集训中,狠狠操练了他们一番。

  入夜,埃修躺在冰冷的木板上,双臂枕住脑袋,闭上眼,试图以自己的意志强行回到那座石柱林立的神殿。但当骑士团的起床号将埃修从深沉的睡眠中惊醒,他便知道这不过是徒劳。也许他并非是被礼貌地邀请,而是被身不由己地传召,与他清醒与否并不绝对的联系。就如同早在埃修降生之前,他的事迹就已经被人详细地记述。

  埃修回到王立学院,轻车熟路地找到院长居所,推门而入。布罗谢特坐在书桌后面,正在一张羊皮纸上奋笔疾书,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并不抬头,羽毛笔也没有任何停顿:“巴兰杜克,你就不能先敲门?”

  埃修一脸无所谓地在布罗谢特面前坐下,开门见山地发问:“马迪甘的手稿在不在王立学院?”

  羽毛笔困惑地顿了顿,笔尖在纸上洇开一团墨色。布罗谢特将笔插回墨水瓶,抬起头去看埃修:“怎么了,突然提这个?”

  “我需要知道《预言长诗》的具体内容。”

  “我可以给你默写出来。”布罗谢特从抽屉里翻出一张空白的羊皮纸。

  埃修摇了摇头:“原稿。”

  “有是有,但是不在我这。”

  “你身为王立学院的院长,这么重要的历史文件除了你之外,谁还有保管的资格?”

  布罗谢特满不在乎地笑笑:“之前确实是我来保管没错,但不久前我把手稿托付给了一位更妥善的保管者。”

  “是谁?”

  “这已经是学院内部的事宜,”布罗谢特轻轻地敲打起桌面,“巴兰杜克,原则上我不可能告诉你保管者的身份,你更无权接近这份珍贵的手稿。如果向我提出这个要求的是一位北境的男爵,毫无疑问这会是一次无礼的僭越,但是你又不仅仅是一位男爵,你是马迪甘预言中的主角。因此我难免好奇你的动机。”老人注视了埃修片刻,突然促狭地挤了挤眼睛:“你不会是想知道自己接下来干了些什么事吧?不过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预言是语焉不详的诗歌,不是什么平易的记述。而且我之前就告诉过你,马迪甘并没能写完这首长诗。实话告诉你,从那份《预言长诗》的原稿被学院纳为至高藏品的那一刻起,我们对它的解析工作也一并展开——谁不想凭借预言得知未来的趋势呢?但可惜的是,无论再怎么解读那些语焉不详的诗句,窥见的并非堂皇的捷径,而是晦暗的歧途。”布罗谢特说完,见埃修不为所动,就连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甚至坐姿愈发地强硬。老人无奈地叹息一声:

  “埃修·巴兰杜克,你是无论如何都想要一览那份残缺的预言吗?”

  “没错。”

  “那么我能相信你守口如瓶的能力吗?”布罗谢特的眼神锐利起来,“你能否将机密封藏得如同最幽深的墓穴?”

  “反正都是空口无凭,要不再立个血十字契约,这样还有什么顾虑?”埃修不想继续无谓地浪费口舌。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布罗谢特先是哑然失笑,而后缓缓摇头:“没有那个必要。”

  埃修疑惑地看向布罗谢特。

  “每次跟你的谈话,最后总会演变成一场无趣的交易。我已经有些厌倦了。”老人说,“巴兰杜克,我与你之间本来就立过一次血十字誓约。那是秩序女神打造的沉重镣铐,从献血到起誓,每一个步骤对于我这样的凡人而言都无异于榨取生命。巴兰杜克,你是神选的使者,身体机能尤为强悍,而且还年轻,那些仪式对你难以造成任何负面的影响,也许直到你背弃誓言的那一刻你才能真切地体会到枷锁的存在,但是我无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已经没法再度负担另外一个血十字誓约。”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说我能保守秘密,然后你就这么相信了我的说辞,并告诉我原稿在谁手上保管?”

  “正是如此。”布罗谢特温和地说,“我能相信你吗,巴兰杜克?”

  埃修沉默片刻:“这会让我感觉欠了你人情。”

  “那你便欠着吧,你自己决定什么时候还。”布罗谢特掂起羽毛笔,在空白的羊皮纸上草草写了几行字,隔着桌面推给埃修,“去找露娜,我把原稿托付给她了。记住,千万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预言长诗的手稿由她保管。”

  “你是说露西安娜?”埃修问,“你是这么称呼她的?”

  “她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你了?”布罗谢特怔了怔,扶住额头,“那么想必你也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吧?”

  “以前猜到是帝国的贵族小姐,但没想到来头这么大。”埃修间接地承认了这点,“这个也需要保密?”

  “当然,帝国执政官的独女如果出现在北境,天知道会不会引起闹剧一般的联姻风暴?某种程度上我现在算是她的监护人。”布罗谢特突然警惕地看了一眼巴兰杜克,“容我确认一点,你不会因为自己与帝国之间得仇怨而对她实施任何报复行为吧?”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埃修嫌弃地撇了撇嘴角,压根懒得回答:“你去问她吧。同样的回答我不想重复第二遍。”他起身告辞。但他的脚步声在门外兜了一圈又折返,须臾再度推开门坐回布罗谢特面前。

  “又怎么了?”布罗谢特不耐烦地问,“露娜现在应该是在学院的北区,出门往左拐,沿着长廊直行三百米然后——”

  “我昨天见到盖尔博德了。”埃修直接打断了布罗谢特,“他的确是在跟什么人联络。”

  布罗谢特微微一顿,表情凝重起来:“接着说。”

看过《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