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行者乾坤 > 第一章:圣元大陆

第一章:圣元大陆

  圣元大陆是一个古老的大陆,没有谁知道她是如何诞生的。但是据最古老的法典记载她已经发展了千万年之久。整个大陆的图案就像是一个倒置的大三角,处于汪洋大海之中,却坚固,广阔。

  就是这样一个面积广袤的大陆孕育了形态各异的种族生物,主要是人类,精灵族,兽族,海族,各类动植物……

  圣元大陆经过长久的发展,角力,现在主要分为八个利益集团。北边是寒冷的针叶森林,高原,草原,兽人各族在此栖息繁衍。兽皇在此建立了帝国,名曰:皇威帝国。

  千百年来,兽皇几经易主,但名号始终未变。兽人族种类繁多,实力最强大是龙族、巨人族,虎族,狼族,狐族。兽人多天生神力,且繁衍能力和生存能力极强,不足之处是智力低下,不善于经营和权谋。

  皇威帝国的左右是圣元大陆最大的两座山脉。左边是始祖山。始祖山,顾名思义,其山乃圣元大陆最大最高最长的山脉,始祖山气候多变,风景奇特,植被繁茂多样,顶峰为厚雪常年覆盖。

  第一代兽皇史达路曾说:“你的心再高,也高不过始祖山;我们飞的再高,也还是要被阻挡。”

  右边是渊恩山脉,山脉崎岖复杂,多悬崖峭壁,也被称为“死山”。翻过左边的始祖山,就是恒远帝国,其国人多金发白肤色,颜色亮丽,诱人,故又称“金人”。

  而翻过渊恩山,是炫日帝国。这是一个秀美的国家,由于地处海边气候,没有太寒冷冬季,黄皮肤,黑眼睛的东方人类在此栖息繁衍。

  在恒远帝国和炫日帝国的中间是精灵族和中月帝国。精灵族在北,即紧邻兽族。因此精灵族在长期的战争和掠夺中饱受苦难和创伤,精灵族成员锐减,实力大降,只能依靠浓密而广阔的北海森林来保护自己。

  中月帝国的最南边是一条横贯圣元大陆东西的长河——天马河。河对岸有两个国家,左右分别是慧罡帝国和新奕帝国。而处在倒置三角形顶尖部位的是庞大的海族和晶海众国。

  圣元大陆上的各个帝国和帝国之间的小族关系错综复杂,近千年虽然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但是小战争和摩擦不断,之前先辈们用鲜血为代价签署的一系列协议,一次次被践踏,而中月帝国作为最初的“中心国”,调解国与国的纷争能力早已不复存在。

  风起云涌,暗潮涌动,各帝国首领都精心布局,积极发展,都希望在下一次角力斗争中生存并赢得胜利。

  我们的故事要从炫日帝国的在缘之都说起,在缘之都位于炫日帝国的南部,气候湿润,属于亚热带地区,常年受海风吹拂。八谷村是在缘之都的偏远小村,地广人稀。圣元历3085年,在缘之都偏远山村——八谷村。在一个不起眼篱笆小院里,一个五岁的男孩,趴在地上,出神的看着什么东西。

  走近了,才发现他在观察蚂蚁,他观察那么的认真,仿佛这是一件很大很重要的事情。他叫王辰皓,说起这个孩子,村里人都暗暗惋惜。

  孩子出生时就小老鼠那么大,红红的皮肤,把接生的阿婆吓了一跳。从来没见过这么小且弱的孩子,神给了他生命却不给他活的机会。

  辰皓的父亲,王行越也是村里的医生,他抱着孩子,望着疲惫的妻子,哭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神要如此惩罚我!!”

  一个焦急的女声叫道:“不,把孩子给我,相公,快救救咱的孩子,为什么没有哭声。”孩子的母亲不顾疲弱的身子就往床下爬。她一遍遍的抚摸着自己的孩子,泪水留下来,嘴亲吻着他。

  她手颤抖着,左右抚摸着,泪珠像雨滴一般滴答滴答,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痛苦的放声大哭,把孩子紧紧搂在胸前,警惕着……。也许是感动了神。

  小孩突然哭出了声,扑腾了一下。他终于动了,终于活下来了!!孩子的母亲破涕为笑,大呼“感谢上神!感谢上神,我可怜的孩子!!”。

  虽然活下来了,但是他的身体存在严重的问题。现在已经五岁了,别的孩子都可以奔跑,练习武术,修炼内力了,他却只是能爬,无法直立行走。

  这还不止,并且伴随各类不适症:金属过敏,蚊虫叮咬过敏,粉尘过敏,易出血等。

  “我有一个伟大的母亲,她叫袁梓惠。我要站起来,保护他,帮助她,爱她”。这是辰皓每天对自己说的。

  村里的孩子骂他,嘲笑他,骂他是个怪胎,只会爬的虫子。她的母亲永远会赶走那些孩子,然后告诉他:“辰儿,天生我材必有用,你是最棒的,阿娘会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你从不会动,到手动腿动,翻身子,打滚,现在可以满院子爬了,很快你就会站起来,跑起来……而且你聪明,过目不忘,谁也比不过你。你可以认识那么多字了,可以认识草药了,村里的孩子都不会,你会!……”

  有时候她说着说着就抱着孩子哭了。辰皓心里知道母亲的苦,他恨自己,不能给母亲安慰,给她带来这样那样的麻烦。可是他最恨的是自己的父亲—王行越。

  生下他之后不久,父亲开始喝酒赌博,脾气越来越暴躁,甚至要扔了自己。“你这个丧门星,怪胎!”他经常这样吼。阿娘为了自己,与父亲争吵,还挨打。

  最后阿娘还是带着我出来了。娘俩独自生活。但是每当别人骂自己是野种,没人要的孩子时,辰皓依然难受。更难受的是当那些孩子骂阿娘,说她一大堆脏话时,他就狠狠的回骂,他不容许别人骂自己阿娘。

  而自己的阿娘每次都教训自己。他不懂,我没有错,为什么是这样。慢慢的他也懂了,这世界就是这样。他拼命学习,写字,看药书。只有这样他才有属于他的世界,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可以避开那些讨厌的声音。……他要治好自己,要站起来……

  ...

看过《行者乾坤》的书友还喜欢