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 第2185章 我要的你给不了

第2185章 我要的你给不了

  而是找了个酒吧放松一下。陈依婷今天打扮得很清纯,但是身上偏偏又带着些许叛逆和罕见的妩媚,配合上完美到近乎于无懈可击的脸庞,刚刚走进酒吧就引起了一片不怀好意的口哨声。

  “看见了没,我还是有魅力的,偏偏某些人就跟睁眼瞎一样。”陈依婷凑到目光淡然得可怕,纯净得不含一丝杂质,根本就没办法让人猜出来他在想些什么。

  “哦。”江成若无其事地点点头:“那挺厉害的。”

  两个人走到吧台旁边,陈依婷看了看一言不发的江成,有些无奈地道:“来一瓶伏特加。”

  “啥?”听了这句话,酒保手里的杯子差点摔碎在地上,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这个看起来应该还正在读大学的女孩子,结结巴巴地问道:“你确定吗?”

  “我当然确定啊,难道你担心我付不起钱?”陈依婷的脸上露出一个魅惑至极的笑容,看的酒保一阵发愣,而后急忙不好意思地解释:“不不不,我这也是为你着想嘛,怎么可能会觉得你付不起钱。”说完他暗自叹了口气,把一瓶伏特加摆在桌子上,心说“多好一个女孩子,今天怕是又要给人捡尸了。”

  他哪里知道,就陈依婷和江成两个人加起来,怕是可以屠尽魔都所有的地下势力也没什么难度,否则就不会产生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担忧了。

  “你喝一瓶?”江成这个时候才淡淡地开口道。

  “一瓶不够我喝。”陈依婷眯着眼睛笑了笑,一脸挑衅的神色。

  “嗯,那就来一箱。”江成微微一笑,对着已经目瞪口呆怀疑人生的酒保道:“去吧。”

  酒保嘴歪眼斜了半天才搬出来一箱伏特加,觉得自己似乎丧失了语言功能。

  然而更让他的人生观彻底崩碎的还是这两个人 喝酒的样子。

  陈依婷直接把杯子往旁边一推,拿起酒瓶无比利落地把瓶盖打开,豪爽地道:“我干了,你随意!”

  江成也学着她的样子把酒杯往旁边一放,淡淡地拿起酒瓶道:“说话的时候心里稍微有点数可以吧,还让我随意,我怕是要把你灌趴下。”

  “谁被灌趴下谁是小狗。”陈依婷斜眼笑了笑,率先对着瓶口就开始大口喝。

  这下酒保也受不了了,这伏特加可是酒中最为狂烈的一种,就算是喝惯了白酒的老酒鬼第一次喝都要被这种酒劲呛得浑身难受,这两个人竟然当白开水喝,这个世界上的怪胎真是越来越多了。

  两个人也不知道喝了多久,这个时候几乎整个酒吧的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每个人的脸上表情都不一样,有的是震惊,有的是敬佩,有的是等着看笑话的幸灾乐祸,也有把炽热和淫邪的眼光紧盯着陈依婷的。

  一箱子酒被喝完的时候,陈依婷打了个酒嗝,绝美的脸庞上露出一个让周围的男人都口水直流的魅惑笑容,她凑到眼神清明无比的江成耳边呵了口气,吐气如兰地道:“走,陪我去跳支舞。”

  “没兴趣,自己去。”江成没好气地道:“你是幼儿园小班的小朋友吗,什么事情都得人跟着一起吗。”

  陈依婷满脸幽怨地撇了撇嘴,径直站起身来走到舞池中央。因为人群都过来围观这两个人表演的原因,舞池中央此刻无比的空旷。

  对着dj打了个清脆的响指,伴随着动感**的舞曲,陈依婷娇小而灵活的身躯就以令人惊叹的姿势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谁也不能抵抗这个女孩子身上那种活力四射,偏偏还带着致命诱惑力的舞姿和气质。

  尤其是当她伴随着动作轻轻撩起长发,脱下身上的外套,把被高耸胸脯顶起的蝙蝠衫下雪白的小腹露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群都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口哨声。

  “小妹妹,有没有兴趣和我跳一支舞啊,很刺激的那种。”就在舞蹈结束了之后,陈依婷一甩头发潇洒地走回吧台的时候,一个极其不和谐的粗野声音响起。

  陈依婷微微楞了一下,而后转过头,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背心,露出浑身上下精壮肌肉和青龙纹身的壮汉,顿时露出了害怕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你是在叫我吗?”

  “他妈的小 婊  子真是没有眼力见,没看见我们光哥赏你脸,要和你跳舞吗。”壮汉身边的小青年看着楚楚动人的陈依婷,要不是老大就在身边,他恨不得直接上去把这个小丫头扑倒,但是现在也只好忍一忍了。

  “他们欺负我。”陈依婷光棍无比地对着江成道。

  “又没欺负我,和我说什么。”江成翻了个白眼很是无语地道。要是陈依婷都觉得有人可以欺负她,那怕是这个人还没生出来。十五岁的时候手刃威胁自己的继父,孤身一人杀光继父家族所有人的这个小丫头,在群雄林立的法国黑道乃至欧洲地下世界能维持住自己的地位,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然而我们的光哥似乎并没有这个觉悟,看着无可避免露出失望表情的陈依婷,他脸上露出一个得意至极的笑容,扯开嗓门大声道:“我说啊,你男朋友都不要你了,你还傻呼呼呆在他身边干什么,跟着光哥我能吃香的喝辣的,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真的?”陈依婷的俏脸上露出激动无比而期待无比的神色,光哥暗笑一声又是一个傻丫头,这么容易就被金钱收买了,更加得意地道:“那是自然,我是青龙帮在这里的负责人,作为华夏南方地下势力的一个大鳄级别的人物,我何必骗你呢。”

  “我怕我要的东西你给不起。”陈依婷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再次露出了魅惑的表情,看的光哥心焦无比,恨不得立刻就把小美人抱到床上爱怜一番,此刻哪还保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理智,直接豪气冲天地道:“怎么可能,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月亮,哥哥也给你摘下来。”

  然而话音刚落,整个酒吧就陷入了绝对的寂静之中。谁也没看清楚陈依婷的动作,只看到仿佛在时间静止的那一瞬间,陈依婷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光哥的身后,而他们之中眼神尖利的人,看到的也只有一道绚丽到足以划破罪恶黑暗的寒光。

  光哥满脸的豪迈和淫邪在瞬间就变成了毫无血色的苍白,下一秒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视野高高升起,甚至看到了自己向外疯狂喷溅着鲜血的脖颈。

  “因为我要的是你的人头,而你承诺了,就得给我。”这个时候陈依婷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丝毫少女的软糯与魅惑,剩下的只有比极北的冰山还要冷酷的绝望:“所以,你去死吧。”

  “啊——杀人啦!”不知道是谁现反应过来大喊了一声,反应慢的看着满地的鲜血目瞪口呆了足足半分钟,闻到空气中那种浓重到足以让人大吐特吐恨不得把肠子都吐出来的血腥气息,方才惊慌无比的向着外面涌去,顿时人群一片混乱。

  “你啊,还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何必呢。”江成这个时候倒是端坐如钟,面色如常,他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喝了一口酒保早前递过来的鸡尾酒。

  “我不杀他,必然被他侮辱,不是我难过,就是他难过,这个世界上的道理本来就是这样的。”陈依婷淡淡地坐了下来,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酒保已经被吓得连动弹以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怎么了?”陈依婷有些奇怪地问道。难道这么大的一个小伙子,就这样被吓傻了?

  “你还好意思问他怎么了,他现在生怕姑奶奶你一个不爽把他的小命也顺手收割掉。”江成揶揄地说了一句,引来陈依婷撅起嘴唇一阵狂翻白眼。

  “算了,没心情玩了,我们走吧。”江成拍了拍手站起身来,把厚厚一沓钞票放在吧台上,略微有些抱歉地道:“对不起,这是酒钱和赔偿你们的损失,不够的话再来找我要吧。”

  酒保脸上的表情仍然僵硬无比,就连他的嘴角都在微微抽搐着。天可怜见这个年轻人究竟做了什么孽,竟然生生地看着一颗数分钟前还嚣张无比的大好头颅在鲜血狂喷之间高高飞起,还好死不死地砸进了吧台,此刻他的脚下,就是光哥死不瞑目的头颅,看来他要做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了。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陈依婷满脸无奈地摊了摊手,对着江成努了努嘴。江成苦笑了一声径直走了出去,就看到了十几支对准了他全身上下的要害,只要有一个人扣动扳机就能彻底把他送入天堂的手枪。

  “放下武器,双手抱头,原地蹲下!有任何其他动作都会被视为拘捕!发现拒捕立即当场击毙!”为首的胖警察语气严厉无比的到,看的出来竟然在这种繁华地段发生了杀人案,一个处理不好他这个乌纱帽怕是要丢了。

看过《女总裁的特种保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