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 第1787章 长凳上的等待

第1787章 长凳上的等待

  这下子,赵短可就全然不顾赵海的感受了,拔起腿就往江成的方向赶过去。

  “这个没有胆子的赵短,靠……”无可奈何的赵海,只能够顺着赵短的脚步跟过去,虽然极度不情愿,可他还是一步一步靠近了江成。

  “喂,江成,事情入院手续办的怎么样了。”布兰妮喉咙里面像是装上了扩音器一样,声音尖锐而且大声,冲着医院的前台咆哮着。

  这一声大喊,也吸引来了周围准备去排队挂号病人的注意,只不过他们都是匆匆得瞥一眼而已……

  “搞定了,窃格夫被批准优先进入病房里面接受治疗。”

  “这是真的吗?”布兰妮有点儿兴奋,挥着手问道,接着来到了江成的附近。

  “这当然是真的。”江成随机看向了左手边的护士人员,盯着对方的和蔼又柔和的双眸,似乎在等着护士人员对自己所说的话,做进一步的确认。

  “恩,是真的。”没有出乎江成的意料,如同自己预测一般,护士人员给出了另江成满意的答案。

  “为什么你就可以享受这一个特权?““”布兰妮靠近江成的耳边,轻声道。

  “嘿嘿,不告诉你,让你自己猜去。”江成故作神秘,并不太愿意把具体的原因把布兰妮说清楚。

  “莫非,你答应了护士什么条件?”布兰妮那湛蓝而且深邃的双眸,狠狠的盯着江成的眼睛问道。

  “当然,没有,你把我江成当成什么人了?”望着那深邃的目光,江成的内心翻滚着失望的想法,“这布兰妮都想到哪里去了?唉……”

  转眼间,江成直接无视了布兰妮后续的回答,对护士道:

  “那你快点帮我的这一个病人安排病房吧,我们在这里等候你的好消息。”

  语毕,江成回头看了一眼窃格夫,后者此刻正安详的躺在赵海的怀里,像一个沉睡了千年的老头一样,面色苍白,形同枯木一样。

  “我们几个人先到旁边的座位上面休息以下,护士估计把可移动病床推过来还需要不小的时间。”

  江成的这一条建议可谓是在正确不过了,护士真的过了好久,好久,才把病床推来,这简直让江成怀疑护士是不是真的给自己提供了“绿色通道”,可以优先排队看医生,甚至不用排队,直接看医生。

  “赵海快点过来把窃格夫搬上来。”江成如同一名指挥官一样,身体站得笔直,表情严肃,眼睛里面容不得一点儿错误。

  “错了,要把窃格夫翻过来。”当看到赵海将窃格夫仰面倒下的时候,指挥官的坏毛病便体现了出来,只说话,不做事。

  看着路边那些看别人下象棋,然后多嘴的路人就知道那是多么令人厌恶的了。

  带窃格夫正面翻过来之后,江成那犀利的目光似乎又发现了什么东西,打算接着发表自己那卓有远见的建议。“窃格夫的手掌不应该放在他的腹部,这样会导致他腹部受压,不舒服的。”

  可是这一句话仅仅是在江成的脑边转了转而已,因为布兰妮在他开口的时候迅速的把他嘴巴捂的严严实实,根本没有给他开口讲话的机会。

  “布兰妮,你有病啊,干嘛捂拄我的嘴巴。把手掌心放在腹部的位置真的是不好的啊”

  江成虽然不能够开口说话,不过在心里面总是可以抱怨一般的……

  众人跟随这自动病床车移动的方向,在二零一病房前停下了脚步。

  与此同时,布兰妮也把自己捂住江成的手掌松了开。

  护士把窃格夫推进去后,出来便道:“医生正在给你们的亲人做全身检查,你们在这里安心等待就行了,相信医院里面的名牌医生一定会帮你们把亲人治好的。”

  其实窃格夫根本不是江成的亲人,更不是布兰妮以及赵海等人的亲人。不过跟护士解释这个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他干脆选择了闭嘴不说话。

  在二零一病房外面的长凳上面做了许久,还没有等到护士口中的名牌医生从里面出来,江成此刻变得有点儿急躁起来。

  “这是什么名牌医生?治个病还要这么久的吗?”

  江成恼怒得直抓头,而一旁的布兰妮直接选择了江成的抱怨,因为她晓得抱怨一点儿用都没有。

  既然有时间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布兰妮才不会错过。接着,布兰妮横身躺在长凳上面,脑袋枕着江成粗壮的大腿,竟是睡着了。

  “喂,布兰妮,醒醒。”

  不知不觉间,时间又过去了两小时,医生早就从里面出来,挥手示意江成等人可以进去照顾自己的亲人。

  在江成的呼喊声中,布兰妮深邃的瞳孔慢慢的浮现在江成的视野之间,这也算是江成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布兰妮,如此近距离观看布兰妮了……

  还别说,在那一刻,江成还真觉得布兰妮挺美的。

  布兰妮猛的从江成粗壮的大腿上面爬起来,眼睛眯缝着,试图凭借这那一丝微小的缝隙来查看周围的情况。

  一个接着一个人影从她面前经过,走近了蓝色条纹相间的房间里面。

  而她旁边的江成紧随其后,也走了进去。并且在江成离开的那一刻,江成还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带着疲倦的睡意,布兰妮从长凳上面站起来,跟着众人的脚步走了进去。

  二零一病房里面躺着的人正是窃格夫,只不过,他似乎已经从昏睡中苏醒了过来,现在正同旁边的人有说有笑。

  “窃格夫,你醒了?”那么一瞬间,布兰妮两只眼睛里面的精光迸射而出,惊讶的呼喊道。

  其实江成刚刚进来的时候,也是像布兰妮这样激动,只不过他表现激动的方式与布兰妮相去甚远。

  脸色由因为等待而变得干枯苍白的江成,现在竟是一脸红润,而且两只手拼了命的捏着拳头。这就是江成表达自己激动的方法。

  除了布兰妮之外,没有人会知道江成为什么这么激动,不过余下的两个人也很快就会知道这个原因的。

  “窃格夫,你现在状态怎么样了?全部恢复了没有?”江成迫不及待的发问道:“如果准备好了,我们就要出发了。”

  也就是在江成刚刚讲出这番话的一瞬间,赵海猛的转过身来,问道:“去哪里?”

  “当然是去董昭成那里。”

  经江成这么一说,赵海和赵短两个人几乎像双胞胎兄弟一般,齐唰唰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我应该可以……”

  在病床的位置上,窃格夫面目狰狞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身体在病床上面移动着,可是他却迟迟不能够坐直起来。

  “我看窃格夫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应该不是我们带他去找董昭成的最佳时间。”

  布兰妮提醒了一句,可从江成严肃的神态中,却可以看出他的不满。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必须要赶快行动起来,如果董昭成把令牌卖给其他人,我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这一点你也是相当明白的。”

  那冰冷的言语直接戳穿了窃格夫的内心,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生命竟是比不上自己父亲的令牌。那只是一个毫无生气的令牌而已啊……甚至是可以伪造出来的东西。

  “江成,我认为现在的你有点儿急躁了。现在确实不是我们行动得最好时机,你要想想,如果窃格夫在半路中再度昏倒那么我们要怎么办?”

  布兰妮深谋远虑的回答道,可是江成却不愿意听这一些与自己的意愿相违背的言语。

  “总之,你们现在听我的,必须要开始行动,把窃格夫带到董昭成约定好的地点去,他现在已经在那边等着我们了。”

  “什么?你已经和董昭成约定好了,为什么你没有事先告诉我?”布兰妮面红耳赤的用那双灼热的眼神盯着江成,问道。

  “我忘了。”江成的回答显得非常随便,这很容易引起布兰妮的暴走的,一个女生的暴走,那是相当严重的。

  赵海对于此深有体会,他可不愿意在远离自己老婆的时光里,还要体会一次那种滋味。虽然布兰妮的发怒对象不是他赵海,他也不愿意在旁边看着江成遭罪。因为那样对于他而言,会揪起他尘封已久的痛苦回忆。

  “好了,你们两个人不要争吵了行不?”

  赵海勇敢的冲了出来,*的站在争吵双方的中间,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瞳孔望着侧面的两个人。

  “江成,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现在窃格夫的病情确实没有得到完全的恢复,我们不应该擅自行动。你也不希望中途窃格夫再度昏倒过去。这是我们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赵海对江成一番解释过后,转过身子,对布兰妮有礼貌的深深鞠了一躬。

  “布兰妮,你也要保持冷静,千万不可以在病人的面前发怒,这样会让人家的病情更难以恢复的。”

  语毕后,赵海急急忙忙的跑到了二零一的门口外面大喘气,看起来刚才的措辞另赵海耗尽了自己的全部体力。心跳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赵海根本没有办法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看过《女总裁的特种保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