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 第297章 越狱犯

第297章 越狱犯

  百度搜:7\/8\/小\/说\/网,或访问域名:w\/w\/w\/.7\/8\/x\/s.c\/o\/m,无广告,免费下载TXT,更新快!

  小云虽然是个哑巴,但是她可不是聋子,在听到那个高个大汉说想赊欠饭前的时候,她马上就停下了手上的活,急急忙忙的跑到那三个壮汉面前,皱着眉头不停的给他们打着手势,最后伸出手掌做了两个数字六的手势,意思说他们三个人一共六十六块钱的饭前。

  那个大汉穿着拖鞋,身上披着一件极其不合身的风衣,冻得抱着膀子瑟瑟发抖,可是冷归冷,但是他的气势却倒不倒,箍着双臂横眉冷目的瞪着小云骂道:“啥,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今天我们出门出的急,身上没带钱,等爷下次再给,行了吧?”说完他就和另外两个男子转头就往外走。

  小云不为所动,想要拉住逃单的三个汉子,可是奈何她是一弱女子,力气和身体明显就比那三个男的弱太多,两只手拽都拽不动,那壮汉被小云拉的烦了,大手一挥,就把小云给掼在了地上。

  小云看着三个就快要走出店门的汉子,眼中那委屈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和老公朱小强两个人靠着政府的政策,用残疾人的优势贷了五万块钱,开了这家快餐店,本来生意就不是非常好,如果不是秦琴把安保公司的快餐业务给了朱小强,他们每天的经营都非得亏本不可,这三个人虽然只吃了<>

  江成看到这终于忍不下去了,三个堂堂的大老爷们,吃饭不给钱也就算了,居然还欺负一个弱女子,简直就是人渣,他嚯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几个跨步就来到了店门口,一把手搭在了那最高个汉子的左肩膀上,笑道:“兄弟,吃饭付钱天经地义,你们三个吃了人家几十块的饭居然想不付钱就这么走了,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啊!”

  那三汉子本来都快要走出店门了,高个汉子突然发现自己的肩膀被人给猛拍了一下,他反射性的转头看了一下,发现是一个比自己足足矮了一个头的瘦小子,他顿时生起了轻视之心,语气不善的说道:“小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你爷爷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计较,哪来的滚回哪去,别让爷发火。”

  江成见他说话口气高傲,还在自己面前自称爷,他轻蔑的笑了笑,说道:“你知道么?像你这年纪在我们面前敢称自己是爷的人现在还没出现呢,你敢自称我爷爷,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的送你下去见见他老人家!”

  话音刚落,江成搭在汉子肩膀上的手便化掌为拳,一拳头直接打在了壮汉的右脸颊上,那高个汉子顿时就懵了,眼冒金星的在原地晃悠了几下之后,居然没倒下。

  他身边的两个汉子看到大哥挨打了,顿时心里的火气就上来了,两个人同时挥拳向江成袭来,江成不慌不忙,两手再次变拳为掌,抓住了两个个矮的向他袭来的拳头,然后右脚突起,连续两个连环腿揣在了他们的肚子上,两个汉子顿时就不行了,刚刚下胃的午饭还没来得及消化,直接被江成这一脚给踢了出来。

  江成搞定了两个战斗力较弱的小弟,又把注意力移到了那高个的身上,他左手揪住那高个的衣领,右手组攥成拳头,一拳就打在了高个的腹部。

  一拳,两拳,三拳,江成连续锤了七拳才停下,七拳打在那汉子的腹部,有如敲响鼓般的咚咚直响,他在边打的时候嘴里还边喊道:“敢吃饭不付钱,我今天就把你吃下去给打出来,看你还敢吃霸王餐不!”

  这一幕正好全部被小云和坐在奥迪车里的全程目睹了这场拳击比赛,虽然比赛是一边倒的战绩,但是不得不说,江成在打那三个人的时候,很解气!

  秦琴没有忘记江成的嘱托,她在第一时间就打了电话报了警,说在XX小区附近的XX街上的“好又香”菜馆发生了打架斗殴案件,接警人员很温柔的提示了秦琴,让她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并且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将会在第一时间赶到。

  果然,仅仅过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附近辖区派出所的警车就到了,带队的是一个高级警司和两个实习期的民警,这个警司还是熟人,正是江成认识的任成光,在看到任成光的时候,江成热情的打招呼说道:“老任,我给你抓住了三个越狱的逃犯,怎么样,这功劳是不是该分我一半啊!”

  江成其实在这三个汉子进店的第一时间就基本猜到了这三个汉子的身份,这早春的天气,温度才七八度,外面即使有太阳,人们也不可能只穿着这么几件衣服就敢出来溜达,而且这三个人浑身上下穿的还是极其不合身的衣服,脚上踩的还是拖鞋,发型是统一的秃瓢,所有的一切都将他们三个汉子的身份昭然若揭,只有看守所和监狱的人才是这种打扮。

  任成光一听是越狱犯,微微一愣,他是既惊又喜,因为就在昨天晚上,他们支队接到了上级的通知,说是昨天晚饭时期,关押在长乐看守所的三个东北籍的重要的案犯越狱了,他们杀掉了一名看守的武警战士,打伤了巡查的教官,抢了一把七九式冲锋枪和一把左轮手枪。

  看守所的警察在得知消息后立马展开了追击,他们出动了一百多人的搜索队,外加四条警犬,可是结果是只找到那把七九式的冲锋枪,但是弹夹却是空的,里面的子弹却没了,负责追缉的武警队长说逃犯极有可能是把子弹卸了,用来装备那把可以发射7.62mm子弹的左轮手枪上,一把左轮手枪六发子弹,再外加一个冲锋枪弹夹的子弹,这么多的子弹,可以射杀几十条人命,万一被越狱分子使用,将会对社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新上任的公安局长覃木锋在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就下发了海捕缉拿令,要求全市所有的警员全部上岗,在休假的警员立刻归队,马上对三名越狱的犯罪分子进行拉网式的搜查。

  可是一个晚上过去了,整个江南市上万名警察却没有找到一丝的线索,警员们一个个都困的不行,公安局的政委觉得三名越狱分子极有可能已经搭乘某种交通工具离开了本市,很有可能跑到邻市去了,他请求覃木锋给江南市附近的几个县级市和地级市相互沟通一下,要他们配合搜查一下,也许会有线索也不一定。

  覃木锋才刚刚新官上任一个礼拜,他是从米易的手里接过这个公安局长位置的,前任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因为在米易当家期间,江南市公安局是连连破案,而且破的都是大案,要案,不是震惊全国就是惊动全省,像农民公寓的特大传销案,银行抢劫案,黑社会等各种案件。

  这些案件,随便拉一个出来,就够一个地方公安局的局长吹上半天了,随便放到哪个局长的头上,那都是香喷喷的荣誉和政绩啊,覃木锋是省内重点看中的年轻干部,他的父亲是省委常委,省宣传部部长覃永春,他的母亲是省妇女协会的会长。

  他出身在一个官宦世家,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极其优越的,而且他今年才三十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再加上他在地方派出所的杰出“工作业绩”,他被省委公安厅破格提拔成了江南市的公安局的局长,正处级。

  他斗志昂扬的带着自己的三把火走马上任江南市,准备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可是没想到的是,自己才刚上任不到一个礼拜,治下的看守所就有三个东北人越狱了,而且还抢了执勤武警战士和教官的配枪,这可是大案,要案!要是被同行知道了,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覃木锋不想让自己的父亲和省里的领导们对自己失望,不想让省内的同行看自己的笑话,他拒绝了政委的提议,坚决认为三名越狱犯肯定还在江南市,而且极有可能就窝藏在市内的某个地方。

  可是他没考虑到的是,江南市城市面积上百平方公里,人口几百万,想要找寻三个人,实在无异于大海捞针,全局上万名警力,找了一个晚上,都没有任何的线索,那三个抢了配枪和子弹的越狱犯,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任成光昨晚就参加了这场大搜捕行动,他上次托江成的福,成了分局交巡警的中队长,虽然是个中队长,可是权利却被几个副队长给分了,他成了空架子,不过他也不在乎那些,他平常没事就带着两个新收的徒弟上街执勤,虽然还是吃尾气,但是最起码待遇上去了。

  昨晚他们收工收的早,早上来的也早,所以今天早上在派出所听到有打架斗殴的情况后,他接替了几个刚刚熬完夜还没休息的民警,自己开着车带着徒弟来出警来了。

  当他听到江成说这三个人是逃犯的时候,任成光眼睛瞪的老大,嘴巴张成了o型。

看过《女总裁的特种保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